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习近平提五个自信,越发没有自信

习近平当政,提出“四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最近,习近平又提出一个新的自信,曰:历史自信。


首次提出,是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2021年11月)。他声称:“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自信,既是对奋斗成就的自信,也是对奋斗精神的自信。”这番话,目的是在总结百年中共党史时,只讲成绩、不讲错误,尤其避免在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再谈毛泽东的过错。换言之,避开中共百年过程中的失败和颓丧。


第二次,是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所谓党史学习教育专题民主生活会上的讲话(2021年12月底)。他声称:“让正史成为全党全社会的共识,教育广大党员、干部和全体人民特别是广大青年坚定历史自信。”习近平口中的所谓“正史”,就是中共掌权者自说自话的“党史”,选择性书写、甚至颠倒书写的“党史”,一部伪历史。排斥一切对历史真相的探讨和揭露。可见,口口声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习近平,搞的恰恰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第三次,是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2022年1月)。他声称:“增加历史自信、增进团结统一、增强斗争精神。”“进一步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由此可见,习近平提历史自信,有他个人的目的:要把全党统一到他所要的党史叙事上来,进而巩固他自己的权位,统一思想,“增进团结”。


上世纪,有外宾询问中共总理周恩来,为何中国各地到处都是标语口号?诸如“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或“深挖洞、广积粮”之类;周恩来的回答,大意是:标语口号代表没有做到的事情,或是努力要实现的目标。这证明,中共越是强调的事情,就越是想做到而还没有做到的事情。按照这个逻辑推演下来,习近平强调自信,说明缺少自信;越是高喊自信,暗示越是没有自信。


习时代的中共,心下很虚,早先暗示没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现在又进一步暗示,没有历史自信。


何以如此?原来,所谓道路自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共自己都说不清,或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再加最坏的封建主义之总和。


所谓理论自信,却是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理论;就连王沪宁给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先后炮制的三套理论,也都存在前后矛盾,缺乏内在逻辑,无法自圆其说。


所谓制度自信,名为社会主义制度,实为专制制度,一党专政,拒绝监督,衍生无可救药的官场腐败。


所谓文化自信,仅有文化的虚名词,既无中国传统文化,也无当代世界文明,不过是假大空的中共党文化。


至于所谓历史自信,若说数千年中国历史,中共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股逆流;若说七十多年的中共历史,则脱不了暴力、仇恨、谎言为本质的不堪历史主线。


新增历史自信,从习近平个人而言,其用意或有三层。第一层,为“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自圆其说;第二层,为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挫败找台阶下;第三层,为自己留后路,万一今年连任之梦破灭,则期望退休后不会遭到否定甚至追究,图个交权后的人生安全,也图个卸任后的政治安全。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