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戀權不退,中共出了狀況

明年,中共即將召開二十大。已經當權兩屆的習近平無心退位,一心追求連任,甚至圖謀長期執政。這成了當今中國政治的最大焦點。 是焦點,更是焦慮。政治老人焦慮,此人一上來,就賴著不走了,後悔當初挑選了他;中共高層焦慮,此人已經失去約束,為所欲為,無法無天,如之奈何?習近平本人也焦慮,自己貪戀權位只想連任,企圖長期掌權;但也明知,受到黨內外、國內外這麼多反對或譏諷,難以估量將來的風險有多大!他心下沒底。 習近平專權、戀權、權欲熏心,癥結在於中共制度對他失去了約束力。他可以隨意修改憲法,比如,他強行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制;他可以隨意違反黨章,比如黨章規定:“黨反對一切形式的個人崇拜。”但習近平和習家軍卻肆無忌憚地大搞個人崇拜,每天把習近平及其“金句”置於黨媒、黨報的頭版頭條,千歌萬頌,毫無廉恥。 常識告訴我們,越是民主的社會,權力越是受到製約,個人私心私慾難以逾越公眾利益;越是極權的社會,權力越是失去控制,當權者的個人私心私慾可以隨意逾越公眾利益,隨意綁架公眾、隨意踐踏公眾意志。 權力如春藥,讓人發情,讓人上癮,讓人墮落。失去監督和製約的權力尤其如此。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最致命的就是心靈的腐敗。包括習近平、普京、金正恩這些獨裁者在內,都陷入深重的心靈腐敗。 備受批評的習近平或許不服氣:說到長期執政或終身執政,為什麼金正恩可以,我就不可以?為什麼普京可以,我就不可以?

問題是,習近平無法跟金正恩比,因為那畢竟是三代世襲,自有它的政治慣性。朝鮮政治是世界上最落後、最反動的政治,一時無從變革。但經歷改革開放的中共,有何必要參照那個最壞的樣板? 習近平無法跟普京比,俄羅斯至少還有選舉、還有選票。普京戀棧權力,變作花樣延期掌權,但他也不得不通過全國選舉的大考、全民投票的大關。 當今中國政治介於朝鮮和俄羅斯之間,極端專制與半專制之間,或許讓習近平有生不逢時之感。於是,習近平恨上了改革開放。他或許幻想,要是沒有改革開放,他直接繼位多好!沒有領導人任期制,民眾不得對領導人指指點點,他就能像毛澤東那樣,唯我獨尊,一直掌權到死。 然而,如果沒有改革開放,中國又怎能積累出今天的國力,供習近平炫耀和揮霍?如果沒有毛澤東死後的政治變遷,他的父親習仲勳和他們全家又如何能夠翻身?說到底,如果沒有改革開放,習近平又如何能混到今天的地位? 從黨內而言,習近平登上最高權位固然純屬意外之福,但這個福氣不是來自於毛澤東,而是來自於鄧小平。但他卻偏偏恨上了鄧小平,而愛上了毛澤東。 筆者常說,中共以一黨之私,禍一國之利;如今,在一黨專政的基礎上,習近平又回到一人獨裁--不僅以一己之私禍一國之利,更以一己之私禍一黨之利。實際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歷經改革開放近四十年(算到習近平上台為止)之後,中共出了狀況。無論從民主政治還是專制政治角度觀察,中共都出了狀況。 論民主政治,中共不僅落後而且嚴重落後,遠遠落後於二十一世紀的文明世界之外;論專制政治,中共嚴重倒退,退回到毛澤東時代,退回到一百多年前清朝,甚至退回到兩千多年前的秦朝,連封建王朝的“開明專制”都談不上,而是黑暗專制。 習近平的兩極路線,即極左路線和極端獨裁,固然給中國帶來禍害,其實給中共本身,都帶來禍害。道理很簡單,一個政黨的自我反省、自我革新之路,政治改革之路,已經被習近平和習家軍完全堵死。 (2021年4月30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