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五不搞,栗战书和吴邦国为何殊途同归?

本月19至23日,中共人大常委会召开每两个月的例会。闭幕时,人大委员长栗战书讲话,突然抛出五个坚决反对:坚决反对、抵制和防止西方所谓“宪政”、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司法独立的侵蚀影响。 按理说,对坚持一党专政的中共而言,这五个反对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意外的是,身为习家军人物的栗战书上任人大委员长多年,直到临近最高领导层换届,才突然并首次抛出这种提法。背后必有玄机。 联想到十年前,即2011年,也是在即将换届之前,门出“上海帮”(江派)的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突然抛出“五不搞”的提法: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对照之下,栗战书的“五个坚决反对”,几乎就是吴邦国“五不搞”的翻版;而他们的身份也一样,都是主管立法的人大委员长;抛出这种说法的时机也一致,都是在最高领导层换届前夕、各自即将卸任之前。这两人,一个是江派大员,一个是习家军要角,殊途同归,反映了保守派和极左派势力在中共内部的根深蒂固。 可以推断,栗战书和吴邦国抛出“五不论”的背景也相似,那就是,在党内出现了不同声音:党内有人、或者有政治派别主张推行民主与宪政,如多党制、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 如果类似呼声出现在民间(其实一直存在于民间),中共领导层根本不予理会;但如果类似呼声出现在党内、尤其出现在中共高层,领导层中的一些人就会坐不住,忍不住要找机会反击。 吴邦国抛出“五不搞”,正值胡温时代的第二个五年任期。时任总理的温家宝,开始谈论政治改革,而且言论一天比一天大胆,他的说法是:“政治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保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成功,已经取得的成果也有失去的危险。”温家宝还在记者会上表示:“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等,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全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作为保守派和极左代表人物的吴邦国,抛出“五不搞”,就是针对温家宝的“政治改革”。当温家宝把政改论述纳入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之后,吴邦国也毫不示弱地把他的“五不搞”纳入了他自己在人大的工作报告。 回头来看,同样是保守派和极左代表人物的栗战书,忽然抛出酷似吴邦国的“五不论”,究竟针对谁?鉴于习近平时代的政治高压气氛,从表面上很难看出谁是当今中共高层里的温家宝。但当他们关起门来开会,无论是政治局会议、政治局常委会议,还是北戴河会议,就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他们中,有人表达出了不同的想法和不同的思路,按照中共语言,叫做“路线斗争”。就是在内部辩论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前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俞正声曾经说过:“我参加政治局会议,我们很多问题都是敞开讨论的,经常开会,它反映了各种利益。” 说穿了,栗战书突然抛出“五不论”,针对的就是党内的反习阵营,或是团派人物如总理李克强和政协主席汪洋,或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又或是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等等。由此证实,党内两派,习阵营和反习阵营,在远比外界想象的更为激烈的权力斗争中,交织的还有激烈的观念博弈、思想交锋、前途和命运的论战,即,路线斗争。 (2021年10月25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