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攻打台湾?中共或落入美国战略陷阱



在中国社会,最具民族主义光谱的毛左派或极左派原本就存在,但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他们一直未能占主流,甚至边缘化。许多时候,他们甚至沦为中国社会的笑话和笑柄。然而,时来运转,他们做梦都不曾想到,或者说,令他们大喜过望的是,他们竟能意外地等到一个人,此人不仅与他们具有同等的意识形态,而且侥幸取得最高权力宝座。此人便是习近平。于是,毛左派或极左派们瞬间找到了他们的共主,他们一下子成了气候。相应地,极端民族主义也终于在中国成了气候。


眼见得,习近平上台以来,极左派和毛左派得势,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得势,武力攻打台湾的声浪日益推高,并且,在党媒党报的包装下,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民意”— 伪民意,锣鼓喧天,甚嚣尘上。


而习近平,出于权谋和权欲的需要,不仅要巩固一党专政,还有复辟一人独裁,在身边一批极端民族主义御用文人的鼓捣下,有心当所谓“统一之父”,对台湾摆出一副虎视眈眈、志在必得、必欲灭之而后快的强霸横蛮嘴脸。


尤其在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内,中共军机、军舰扰台频率急剧增加、规模不断加大。北京咄咄逼人的姿态,让台湾和国际社会都感受到,中共似乎加速了攻打台湾的步伐。说习近平是“总加速师”,在急速恶化两岸局势方面,也并非浪得虚名。


笔者曾论断,中共极限威胁台湾,更多的是一场心理战。比如,测试美国是否决意协防台湾?是战略模糊还是战略明确?这是中共最想知道的一部分,也是它心理战、心理测试的关键部分。


如果美国战略明确,要么让中共死了那条吞并台湾之心,要么让中共与美国摊牌、对决。但如果美国战略模糊,则让中共捉摸不透、疑惑不定、举棋不定。


中共强硬派和部分御用文人,以为美国民主党软弱,以为拜登政府是绥靖主义。或许,误判将由此而来。须知,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领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都是民主党总统。前者是伍德罗·威尔逊,后者是富兰克林·罗斯福。


或是历史的巧合?或是历史的宿命?但,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先后落入美国战略陷阱,却充满历史的吊诡。


作为民主大国,美国总是隐忍不发,给外界的印象,就是战略模糊;美国后发制人,不发则已,一发制人。美国先后击败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都是战略模糊在先、而全力反击在后。


换言之,德日两国、尤其日本军国主义的蠢动与盲动,在一定程度上,是落入了美国的战略陷阱。当年,隐忍不发的美国,实际上一直在寻找加入战围、后发制人、彻底消灭悍敌的恰当时机。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敌人不露头,怎么打掉他?


回到今天,中共已经尾大不掉,对世界和平的严重威胁,超过当年的德国和日本。就像当年的美国在等待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犯错一样;今天的美国,似乎也正在等待共产中国犯错。


常言道: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习近平和中共在台海、南海、东海和中印边界的全面挑衅,俨然已经疯狂难抑。美国的隐忍不发,中共的嚣张跋扈,已经把美国民意推到一个新高:42%的美国人主张,如果中共攻打台湾,美国应该出兵保台。


中共主动挑衅和打心理战的结果,逼得台湾趁势而起。那就是,台湾在两方面加紧行动,并在两方面都有重大斩获。一方面,台湾加紧购买美国先进武器,并加快自制先进武器,不断翻新军备,提升国军攻防能力;另一方面,台湾加紧与西方国家和民主国家结盟,台美关系、台日关系、台欧关系,都获得大幅度提升。


台湾的趁势而起和有所作为,客观上而言,就是中共落入战略陷阱的征兆。因为,台湾的所有进展,都拜中共所赐。习近平反美、反西方、反民主,以邻为壑;中共制造、隐瞒和传播大瘟疫,祸害全世界;仅这两桩,就足以让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对共产中国的反感和敌视达到顶点,也足以让周边国家和美欧等大国对台湾的同情和协防意志空前坚定。


中共主动挑衅和打心理战的结果,更迫使美国加紧行动,在已有的军事联盟如美日、美韩、美菲等联盟的基础上,又重叠搭建各种军事联盟:美日印澳四国联盟;美英澳联盟;美印联盟;并巩固北约、强化美国与欧洲的联盟。


由此看美国的台海立场,与其说是战略模糊,不如说是战略陷阱。历史上,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先后中套、落网,那么,在意识形态上酷似当年德日极端民族主义的中共,极可能在竭尽嚣张和跋扈之后,不知不觉间,也落入美国的战略陷阱,重复德日历史足迹、重蹈德日历史覆辙,自寻毁灭。武力攻打台湾,或正是中共毁灭之途。


(2021年10月15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