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六中全会出乎意料?习近平败下阵来

11月8日至11日,中共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会议闭幕后发布的公报显示,对照会前的党媒宣传和外界预期,习近平未能获胜,反而败下阵来。因为,会前和会后的气势和气氛,呈现巨大落差。 就在全会召开前夕,由习家军掌控的党媒党报,开足马力,在一到两周的时间里,对习近平大歌大颂、大举捧抬、大规模造势;每日一篇或数篇,动辄洋洋万言;篇幅之大、频率之高,铺天盖地,呈轰炸之势,令外界惊诧;把习近平当政的九年,描绘为辉煌无比;甚至于,把种种明显的败绩也涂抹为成绩,把闯祸定义为功劳。如此,把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指鹿为马的中共党文化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境地。 然而,全会的结果,却与上述宣传和渲染大相径庭,明显不如习近平所愿。 其一,所谓第三份党的历史决议,并非三段论,而是五段论。 根据会前党媒宣传和会中习派在海外放风:该决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将呈现三段式,即,只有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三个时代 ,抹去在他之前的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然而,会议公报摘取的决议概要显示,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占据重要段落,依序呈现毛、邓、江、胡、习的五代传承。百年党史叙述,并非三段论,而是五段论。习近平不过就是其中一个领导人,并未显示任何超越。该决议,并未成为给习近平的个人定制,而是百年大党的内部总结。 公报不仅并列这五人,还并列了他们的思想或理论: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鉴于后三者的思想或理论均出自王沪宁之手,严格而言,都是王沪宁思想或王沪宁理论。) 其二,党史地位,习近平未能呈现碾压态势。 根据会前党媒造势,习近平的地位不仅碾压了江胡,甚至碾压了毛邓,彷如百年中共第一人。会前多篇文章中,习近平名字出现频率远多于毛泽东和邓小平。比如其中一篇文章《习近平带领百年大党奋进新征程》,文中人名,习近平出现135次,毛泽东5次,邓小平4次,江泽民1次,胡锦涛0次。 但六中全会的公报以及所摘要的第三份历史决议,人名出现次数并未呈现悬殊差异,基本上各自都占据了他们应有的位置和篇幅。对那些轻信党媒宣传、不识派系放风的人来说,不可不谓跌破眼镜。 尽管,公报中有关习近平的段落文字多过有关毛邓江胡的段落文字,但可以理喻的是,毕竟,习近平是现任领导人,毛邓已故,江胡则已经是退休老人,多提几句习,并强调他是现在中共的领导核心,并无出奇之处。按中共的说法,只是为了在现阶段对外展现“全党团结”和“凝聚力”。 其三,人事变局未出炉,二十大充满变数。 六中全会前夕和会中,亲习喉舌不断向海外放风,声称:大批习家军人物将入京卡位,占据政治局常委或政治局的众多席位;习近平还想当党主席,成为超然领袖,便于长期执政;习近平将自行指定接班人,但并不急于指定,而将选择多人入常,在未来若干年予以观察、测试;而习近平选定的人,多数是他的亲信、心腹,即习家军人物。 然而,截至六中全会闭幕、发表会议公报为止,并没有人事变局出台。但六中全会不可能不涉及人事,因事关明年二十大权力重组,时间已经很紧迫。最可能的情形是,在这次全会上,习近平推出了他心目中的人事案,但遭到其他派系的质疑和否定;而其他派系推出的人事案,又遭到习派的反对和否定。各派相持不下,只能暂时搁置,留待日后的会议去解决。距离明年的二十大,还有一年时间,其间还有很多会议,包括每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而最关键的两次会议,将是明年夏天召开的北戴河会议和二十大前夕召开的七中全会。 雷声大雨点小,开高走低,写照了习近平在这次六中全会前后权力起伏的大体走势。由此可见,中共政治,仍充满变数;由此推之,关乎最高权力换届和重组的二十大,仍充满变数;甚至于,习近平是否连任,也都充满不可测的变数。 (2021年11月11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