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美国召开民主峰会,北京跳脚,上演连续剧

2021年12月9日和10日两天,美国召集110国举办全球民主峰会。台湾代表和香港民运人士受邀与会。中共未获邀请,跳脚怒骂。会前,北京已经上演至少三步曲;没想到,随着民主峰会的召开,北京继续上演四步曲、五步曲……乃至于没玩没了的连续剧。


会前上演的三步曲包括:第一步曲:宣布中国是民主国家,且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并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宣称中国民主是全过程民主。第二步曲:发表《美国的民主情况》,大肆贬低、扭曲、诋毁美国;第三步曲:发表《十问美国民主》,主要服务于大内宣,继续愚弄中国人民。


临近12月9日,中共继续跳高,在北京主办“南南人权论坛”,邀约到极少数非洲、中东和中亚国家参与,包括坦桑尼亚、刚果、多哥、约旦、乌兹别克五国;在广州举办“读懂中国”国际会议,邀约一批亲共中外学者与会。用这两个会议,与美国召集的全球民主峰会打擂台。当然,这个擂台,主要还是打给中国人看,起到大内宣作用。与此同时,中共还推出专题电视片《起底美式民主》,继续攻击美国和展开大内宣。


未被受邀与会的中共和俄罗斯,还罕见的上演一出联手戏,由中国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共同署名发文,痛批美国总统拜登召集的全球民主峰会是“典型冷战思维”、“

破坏了国际法”。中俄大使的这篇文章,发表在美国外交杂志《国家利益》上。相比之下,无法想象美国大使批判中共当局的文章能够刊登在中国媒体或任何网站,但中俄大使痛批美国的文章却能够毫无障碍的刊登于美国媒体或网站。中俄大使的这一举动,本身就证明:美国是民主国家而中国是反民主国家;俄罗斯则是以复辟形态呈现的半专制国家。


北京跳高的极致,莫过于在全球民主峰会召开当天,12月9日,策动中美洲国家尼加拉瓜突然与台湾断交、并宣布与中共复交。该国总统奥尔特加依靠复辟专制、关押反对派领袖、公然舞弊而于今年11月7日自行宣布当选连任总统,受到美国、欧盟和美洲组织的谴责和制裁,此时倒向专制中国而背弃民主台湾,恰恰彰显了全球民主峰会的意义:这个世界分成两大阵营,民主阵营与独裁阵营。


这个奥尔特加,原本是左翼游击队“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领导人,1984年当选后与中共建交;1990年落选后,尼加拉瓜与台湾复交;到2006年,奥尔特加重新上台,多次蠢蠢欲动,终于在美国召开民主峰会之际,在中共策动下,与中共复交而与台湾断交。因为配合中共演出,奥尔特加极可能在私下接受了北京的重金收买。


全球民主峰会召开的第二天,12月10日,适逢联合国订立的国际人权日,美国再次点名制裁侵犯人权的中共官员和中国公司,包括中共在新疆任命的前任和现任代主席扎克尔和吐尼亚孜,以及用人脸识别技术协助迫害维吾尔人的中国“商汤科技”公司。


北京对全球民主峰会的过激反应,大大超出外界的预料,却恰恰暴露中共领导人的真实和虚弱心态:做贼心虚,对号入座;徒劳地,企图摆脱被国际社会普遍认定的专制国家或反民主国家的败坏名声;倒打一耙,把水搅浑,要在中国人民那里,颠倒民主与专制的常识概念,继续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从而巩固中共的一党专政和独裁统治。


对中国人民而言,最危险的趋势莫过于:当习近平政权自我标榜共产中国就是民主国家的时候,它所隐含的企图令人不寒而栗:习当局不可能推行任何政治改革,并堵死党内所有的政改意图,或者说,它宣判了政改的死刑。因为,既然中国已经是“民主国家”,哪还需要什么民主化?对中国政府而言,不需要政治改革;对中国社会而言,不需要为民主而奋斗。中共的全过程专制,就是“全过程民主”。对中共而言,政改已死。


(2021年12月10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