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六四32周年,难道习近平只有一条路可走?

临近六四纪念日,国内官媒之一发文声称“六四事件32年:中国海外民运的尴尬时刻”,似有讥讽,又似有叹息。那么,中共当权者究竟要表露什么呢?嘲笑或责怪中国民运未能推翻中共统治?但,民主运动的本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与共产党靠暴力起家、暴力夺权、暴力维持的路数全然不同。


况且,民主意味着多元、共治与和平竞争的理念,非得用“推翻”二字是共产党的思维逻辑,却并非民主推动者的思维逻辑,又何必强加于人?


中共喉舌,你们也可以说,这是香港人民的尴尬时刻;也可以说,这是缅甸人民的尴尬时刻。独裁者依仗手中的枪杆子,固然可以嚣张、傲慢、横行一时,然而,从宏观历史而言,任何专制与独裁都只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片段,并不能永久、长久、持久。道理很简单:专制与独裁并不具有永恒价值。中国历朝历代的专制王朝,哪一个不是抱着“江山万代”的幻想,哪一个又免得了王朝覆灭、灰飞烟灭的结局?


习近平上台执政,费心的不是如何平反六四而是如何平反文革,固然体现中共的本质,但也显露习近平的水平。毛泽东搞文革,人神共愤,连共产党内部都深恶痛绝;而八九民运乃人间正道,连共产党内部都存不同视角。习近平居然舍正道而择邪路,目光短浅之至,头脑狭隘之至!


人们不禁要问:对大权在握的习近平而言,难道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没有别的路可走,或者就不能走相反的一条路?


习近平恋栈权力,巴望尽量延长政治生命,竟然走上危险的独木桥:谋求在一党专政的基础上,复辟一人独裁。其实,若能反转思维,放弃一党专政、推动宪政民主,照样可以延长政治生命,而且是正大光明的阳关道。正如国民党元老于右仁赠蒋经国的条幅:“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应该说,蒋经国听进去了并且思考了,才有了后来顺应潮流、毅然开放报禁党禁、促成台湾民主化的善举。


反观习近平等人,宁过独木桥,不走阳关道。何其如此?首要原因应在既得利益,既得利益蒙住了双眼,贪婪与自私泯灭了人性。试想,身为习近平亲信的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家族,在香港拥有百亿资产,说不清来源的不法所得,他又怎能同意让香港走上双普选之路?又怎能同意公布高官财产,在中国建立具有监督功能的民主与宪政?


专制带来腐败,绝对的专制带来绝对的腐败。这个道理人们耳熟能详,却不知,与之相应的还有腐败带来专制,无边的腐败带来无边的专制。换言之,专制衍生腐败,腐败强化专制,相辅相成,恶性循环。这便是中国的最大问题,中国政治由此陷入泥潭巨坑,无可自拔。


八九民运横遭镇压,民众惨遭屠杀,已经三十二年。然而,观察现状,中国虽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打开改革开放之门的基础上,积累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民众生活条件也大幅度改善,然而中国社会的种种弊端症结,诸如腐败、歧视、仇恨、贫富两极、不公不义、人祸频发……并无改变,仿如不治之症。


把共产党自己的话还赠共产党,那就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一切都是制度之过、制度之殇。只要制度不改,这个民族就没有前途。在经济繁荣的昙花一现之后(哪怕这个昙花一现或以数十年计),必然地走入死胡同,如历朝历代。专制王朝的历史定数,对当今红朝绝不会例外。


(2021年6月1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