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戀權不退,中共出了狀況

明年,中共即將召開二十大。已經當權兩屆的習近平無心退位,一心追求連任,甚至圖謀長期執政。這成了當今中國政治的最大焦點。 是焦點,更是焦慮。政治老人焦慮,此人一上來,就賴著不走了,後悔當初挑選了他;中共高層焦慮,此人已經失去約束,為所欲為,無法無天,如之奈何?習近平本人也焦慮,自己貪戀權位只想連任,企圖長期掌權;但也明知,受到黨內外、國內外這麼多反對或譏諷,難以估量將來的風險有多大!他心下沒底。 習近平專權、戀權、權欲熏心,癥結在於中共制度對他失去了約束力。他可以隨意修改憲法,比如,他強行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制;他可以隨意違反黨章,比如黨章規定:“黨反對一切形式的個人崇拜。”但習近平和習家軍卻肆無忌憚地大搞個人崇拜,每天把習近平及其“金句”置於黨媒、黨報的頭版頭條,千歌萬頌,毫無廉恥。 常識告訴我們,越是民主的社會,權力越是受到製約,個人私心私慾難以逾越公眾利益;越是極權的社會,權力越是失去控制,當權者的個人私心私慾可以隨意逾越公眾利益,隨意綁架公眾、隨意踐踏公眾意志。 權力如春藥,讓人發情,讓人上癮,讓人墮落。失去監督和製約的權力尤其如此。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最致命的就是心靈的腐敗。包括習近平、普京、金正恩這些獨裁者在內,都陷入深重的心靈腐敗。 備受批評的習近平或許不服氣:說到長期執政或終身執政,為什麼金正恩可以,我就不可以?為什麼普京可以,我就不可以?

問題是,習近平無法跟金正恩比,因為那畢竟是三代世襲,自有它的政治慣性。朝鮮政治是世界上最落後、最反動的政治,一時無從變革。但經歷改革開放的中共,有何必要參照那個最壞的樣板? 習近平無法跟普京比,俄羅斯至少還有選舉、還有選票。普京戀棧權力,變作花樣延期掌權,但他也不得不通過全國選舉的大考、全民投票的大關。 當今中國政治介於朝鮮和俄羅斯之間,極端專制與半專制之間,或許讓習近平有生不逢時之感。於是,習近平恨上了改革開放。他或許幻想,要是沒有改革開放,他直接繼位多好!沒有領導人任期制,民眾不得對領導人指指點點,他就能像毛澤東那樣,唯我獨尊,一直掌權到死。 然而,如果沒有改革開放,中國又怎能積累出今天的國力,供習近平炫耀和揮霍?如果沒有毛澤東死後的政治變遷,他的父親習仲勳和他們全家又如何能夠翻身?說到底,如果沒有改革開放,習近平又如何能混到今天的地位? 從黨內而言,習近平登上最高權位固然純屬意外之福,但這個福氣不是來自於毛澤東,而是來自於鄧小平。但他卻偏偏恨上了鄧小平,而愛上了毛澤東。 筆者常說,中共以一黨之私,禍一國之利;如今,在一黨專政的基礎上,習近平又回到一人獨裁--不僅以一己之私禍一國之利,更以一己之私禍一黨之利。實際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歷經改革開放近四十年(算到習近平上台為止)之後,中共出了狀況。無論從民主政治還是專制政治角度觀察,中共都出了狀況。 論民主政治,中共不僅落後而且嚴重落後,遠遠落後於二十一世紀的文明世界之外;論專制政治,中共嚴重倒退,退回到毛澤東時代,退回到一百多年前清朝,甚至退回到兩千多年前的秦朝,連封建王朝的“開明專制”都談不上,而是黑暗專制。 習近平的兩極路線,即極左路線和極端獨裁,固然給中國帶來禍害,其實給中共本身,都帶來禍害。道理很簡單,一個政黨的自我反省、自我革新之路,政治改革之路,已經被習近平和習家軍完全堵死。 (2021年4月30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综合近期海内外消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出现变数。这是他念兹在兹、视为今年的最大政治,但因押赌乌克兰战争和上海封城的重大失败、连环失败,党内同僚对他忍无可忍。党内上下,不满声、抱怨声、批评声四起,各类消息不胫而走。在激烈的路线斗争中,注重民生和经济的李克强务实路线逐步胜出。 党媒党报随之出现微妙变化,连续多日,习近平的名字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占据头版头条,而时隐时现;早先的霸屏现象也逐渐减少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