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民众信任度:中国政府远高于美国政府?人类心理学游戏

2022年1月,美国的爱德曼国际公关公司发布一项全球调查,揭示,面对大瘟疫和经济愿景,各国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信任度。据称,这项调查,是爱德曼公司去年 11 月对28 个国家的 36,000 多名受访者进行调查的结果。


调查的结果似乎令人讶异。最令人瞠目的两项结果是:


其一,民主国家输给专制国家。意即,专制国家的民众普遍信任政府,而民主国家的民众普遍不信任政府。该报告列出的最大输家,包括德国、澳大利亚、荷兰、韩国和美国;最大赢家则是中国、阿联酋和泰国。在最大赢家中,中国是高度专制国家,阿联酋是开明专制国家,泰国则处在政变后的军政府温和统治之下。


其二,不仅民主国家输给专制国家,而在世界两大超级大国中,美国输给中国,而且比例悬殊。中国受访者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度达91%,比上年更上升9个百分点;美国受访者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度仅39%,比上年更下降3个百分点。


这份调查报告出炉后,很快被中国政府所引用和利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他对调查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份信任源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担当有为,坚持人民至上。”鉴于爱德曼公司是外国公司、尤其是美国公司,赵立坚和中共见猎心喜、如获至宝,忍不住挟洋自重、借花献佛,趁机给自己脸上贴金,赶紧要在中国人民面前炫耀和忽悠一把。


可以想象,如果爱德曼公司的调查结果相反:专制国家输给民主国家、中国输给美国,赵立坚和中共当局将是何等反应?或只字不提,或嗤之以鼻,或激烈回应那是别有用心……中共的双标,无处不在。


爱德曼公司的调查报告是否可信?且不说它如何能在专制国家如中国获得所谓“民意调查结果”,只说,作为一家从事民调业务的国际公司,它是否懂得人类心理学?


基本的人类心理学之一:越是置身于极权制度下,人们越是受制于或依附于极权政府,他们的感受,无论出自主动还是被动,无论出自洗脑还是恐惧,都趋向于对政府说是。相反,越是置身于自由社会,人们越是挑剔和苛求政府,都趋向于对政府说不。不会因为洗脑而盲目赞扬,也不会因为恐惧而不敢批评。不信,到北韩和南韩去调查对比一番,北韩对政府的信任度或高达100%,而南韩对政府的信任度绝不会超过50%。


其实,长期置身于两种不同制度下的民众,其习惯和感受,几乎没有可比性。这就如同对比笼子里喂养的鸟和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鸟,难道因为笼子里的鸟流露某种安于现状的感受,我们就应该认为,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鸟处境不妙?


如果说爱德曼公司不懂人类心理学游戏倒也罢了,但根据它所得到的所谓“调查”结果,该公司全球总裁理查德·爱德曼(Richard Edelman)居然如此大发感叹:“在值得信任国家的蓝色行列中没有一个是民主国家。” “我们对民主国家的信任崩溃了。” “中国人民对他们的制度高度信任,相比之下,美国人民对他们的制度信任度低。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两国之间的最大差别。” “最大的差别是对政府,中国人民信任他们的政府,而美国人民则不信任。”


该公司国际咨询部首席执行官黛博拉·莱尔(Deborah Lehr)则一本正经道:“习主席的反腐运动……为个人和企业提供了一种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一直专注于消除壁垒和鼓励私营部门发展。”


如果说那名总裁的话听上去天真,自欺欺人;那么,那名执行官的话听上去更是无知,政治白痴。


所谓“习主席的反腐运动” — 你是否知道习主席自己家族的敛财故事?你是否知道什么叫做选择性反腐、为权力斗争服务?所谓“习近平一直专注于消除壁垒和鼓励私营部门发展” — 你是否知道中方通过高关税、市场准入限制和强迫转让知识产权所长期构筑的贸易壁垒?你是否知道习近平加速国进民退、轮番扫荡民营企业的疯狂之举?


联想到这家美国公司,爱德曼公关公司,曾经收购中共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芮成钢所拥有的私人公司(帕格索斯),它与中国的关系不可不谓深厚而微妙。反观这些年这家公司的跨国民调,有多少客观依据?又有多少为中共充当大外宣代理的成分?疑点重重,疑问难消。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