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习近平提五个自信,越发没有自信

习近平当政,提出“四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最近,习近平又提出一个新的自信,曰:历史自信。


首次提出,是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2021年11月)。他声称:“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自信,既是对奋斗成就的自信,也是对奋斗精神的自信。”这番话,目的是在总结百年中共党史时,只讲成绩、不讲错误,尤其避免在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再谈毛泽东的过错。换言之,避开中共百年过程中的失败和颓丧。


第二次,是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所谓党史学习教育专题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2021年12月底)。他声称:“让正史成为全党全社会的共识,教育广大党员、干部和全体人民特别是广大青年坚定历史自信。”习近平口中的所谓“正史”,就是中共掌权者自说自话的“党史”,选择性书写、甚至颠倒书写的“党史”,一部伪历史。排斥一切对历史真相的探讨和揭露。可见,口口声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习近平,搞的恰恰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第三次,是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2022年1月)。他声称:“增加历史自信、增进团结统一、增强斗争精神。”“进一步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由此可见,习近平提历史自信,有他个人的目的:要把全党统一到他所要的党史叙事上来,进而巩固他自己的权位,统一思想,“增进团结”。


上世纪,有外宾询问中共总理周恩来,为何中国各地到处都是标语口号?诸如“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或“深挖洞、广积粮”之类;周恩来的回答,大意是:标语口号代表没有做到的事情,或是努力要实现的目标。这证明,中共越是强调的事情,就越是想做到而还没有做到的事情。按照这个逻辑推演下来,习近平强调自信,说明缺少自信;越是高喊自信,暗示越是没有自信。


习时代的中共,心下很虚,早先暗示没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现在又进一步暗示,没有历史自信。


何以如此?原来,所谓道路自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共自己都说不清,或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再加最坏的封建主义之总和。


所谓理论自信,却是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理论;就连王沪宁给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先后炮制的三套理论,也都存在前后矛盾,缺乏内在逻辑,无法自圆其说。


所谓制度自信,名为社会主义制度,实为专制制度,一党专政,拒绝监督,衍生无可救药的官场腐败。


所谓文化自信,仅有文化的虚名词,既无中国传统文化,也无当代世界文明,不过是假大空的中共党文化。


至于所谓历史自信,若说数千年中国历史,中共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股逆流;若说七十多年的中共历史,则脱不了暴力、仇恨、谎言为本质的不堪历史主线。


新增历史自信,从习近平个人而言,其用意或有三层。第一层,为“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自圆其说;第二层,为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挫败找台阶下;第三层,为自己留后路,万一今年连任之梦破灭,则期望退休后不会遭到否定甚至追究,图个交权后的人生安全,也图个卸任后的政治安全。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