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河南大水,誰能問責權力傲慢的習家軍?

河南突发大水,中原一片汪洋泽国,千百万民众受难。是天灾,更是人祸。中外舆论,最大的焦点,集中到郑州京广隧道和地铁五号线惨祸,到底有多少人死亡?以及惨祸背后的黑幕有多深? 为了遮掩真相,维稳优先,中共军警特全面出动。警察出动,首先在京广隧道拉起警戒线,不准民众靠近,不准民众拍照;军队出动,第83集团军“杨根思”部队开进郑州,名为挖掘京广隧道,实为封锁京广隧道,并随时准备镇压民变;特务出动,一则监控民众,防止民众抗议,二则到处跟踪、围攻外国记者,企图让国际媒体无法获得一手资料和真实信息。 人们记忆犹新,去年武汉爆发大瘟疫,习近平摆出问责姿态,先后撤换了湖北省委书记、省长、武汉市委书记、市长。那么,今年如何?河南出了大事,郑州闹出天大人祸,河南省委书记、省长、郑州市委书记、市长,是否遭到问责?他们是否应该下台谢罪? 然而,迄今的事态发展,人们对此保持怀疑。因为,眼下,河南省和郑州市的一把手都是习家军人物,即习近平的亲信、心腹。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今年五月底才从山西省委书记任上调过去,早年在浙江是习近平的部下,属于习家军中嫡系的“ 之江新军”。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近两年从杭州市长任上调过去,也因长期在浙江为官,是习近平的部下,同样属于习家军中嫡系的“之江新军”。 去年,习近平之所以对湖北和武汉的官员动刀,并非因为他们失职(那场大瘟疫的爆发和隐瞒,毕竟是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结果),而是因为,他们并非习家军,而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乃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的亲信、心腹、长期重用的左右手。当时,习近平与王岐山之间的权力斗争趋于白热化,习近平利用自己手中掌控的组织大权,趁机拉下王岐山的旧部。蒋超良自此去向不明,仿如人间蒸发。 今年,河南大水,人祸远大于天灾。事因已经很清楚,诸如京广隧道和地铁五号线惨祸的发生,并非因为暴雨,而是因为泄洪,即常庄水库偷偷泄洪,竟没有预警和知会民众。这个可怕行为的决策人,就是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同时,他为追求经济产值、保持所谓政绩,还愚蠢决策:保持主要交通干道畅通。这就导致,地铁未能及时停运,京广隧道依然运行。徐立毅是直接责任人,楼阳生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毕竟,他是河南省一把手,所谓父母官。 习近平要不要查办他们?如果习近平不查办他们,中共内部,还有没有相应的机制可以查办他们?或者说,中共高层,还有没有制衡的力量?谁能问责、追责习家军? 习近平调这两个习家军人物飞降最大的人口大省河南省当一把手,而仅由当地人当二把手(河南省长王凯、郑州市长侯红),就是对当地河南人的歧视。这就犹如中共长期在少数民族地区实施的种族歧视政策:只有汉人才能当一把手(自治区党委书记),当地少数民族只能当二把手(自治区主席)。 重用楼阳生和徐立毅,习近平或许还有一个图谋,让他们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再上一层楼:让楼阳生跻身政治局,让徐立毅当上中央委员。如今,河南大水,对河南人民而言,是一场空前的灾难;对习家军来说,则是另一场灾难,即他们权力布局的灾难。 习近平以权力傲慢而知名于世。但是,这一回,他陷入两难:如果追责这两名习家军人物,那么,他会自感威信扫地,习家军实力遭削弱;如果他拒不追责这两名习家军人物,那么,他将陷入国内外舆论风暴,并招致党内进一步憎恨。无论如何,因河南大水,习近平和习家军的又一个把柄落到党内反习势力手中,在中共二十大之前的权力较量中,反习势力增添了筹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11月下旬,一场突如其来的民众大抗争席卷中国,针对习近平的极端清零和封城政策,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说不。从乌鲁木齐到上海,从上海到成都,从广州到郑州,从武汉到兰州,从深圳到北京…… 势如烈火燎原。 中国人民的抗议,不仅仅针对习氏极端清零和极端封城政策,也抗议专制、独裁、复辟、倒退,发出了“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的怒吼,迸发出压抑已久的怒火。 人们手举白纸,走上街头,他们的抗争,因而被称为白纸运动

近期,日本媒体《夕刊富士》刊出资深记者峯村健司的评论,针对中共二十大闭幕式上发生的那一幕,胡锦涛质疑,是因为胡春华遭踢出政治局。该日媒甚至说:根据唇语专家解读,栗战书当时很可能是对胡锦涛说:“别看啦,都定了!” 鉴于日本媒体的信用通常较好,《夕刊富士》的这个报道受到广泛引用,尤其部分台湾媒体和专家似乎深信不疑,从而影响到海外其他中文媒体、媒体人和网站,纷纷跟进复述。 无论日媒的这篇报道主观意图如何

中共二十大主席台闭幕式上发生的那一幕,即前总书记胡锦涛遭他的继任习近平强令架走的惊悚剧,仍然在海内外发酵。针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海内外流传多种版本的解读。而其中一个版本,也是企图占上风的版本,是把焦点锁定胡春华,声称:胡锦涛质疑,是因为名单中少了胡春华。 果真如此?首先需要弄清楚,胡锦涛当日质疑的名单到底是什么?当日是二十大闭幕日,10月22日,大会“选举”中央委员会,而非政治局委员。而在当天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