陳破空特約評論:乌克兰战争,习近平和普京尽都失算

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原先设想的速战速决的闪电战破产,打成了拉锯战、泥潭战、持久战。一个大国打一个小国,一个强国攻一个弱国,竟是如此吃力而不堪,跌破世人眼镜。尽管乌克兰仍处危急之中,但普京的胜利已经变得遥远,甚至连惨胜都成为奢望。 普京显然失算,他没有料到乌克兰人民的抵抗是如此决绝而英勇,也没有料到美国、欧洲和国际社会如此动真格的制裁,全面制裁,彻底制裁,把俄罗斯银行踢出SWIFT(环球货币结算体系)、终止或分步骤终止进口俄罗斯能源、西方公司全面退出俄罗斯市场。如此下去,必然的结果就是,俄罗斯经济崩溃。 当此之际,对普京而言,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停止侵略、立即撤军,留下止损点;中策是通过谈判,为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尽快停战、撤军;下策是继续打下去,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烂仗。但依据普京的性格,多半会循此下策,以个人野心、权欲和偏执,不仅祸害乌克兰,而且祸害俄罗斯,同时祸害全世界。 普京的失算也是习近平的失算。开战前,普京前往北京出席冬奥会开幕式,当天与习近平密谈四小时、签署协议近二十份。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对外透露:中俄合作,上不封顶,无限制,无禁区。外界由此推论,普京入侵乌克兰,得到习近平点头,并承诺中国成为俄罗斯的经济后盾。换言之,如果没有习近平的点头,普京未必下决心入侵乌克兰。 习近平的失算就在于,以为俄罗斯大炮一响、大军一动,在48小时之内,就能占领乌克兰全境,而乌克兰军民则望风而降。如此,借助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控制,中国可以轻易获得乌克兰最大发动机公司马达西奇的控制权(之前遭到乌克兰反垄断法阻止);可以低价进口乌克兰的粮食(乌克兰是中国依赖的粮仓);可以推进“一带一路”在乌克兰大展拳脚…… 结果事与愿违。这是普京对乌克兰的轻敌,也是习近平对普京的轻信。随着战事的拖延、战火的蔓延,习近平的如意算盘逐一落空。而战前没有撤侨,也成为习近平任内的又一大败笔。原以为俄军闪电拿下乌克兰,滞留乌克兰的中国公民和留学生只要亮出五星红旗,就可以迎接俄罗斯“解放大军”并受到保护。孰料,众多中国公民和留学生沦陷战火,怨声震天。 国际制裁俄罗斯,中共宣称继续与俄罗斯保持正常的经济和贸易关系,并宣称“中俄关系坚若磐石”。然而,各国对俄罗斯的任何制裁,都可能转嫁到中国头上。其一,遭间接制裁。因各国终止进口俄罗斯能源和产品,中国成为俄罗斯能源或其他产品的最大买家,以高价购买、补偿俄罗斯损失,成本加大,负担加重;其二,遭被动制裁。因俄罗斯受制裁,与俄罗斯有生意往来的中国公司和政府机构,凡牵涉第三方,生意必然做不下去;其三,遭二级制裁。因中国政府和公司继续与俄罗斯经贸往来,违反各国制裁俄罗斯的相关法律,中国政府和公司必受到二级制裁。正如从前中国华为公司同伊朗做生意、导致孟晚舟遭扣押事件。先例还包括:中共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上将李尚福受到美国制裁(2018年),因中共进口俄罗斯战机和导弹,触犯美国制裁俄罗斯的相关法案。 中国媒体说:发动乌克兰战争,“俄罗斯在赌国运”,然而,中共又何尝不是?准确地说,普京为一己之私和个人偏执赌上了整个国家,习近平又何尝不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4月30日星期六。 在北京,中共政治有一个动向,那就是内蒙古党委书记换人。石泰峰退下来,换上去的一个叫孙绍骋。换下来之后有一个重大的看点,就是习李斗,习近平跟李克强的斗争。也事关20大的权力重组!因为在去年到今年的省部级换届中有一个异常的现象,这个现象就是大多数的省部级官员都下来了。要么是安到人大政协当一个闲差,包括习近平的亲信心腹,湖北省委书记应勇都是如此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看上去很不切实际。似乎进入了某种幻想症,或者妄想症。 就在全国动动辄封城,上海大封城,其他各地彭丽媛封城的情况下,他居然在最近的会议上提出了两个很不切实际的目标。一个目标是中国的经济速度要超过美国,再一个目标是中国要开始搞大基建。他是在两个会议上提出这些目标,一个会议是中央财经工作会议,还有一个是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就是在昨天。 都知道美国在大瘟疫期间是实行开放或者是半开放的经济。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