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习近平加速折腾 无法实现的幻想

近日,中國校園空氣緊張,包括大、中、小學在內,得到中共教育部的內部通知,要求清理“校園流毒”,即清除“問題讀物”,包括排除西方讀物,只留馬列著作。為此,還開列了“12條負面清單”。據知,這個內部通知和負面清單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親自批示。 這是習近平的又一波折騰,在極左路線上的加速折騰。習式折騰包括:強化一黨專政,堵死憲政萌芽;滅絕民族文化,強制漢化少數民族;國進民退,內循環;戰狼外交,反西方;重編黨史,用真正的歷史虛無主義去代替他所指控的“歷史虛無主義”……。 習近平有一個幻想,以為現在是清除西方文化影響、重建中國傳統文化的時候了,而習近平所理解的中國傳統文化,就是東方專製文化。習近平和中共把最近幾十年中國經濟上的恢復、物質上的暴富、國力和軍事硬實力的膨脹視為本錢,不得了的本錢、唯一本錢,因而發出“豪邁”之語:“時與勢在我們這一邊”。 習近平的幻想,不知所從何來?或許是毛左派的極端思維影響了他;或許是被一批極端民族主義的學者包圍,構成他身邊的智囊群,進而塑造了他的強硬思維;或許就是他本人的偏激固執思維所致。或許,是上述多重因素的綜合。 習近平的幻想,實際上是習近平們的幻想。因為,不止他一個人陷入這種幻想,而且是一批人、一部分人、甚至數億受他們蠱惑的中國人陷入這種幻想。 習近平的這種幻想,又分為三層含義:其一,以為能夠徹底清除西方思潮和文化;其二,以為只要清除了西方思潮和文化,就能夠恢復中國傳統文化(東方專製文化);其三,以為只要清除了西方思潮和文化,就能夠在國際上自立門戶,聯合反美國家構建以北京為中心的另一個世界,與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分庭抗禮,甚至取而代之。 在國際交往和融合的近幾個世紀裡,不同文化的交流彼此影響和彼此借鑒,優勝劣汰,本來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既無須強力促成也無須強力抗拒。如今的習近平們,竟然要去強力清除,其註定的徒勞無功,猶如希臘神話中往山上滾石頭的西西弗斯。 西方文化以個人主義和人權理念為中心,中國文化以集體主義和專制王朝為中心。隨著人類的進化、個性的張揚、文明的演繹,哪一種價值觀更得人心、更俱生命力、更有前途?明白人一望便知。 近代西方思潮與文化,包括馬列主義,在清掃西方文化與思潮時,能否一併清掃馬列主義?這對習近平們而言,是一個無法破解的難題。因為馬列主義正是中共的立黨之本、立國之本,王滬寧已經給習近平加冕: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 以習近平們的短視,根本無法全面詮釋中華文化。即便習近平動用舉國體制,費盡全力清除西方文化與思潮,能否就此恢復東方專製文化?且不說民眾不可能接受王朝與皇權回歸,在中共黨內就難以通行。如果習近平一意孤行、恣意妄為,恐反而促成黨內反習勢力暗中坐大,一旦時機成熟,習近平和習家軍必全線崩潰。 當下中國的製度、土壤和氣候似乎都具備復辟文革的條件,故而習近平、王滬寧等人放膽重編文革史,放肆地尊江抑趙(開放江青墓地而嚴封趙紫陽墓地),平反臭名昭著的極左派,而封殺深得民心的自由派。然而,這個歷史倒車能開多遠?歷史的經驗昭告世人:倒行逆施者不得人心!翻車,是遲早的事。 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奉旨宣布:“不承認美國說的就是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國家製定的規則就是國際規則。”這裡所說的美國或少數國家,只是中共糊弄國內民眾的託辭。其實,楊潔篪想要表達的意思是:不承認主流的國際輿論,不承認當今的國際規則。 習近平自恃當下國力雄厚、軍力強大,以為金錢能使鬼推磨,萬邦來朝,自立為世界領袖,號令天下。其實,當下的現實卻是,中共越強大,在世界上越孤立。何也?只有經濟實力,而沒有政治實力;只有硬實力,卻缺乏軟實力。經濟崛起,軍備龐大,而政治獨裁,思想禁錮,如此形像只能令各國望而生畏。 習近平的幻想,無法實現的幻想,折騰著中國,折騰著這個民族,也折騰著他自己。 (2021年4月14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