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五不搞,栗战书和吴邦国为何殊途同归?

本月19至23日,中共人大常委会召开每两个月的例会。闭幕时,人大委员长栗战书讲话,突然抛出五个坚决反对:坚决反对、抵制和防止西方所谓“宪政”、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司法独立的侵蚀影响。 按理说,对坚持一党专政的中共而言,这五个反对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意外的是,身为习家军人物的栗战书上任人大委员长多年,直到临近最高领导层换届,才突然并首次抛出这种提法。背后必有玄机。 联想到十年前,即2011年,也是在即将换届之前,门出“上海帮”(江派)的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突然抛出“五不搞”的提法: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对照之下,栗战书的“五个坚决反对”,几乎就是吴邦国“五不搞”的翻版;而他们的身份也一样,都是主管立法的人大委员长;抛出这种说法的时机也一致,都是在最高领导层换届前夕、各自即将卸任之前。这两人,一个是江派大员,一个是习家军要角,殊途同归,反映了保守派和极左派势力在中共内部的根深蒂固。 可以推断,栗战书和吴邦国抛出“五不论”的背景也相似,那就是,在党内出现了不同声音:党内有人、或者有政治派别主张推行民主与宪政,如多党制、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 如果类似呼声出现在民间(其实一直存在于民间),中共领导层根本不予理会;但如果类似呼声出现在党内、尤其出现在中共高层,领导层中的一些人就会坐不住,忍不住要找机会反击。 吴邦国抛出“五不搞”,正值胡温时代的第二个五年任期。时任总理的温家宝,开始谈论政治改革,而且言论一天比一天大胆,他的说法是:“政治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保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成功,已经取得的成果也有失去的危险。”温家宝还在记者会上表示:“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等,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全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作为保守派和极左代表人物的吴邦国,抛出“五不搞”,就是针对温家宝的“政治改革”。当温家宝把政改论述纳入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之后,吴邦国也毫不示弱地把他的“五不搞”纳入了他自己在人大的工作报告。 回头来看,同样是保守派和极左代表人物的栗战书,忽然抛出酷似吴邦国的“五不论”,究竟针对谁?鉴于习近平时代的政治高压气氛,从表面上很难看出谁是当今中共高层里的温家宝。但当他们关起门来开会,无论是政治局会议、政治局常委会议,还是北戴河会议,就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他们中,有人表达出了不同的想法和不同的思路,按照中共语言,叫做“路线斗争”。就是在内部辩论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前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俞正声曾经说过:“我参加政治局会议,我们很多问题都是敞开讨论的,经常开会,它反映了各种利益。” 说穿了,栗战书突然抛出“五不论”,针对的就是党内的反习阵营,或是团派人物如总理李克强和政协主席汪洋,或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又或是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等等。由此证实,党内两派,习阵营和反习阵营,在远比外界想象的更为激烈的权力斗争中,交织的还有激烈的观念博弈、思想交锋、前途和命运的论战,即,路线斗争。 (2021年10月25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