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北京冬奥会,中共给国人上了一堂爱国课

2022年2月举办的北京冬奥会,历时17天。对中共而言,这又是一次对中国民众进行所谓“爱国主义“教育的最好时机。然而,冬奥会呈现的人物和事件,却处处与爱国主义形成反讽。


北京冬奥会,中国队获得金牌总数第三名。除了东道主的优势和裁判的争议,中国队能取得如此成绩,在相当程度上归功于外籍选手或归化选手,他们被重金聘来,加入中国队充数。


谷爱凌,这位加入中国队的美籍华人选手,获得二金一银。在北京冬奥会期间,谷爱凌被党媒炒作成人气最高的明星选手,似乎极大地激发了中国民众的爱国热情。然而,谷爱凌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在美国受训,拥有美国国籍;作为美中混血儿,面相却是标准的美国人。


党媒宣传还意外地露出破绽:爱国吗?其实是爱党。当谷爱凌获得第一枚金牌后,中共国家体委发出的贺电是:“为党和人民争取更大的光荣“。在这里,丝毫不提”为国争光“,连国家二字都不提;而众所周知,在中共的字典里,人民只是幌子。在这里,国家体委明说了:谷爱凌就是为党争光。


随后,罕见地,或者说毫无顾忌地,中共安排中纪委网站的记者(而非其他党媒记者)对谷爱凌做了专访。鉴于中纪委只负责党员事务,中共的做法,不仅是暗示,几乎是明示:谷爱凌已经被发展为中共党员?当局借此炫耀:中共的统战工作又取得重大成就!


习当局以为,只要把”党领导一切“的习思想继续下去,就没有发展不了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其实,习时代毕竟不是毛时代,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习近平盲目模仿的毛泽东,已经时过境迁。此刻再捡起毛泽东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成本很高,收效甚微。


就在北京冬奥会期间,谷爱凌的国籍成为最大争议话题。前后出现三个版本:按照谷爱凌及其母亲的说法:没有放弃美国国籍;按照中共当局(驻纽约领事馆)的说法:依照中共司法部2020年的一项规定,谷爱凌在保持美国国籍的同时,获得中国永久居民身份;但国际奥委会和中国奥委会的记录却显示:谷爱凌于2019年放弃美国国籍,加入中国国籍,中方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了她的中国护照。


嗅觉灵敏的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担心党国下不了台,中途出面呼吁党媒降温,切莫把谷爱凌吹捧过头。他的理由是:刚满18岁的谷爱凌(冬奥会结束)之后生活在美国的几率比较高,不确定她会怎么确定自己的国籍归属;且存在法律问题。胡锡进建议当局的宣传 “应局限在体育成功和奥运精神范围内,不要往爱国主义方向靠”,“像‘为国争光’这样的说法宜少用,代之以‘为中国队争光’更加妥当”。


于是,随后,外界发现,党媒调子出现微调,提到谷爱凌时,“中国选手“变成”中国队选手“。一字之差,玄机尽在其中。


除了收编谷爱凌,由176人组成的中国奥运团队中,归化人士或外籍人士达到数十人之多。比如,中国男子冰球队,25人中,就有19人是外籍人士或归化人士;中国女子冰球队,23人中,就有13人是外籍人士或归化人士。其中,被编入的美国运动员明确向中方表示:“我们不会放弃美国国籍”,中方的回答是:“没关系。”如此的爱国主义!

在大瘟疫压顶、外交抵制和人权谴责的氛围中,中方反复宣传,北京冬奥会的目标:简约、安全、精彩。但实际结果却是:浪费、不安、争议。


北京冬奥会,原本预算39亿美元,结果花费385亿美元,几乎是原计划的十倍!都是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空前的铺张浪费,还体现在光怪陆离的开幕式、闭幕式以及习近平夫妇豪华无比的国宴上。“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掏空国家,掏空人民,这就是爱国?北京冬奥会,中共给国人上了一堂生动的爱国课。


回想隋炀帝当年,为了向周边国家炫富,动辄邀请外宾,营造万邦来朝,不惜装富、摆阔,把长安里外的树木都裹上丝绸,制造火树银花的辉煌景象和盛世场面。惊人的历史相似,或预示:当今红朝回光返照、气数渐短。


(2022年2月22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