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全方位升级战狼外交,中南海底气何在?

近年,尤其大瘟疫爆发以来,中共与世界多数国家的关系恶化,尤其与民主国家的关系,全面恶化。然而,令外界不解和错愕的是,把持朝政的习近平当局,不仅毫无改善与他国关系之意,却反其道而行之,不断升级敌意和敌对,不断发出愈加咄咄逼人的威胁,全方位升级战狼外交。似乎,非如此,不足以发泄痛快;非如此,不足以压倒对方。


最新发生的情况,欧洲国家立陶宛决定与台湾互设代表处,中共宣布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并要求立陶宛召回驻中国大使。其实,就连美国驻中国大使都已经空缺近一年,美方视美中外交关系如无物,立陶宛与中国之间,大使空缺又何妨?


其实,立陶宛成为继捷克之后提升与台湾关系、对中共说不的第二个东欧国家,而最具深意的是,这两个国家,都曾经是共产党国家,深受共产主义和一党专政之害,对专制与独裁有切肤之痛。它们对台湾的同情、对中共的反感,出自民意,发自内心,反映的,是国际社会的大势所趋:亲近民主台湾,远离专制中国。


中共与加拿大冲突升级,孟晚舟引渡进入最后庭审,中共抓狂,先是改判加拿大人谢伦伯格死刑;随后重判加拿大人质斯帕弗有期徒刑11年。25国外交官齐聚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门口,抗议中共无理判决。中国网民热议:当年慈禧太后和清朝招惹的是八国联军或十一国联军,而今天的习近平和红朝招惹的,动辄二十五国,甚至更多。清朝与红朝,两朝宿命,似乎殊途同归?


8月上旬,澳大利亚政府披露,中共向澳大利亚开出恢复对话的14项条件,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停止如下举措:资助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反华”研究;突袭中国记者和吊销学者签证;在多边论坛上“带头”提及涉台、涉港、涉疆等中国事务;发起对新冠肺炎起源展开独立调查;禁止中国通信设备公司华为参与5G建设;阻碍10项涉及基础设施、农业和畜牧业的中国外商投资交易;干涉南海问题;指责中国实施网络攻击;澳大利亚议员对华人或亚洲人进行种族主义攻击。


结果可想而知,遭澳大利亚断然拒绝。道理很简单,除了最后一条莫须有的所谓“种族主义”,澳大利亚对中共的反制,都是忍无可忍之下的必要之举、正义之举。中共竟依仗自己的经济实力,对澳大利亚行无理制裁,无外乎两败俱伤。因为阻碍澳洲煤炭进口,加上澳洲铁矿石涨价,中国各处陷入停电断电,钢铁价格猛涨,基建狂魔难以为继。


中共不仅对澳大利亚搞经济制裁,还切断两国之间的高层联系渠道,对澳方领导人打过去的电话置之不理。大国巨婴的外号果然并非浪得。中澳关系陷于死胡同之后,澳大利亚决意转向印度,将以印度的市场、制造业、供应链,“完美取代中国。”


再早些时候,2021年7月26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访问天津,与中共外长王毅和副外长谢锋会谈。谢锋和王毅各自向舍曼开出一份清单。


作为副外长的谢锋,向美国开出一份纠错清单,共罗列七项:中方敦促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限制,停止打压中国企业,停止滋扰中国留学生,停止打压孔子学院,撤销将中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或“外国使团”,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作为外长的王毅,则向舍曼开出一份所谓重点关切的个案清单。


通观这两份清单,中南海的严重关切,或者说重中之重,就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因为,排在头两条的,既不是中国人民的利益,也不是中国的国家利益或民族利益,而是中共领导人、官员、党员及其家属的利益。要求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等于公开承认,当今中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利益集团和腐败集团,不仅继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而且一直向美国和发达国家源源不断地转移他们的家属、子女、财产,不法所得,天文数字般的贪腐所得。如今,他们抱怨美国挡住了他们的财路和后路。


结果可想而知,遭美方冷漠以对。向美国开列两份纠错清单,向澳大利亚开列对话条件,是近期中南海荒诞行为的极致,不仅反映习政权对国际社会的无知和妄想的极致,而且曝光他们傲慢和腐败的极致。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