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議。他們的抗議標語表明了原因,其中兩幅標語一幅用英文寫道:“China, we know you are behind this!”意即:“中國,我們知道(政變的)背後是你們!”另一幅標語則直接用中文寫道:“停止幫助軍事政變”。


緬甸民眾抗議的是,中共不僅為軍事政變背書,而且就在民眾示威之際,中共緊急為緬甸軍方提供技術和人員,幫助軍方建牆封鎖互聯網。而軍方則在加緊炮製所謂《網絡安全法》,企圖效法中共,用封鎖互聯網的方式阻止民眾彼此聯絡,封殺民眾的抗議之聲。 美國方面先後推出兩項針對軍方的製裁措施。其一,凍結屬於緬甸民選政府在美國的10億美元資產,不讓軍方染指;其二,定向制裁包括緬甸軍頭敏昂萊在內的10名政變頭目和3個參與政變的團體。


美國要求北京譴責緬甸政變,後者當然無動於衷。但當緬甸民眾起而抗議,並抗議到中國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時,中共大使才勉強表態說:“目前的局面完全是中方不願意看到的。”並非不願意看到緬甸軍方政變,而是不願意看到緬甸民眾抗爭,更不願意看到緬甸民眾抗議中共。


一切都在預料之中,或者說,這是一盤明棋:中共支持緬甸軍方,為他們的政變和獨裁背書;美國支持緬甸人民,為他們的權利和抗爭站台。


這恰當地反映了美中兩個大國的價值取向和製度本質。作為民主大國,美國始終站在他國人民一邊,鼓勵他們實現或守護民主;作為專制大國,中共始終站在他國獨裁者一邊,鼓動他們復辟或死守專制。


世界無可避免地被分為兩個世界: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文明世界;以中國為首的專制世界、野蠻世界。儘管中共竭力迴避“冷戰”一詞,事實卻是,冷戰不僅沒有結束,而且還在升級,或者說,新冷戰再次降臨。即,中共取代蘇聯,成為共產主義或專制主義的最大堡壘,接力與美國和文明世界對陣。今日緬甸,瞬間淪為新冷戰的試驗場。


有幸的是,二戰之後民主陣營不斷擴大;而美蘇舊冷戰結束之後,民主化浪潮更是加速蔓延。如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是民主國家,而獨裁國家淪為少數,且日漸凋零。中共雖然在經濟上成為暴發戶,綜合實力超過當年的蘇聯,但中共所能駕馭的同夥卻寥寥可數,遠遜於當年的蘇聯。


儘管北京可以通過金錢、賄賂等腐敗手段,讓少數或個別國家復辟專制,比如柬埔寨和緬甸,但這不過是歷史長河中的片段逆流,或曰,舊制度的迴光返照,注定不會持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毅动态不寻常,显露习政权危险动向

今年2月21至22日,二十国集团(G20)外长会议在巴西城市里约热内卢举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罕见缺席了这次会议,中方派出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代为出席。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这样解释:“王毅外长因日程原因难以出席此次会议,委派马朝旭副部长代表中方出席。” 这一变更和说法,一度引发外界纷纷猜测:王毅是否出事了?毕竟,二十大之后的中共政治,官员突然缺席会议、旋即失踪成为新常态。先后有外交部长秦刚和国防部长李尚福

普京对谈卡尔森,道出中俄关系的实质

今年2月6日,美国知名保守派媒体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面对面采访,这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两周年之际西方媒体人首次对普京的采访。采访在莫斯科秘密进行。采访刊出后,在世界各国、尤其西方国家引发争议。卡尔森本人承受了巨大争议。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普京用了很长时间大谈历史,试图继续狡辩乌克兰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种自以为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历史观不值一

习近平存在严重认知障碍,这是一种病

二十大之后,绝对集权的习近平,已经又掌权一年半,政绩如何?经济大滑坡,股市大跌 ,企业停工停产倒闭,到处降薪停薪讨薪,债台高筑,民怨深重。日本记者揭露,去年中国的GDP并非习当局宣称的增长5.2%,而是负增长3.2%。全球股市上涨,唯独中港股市狂跌。中共方面前后已经有三个人下场救市:胡锡进(带头炒股带头亏损)、王沪宁(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习近平(换掉证监会主席),但形势依然大不妙。 湖北一场暴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