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二十大主席台那一幕,细思极恐

2022年10月22日,中共二十大闭幕会现场,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下令特工将前任总书记胡锦涛强行架离会场。这惊悚的一幕,发生在人民大会堂、二十大的主席台上、中外媒体的镁光灯下,给世界留下二十大的唯一印象和最大震撼。

光天化日下的这一幕,让人细思极恐。设想,如果不是在中外媒体注视下、不是在二十大、不是在人民大会堂、不是对前任最高领导人,而是在中共高层无数的闭门会议上,针对党内同僚或党的其他领导人,其粗暴的手段和恐怖的场景更难以想象,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推论,习近平早就创造了这种开会模式:现场凡是出现反对他的意见,或是要求查证文件的真伪,习近平就惊怒交加,当场下令特工将反对者强行带离会场。

受命特工可能对反对者假装劝告,口称“您需要冷静一下”、“您需要休息一下”、“您需要暂时离开……”,暗中却用力拉扯推搡挟持,不由分说,就将反对者强行架离。给反对者施以惊吓的同时,也给在场的所有与会者制造震慑和惊惧。如今看来,就是在这种惊悚恐怖的气氛下,习近平一次又一次地强化了他的独裁和权位。

如此惊悚剧,人们以为,原本只有在史书记载的古代中国宫廷里、王朝的黑暗时期才曾经上演。比如,三国时董卓专权时期。初时,“董卓屯兵城外,每日带铁甲马军入城,横行街市,百姓惶惶不安。卓出入宫廷,略无忌惮。”稍后,董卓议事宫廷,“会集公卿,令吕布将甲士千余,侍卫左右。”会上若有人反对,“卓怒曰:天下事在我,我今为之,谁敢不从?汝视我之剑不利否?”董卓随意废立年幼皇帝,尚书丁管反对,“卓大怒,喝武士拿下。”“卓命牵出斩之。”

谁能想到,如此的古代宫廷惊悚剧,竟赫然惊现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难怪,世人都有感:习近平和王沪宁等人不属于这个时代,是旧时代的幽灵在新世纪的舞台上游荡。另一方面,也再次证实:共产中国就是另一个专制王朝,众多专制王朝中的一个,俗称红朝。

需要考证的是,习近平何时创立这一开会模式?笔者判断,时间应该是紧接在2018年3月之后不久,当时,习近平通过“隐秘、迅速而狡诈的”手段,强行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因遭到党内外普遍反对、包括政治老人的反对,一方面,习派假意解释“取消任期制并不意味着长期或终身任职”,只是为了与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职位表述保持一致(后两个职位没有宪法或党章明文规定的任期,但凭党内规则不得超过两届任期)。

另一方面,习近平密谋成立特勤局(终于2019年1月正式成立),并安排亲信王小洪充任特勤局局长。特勤局表面上的职责是警卫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四副两高”(国家副主席、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以及外国访中要人,然而,王小洪的行事范围远超这一领域,名为警卫,实为监控,监听、监控从“四副两高”到其他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包括政治老人。

应该就是从那一时期开始,习近平开创了当场架人离场的恐怖会议模式,可称作“董卓模式”。只是,机关算尽的习近平,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在红墙后的这套粗暴手段竟会意外在中外媒体下曝光。那就是,在二十大闭幕日的主席台上,前总书记胡锦涛当场质疑中央委员会名单遭偷换和造假,习近平一急之下,竟悍然下令特工将胡锦涛强行架出会场。

这极端丑陋的一幕,不仅让二十大和习近平连任蒙上非法无效的阴影,而且让习近平用黑暗手段集权的秘密曝光于天下。来源不当的权力,胜之不武的连任,参杂着造假、偷换和舞弊的二十大人事重组,尽在那一幕之间。年近八旬、白发苍苍、性情温和的前总书记胡锦涛,以羸弱的身躯做坚韧的抗争,等于为习近平的连任、为二十大的结果盖下一个大写的章印,这个大写的章印就是两个大写的字:非法!

是可忍,孰不可忍!习近平对前任最高领导人、昔日恩主胡锦涛的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冷血无情,让在场所有人,包括中共高层、政治老人和两千三百多名党代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心寒齿冷;通过视频和消息的传播,也让众多官员、党员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心寒齿冷。对胡锦涛的同情,就是对习近平的憎恨。

习近平粗暴而野蛮地强行连任,只会在党内外制造更多敌人、凝聚更大的反习力量。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咬紧牙关,沉默地愤怒着,或者,愤怒地沉默着。

(2022年11月4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北京疫情大爆发,大瘟疫大爆发。原因上白纸革命冲击了习近平的清零政策!结果当局的突然180度大转弯,就是放开。结果放开之后,北京的感染数字急剧上升。医疗资源崩溃,发烧药被一抢而空。 这两天北京的情况是什么?所有的120电话被打爆,所有的医院被挤爆。特别是那些指定的医院,什么朝阳,友谊等很多当地人知道的医院,每个门诊的门口都排着少则200多人,多则几公里长。另外,120电话几乎打不通。打通了之后也没有

在中国各地,学朝此起彼伏,没有被中共的高压和报复所吓倒。中共现在到处报复抓人,在上海,在南京,在乌鲁木齐。但是中国高校的学生运动此起彼伏!12月4日有武汉大学,12月5日是南京工业大学。12月6日是安徽的三所大学,安徽医科大学,安徽师范大学,安徽理工大学。在昨天12月月7日还有中科大,就是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也是在安徽。但是被人们忽视的是,后来传出了消息,在12月6日晚上,更大规模的抗争在浙江大学

现在的中共政治是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揽权。在这个情况下,习家军内部究竟是什么情况?最新的消息就是陈敏尔从重庆市委书记调往天津当市委书记。然后有一个叫袁家军的人从浙江省委书记调去重庆,接任市委书记。 陈敏尔的调职实际上是一个降职。陈敏尔是习家军人物,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