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习近平的三个坚决,泄漏多少党国机密?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虑和重中之重。 那么,什么是党的性质和宗旨?如果不忘初心,那就是:消灭私有制,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无产阶级专政,无产者没有祖国;如果按照中共实际运作的目标,那就是:一党专政,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如果具体到习近平个人,那就是:二十大死活要连任,这是今年内,习近平和习家军最大的政治。为此,要人民匍匐、要全党驯服、要党内政敌不得挑刺,故而死活要坚持已经说出口、并强行推广的“动态清零”政策,即极端清零政策,哪怕民怨沸腾,哪怕官员抵制,哪怕经济破产,也绝对不认错、不认输、不道歉。 难怪上海习家军竟然立下“军令状”,声称不惜“粉身碎骨”,要达到所谓清零数字。军令状这类用词,本身就与科学和医学无关,乃是典型的军事或政治术语。 紧接着,习近平又连说三个坚决:坚决克服认识不足、准备不足、工作不足等问题;坚决克服轻视、无所谓、自以为是等思想,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 第一个坚决,用意是甩锅,如果防疫中出现问题,那就是各级官员的“认识不足、准备不足、工作不足” ,而与习近平的动态清零总方针无关。第二个坚决,更像是描述习近平本人:轻视生命,新冠之外的死亡都无所谓,对自己拍脑袋、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反科学、反医学决策自以为是。 第三个坚决,则是典型的毛泽东式、文革时代的用语,坚决同什么什么言行作斗争,通常并非指向民间,指向的就是党内、特别是党内高层。在这里,不仅暗示党内高层有人怀疑和否定习近平的极端清零政策,而且明示习近平要跟这些党内政敌作坚决斗争,以维护自己的错误政策,进而维护自己的权位。 在这次讲话中,习近平还说:“我国是人口大国,老龄人口多,地区发展不平衡,医疗资源总量不足,放松防控势必造成大规模人群感染、出现大量重症和病亡,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命安全、身体健康将受到严重影响。”这种说法,与现实自相矛盾。因为,在上海等大城市的极端清零和极端封城措施,就已经呈现、并继续发生“造成大规模人群感染、出现大量重症和病亡,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命安全、身体健康受到严重影响。” 之所以出现这种自我揭露、自相矛盾的说法,实际上,在这里,习近平另有潜台词,再次泄漏党国机密,那就是:中国国产疫苗无效!以至于,无法像美国和其他国家那样,通过大规模施打疫苗,逐渐结束大瘟疫,让生活、生产和经济回归正轨。 中国国产疫苗无效,是制度失败的又一大明证,意即,在制度竞赛中,中国制度败给美国制度,一党专政败给民主宪政。这里至少有两层含义:其一,中国专制制度最大程度地扼杀人民的独立性和创造力,以至于中国创新能力低下、甚至等于零;而美国民主制度最大程度地释放和发挥人民的独立思考和创造力,以至于美国创新能力卓越、始终领先全球。 其二,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厉行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极左路线,日益走向自我膨胀、坐井观天、闭关锁国的老路,以至于,各国都积极引进相对先进、有效而可信、可靠的美国疫苗,习政权却放不下架子、拉不下面子,只能硬着头皮使用自己所谓的国产疫苗。故而,就在各国都逐渐走出大瘟疫的阴影之际,中国却继续挣扎于大瘟疫漩涡,无法走出、或者极可能成为最后走出大瘟疫的国家。 至于习近平声称“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更是超级的自说自话。因为,一件事情能否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只有后人才能评说,哪有今人在事情进行中就自说自话、自我评断的道理和逻辑? 习近平还宣称:“我们打赢了武汉保卫战,也一定能够打赢大上海保卫战。”所有明白的中国人都知道,习近平和共产党的所谓“打赢”和“胜利”,并不会发生在实际生活中,而只会发生在党媒党报上,由党媒党报来自我定义、自我宣传所谓的“打赢”和“胜利”。道理很简单,在党媒党报上,那永远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岂有不赢之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九月,又是一波政变传言“习近平遭软禁”传遍墙内外、国内外、海内外,背景是习近平外访回国后消失十一天。至9月27日,习近平终于露面,似乎再次打破政变传言。有人于是问: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亲共分子甚至责备反共人士:习近平当政十年,你们都制造了多少次政变传言?其实,同样的问题,倒是应该问习近平本人: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你当政十年,都有多少次政变传言了? 其实,习近平自己应该很清楚,所有涉及他的政变传言,无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