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出書自曝:一口拒絕黨內民主

今年中共百年党庆前夕,官方出版一本书,书名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编(2021年版)》。据官媒报道,这本书摘自习近平2012年11月15日至2021年4月27日期间的报告、讲话、文章、指示等,涉及220余篇文章,其中部分内容是首次公开发表。换言之,部分内容来自中共的内部会议或习近平所做的内部讲话。 其中一段内容颇为引人瞩目,习近平说:“随着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深入,党内也出现了一些杂音噪音。有的说什么‘过去五年强调党的集中统一够充分了,今后要把重心放在发展党内民主上。’出现这些奇谈怪论,有的是政治上糊涂,头脑不清醒;有的则是别有用心,自身不干净,企图蒙混过关。” 习近平竟然把“发展党内民主”,说成是杂音噪音、奇谈怪论。而“党内民主”一词,曾经是胡温时代经常提到的术语,惟需继续推进。习近平对此不仅讥讽,而且拒绝。习近平口中的“集中统一”,就是一党专政和一人独裁的代名词。这证明,习近平热衷集权、大权独揽,而明确反对党内民主。也就是说,他宁愿朝后退,而拒绝往前走,等于自曝他当权后倒行逆施、大开历史倒车的思想底蕴,即他顽固的极左和毛左思维。 平心而论,党内或者党内高层有人提出“过去五年强调党的集中统一够充分了,今后要把重心放在发展党内民主上”,这完全是一种正常、理性、务实而前瞻的声音,符合社会期待也符合时代要求。如果习近平能够采纳这样的建议,在他第一个任期充分集权后,进入第二个任期,推进党内民主、进而有序推进国家民主化,完全可以成就一番千秋伟业,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 但习近平却反其道而行之,一口拒绝党内民主,反而强化对内镇压、对内威胁的极权统治,甚至悍然砸毁在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不仅在国际上招来广泛的批评、谴责、制裁和围堵,而且在党内也招来普遍的反感、不满、抵触和敌意。内外受敌,自取其祸。 习近平指责提出发展党内民主的人是“政治上糊涂,头脑不清醒”。其实,稍具政治常识的人都看得出,习近平本人才是“政治上糊涂,头脑不清醒”,其思维和施政完全落后时代、脱离时代、背离时代。他自己的种种说法陈旧腐朽不堪,拾毛泽东过时的牙慧,对当代中国而言,正是不折不扣的杂音、噪音和奇谈怪论。 习近平甚至指控提出发展党内民主的人是“别有用心,自身不干净,企图蒙混过关”。根据书中的记载,习近平讲这番话是2018年1月在中纪委全会上。当时,习近平伙同王沪宁和习家军正暗中谋划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随后在2月提出,到3月召开的人大会议上,就强行通过。 这证明,别有用心和企图蒙混过关的,恰恰是习近平本人。他借口“从严治党”,高举选择性反腐的大刀,恐吓党内同僚,不是以德服人,而是以术治人,逼使近三千人大代表举手通过修宪决议,从而为他的恋权不走、长期执政打开了政治缺口;以“集中统一”为名,在一党专政的基础上,成功复辟了一人独裁。 至于习近平指控提出发展党内民主的人“自身不干净”,习近平,还包括栗战书等习家军,可以自问:你们自身干净吗?你们如何解释,你们各自家族在香港和海外遍布的资产、财富以及移民的家属?你们为何悍然拒绝民间要求公布领导人和官员财产的呼声? 习近平诈称“打铁还需自身硬”,视党内同僚如愚痴,仿佛哄骗三岁小孩。其实,通过习近平所讲的拒绝党内民主的这番话,就完全暴露习近平极端的自私自利:为了实现个人独裁、大权独揽、长期掌权,不惜牺牲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甚至于,不惜牺牲党的利益,葬送改革空间,把这个百年大党置于空前险境。 (2021年7月16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