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有意為文革翻案,能走多遠?

今年是文革爆發55週年,民間的毛左派和極左派異常活躍,搞出一系列鬧劇:“李進(江青)黨史地位座談會”,文革紀念會;各地小粉紅和老粉紅到處著紅裝、唱紅歌、跳紅舞(忠字舞)…… 。其中,由十來個毛左組織聯合籌備的“文革紀念會”,最後一刻被公安叫停。但,他們並沒有被公安約談或盤問。 對比之下,凡是自由派或公知有群體活動必遭到公安約談或盤問。前不久,在廣州,僅僅因為七、八位民間企業家聚餐,竟然就遭到公安衝擊,帶走問話,刁難到半夜才勉強放人。此事發生在習當局大搞國進民退、蓄意打壓民間企業家的大背景下。 文革55週年,民間有動靜,官方也有動靜。習當局修改了教科書和中共簡史,重新對文革定調,不再提“十年動亂”、“十年浩劫”、“毛澤東晚年的嚴重錯誤”等,而成了“社會主義的艱辛探索和曲折發展”;江青墓地早就開放,供毛左派蜂擁朝拜,狂呼亂叫“江青媽媽”;由江青親自指導製作的紅色樣板戲,在“四人幫”的權力發祥地上海大舉公演……。 由此可見,毛左派和極左派的囂張實際上仗勢官方,有相當的官方背景。那就是說,“上頭有人”。不僅在思想上,而且在行動上,上頭有人認同、默認、支持、乃至慫恿。這些毛左派或極左派名為民間組織、民間人士,實際上他們與官方配合默契,一唱一和。他們為極左當局出頭,但若形勢不妙,上頭一聲招呼下來也就乖乖聽命,說叫停就叫停,“一切行動聽指揮。” 這恰恰就是文革中人們熟悉的套路,那些紅衛兵和造反派看似起自草根,喊打喊殺,胡作非為,其實早期就受毛澤東、江青等派人暗中鼓動、煽動;待運動形成高潮後,更看毛、江眼色行事;到後期,毛、江打倒劉少奇等黨內政敵的圖謀已經得逞,需要鳴金收兵,不聽招呼者或聽不懂招呼者,毛澤東大手一揮,統統打入大牢。紅衛兵領袖的結局大都如此。 有一種論點認為,當前習近平利用民間的左右互博,左右逢源,火中取栗,從中漁利,從而鞏固權力。這種論點之一廂情願、大錯特錯就在於,其一,習近平打壓右、而慫恿左,多年如此,行跡昭然,何來左右逢源?其二,習近平不可能從民間的左右互博中得到任何好處,相反,他招致雙方的怨恨:毛左派嫌他藏藏掖掖,自由派怨他倒行逆施。 習近平、王滬寧這些人,從那個“全國山河一片紅”的毛澤東時代走過來,自有他們個人的文革情結;而從黨內到社會上,也有部分人具有這種類似的文革情結。當習、王等人找到黨內和民間的共通情結之後,就誤以為這是某種主流情結,或故意培植其為主流情結。習、王等人或許無法客觀認識到,其實文革情結屬於少數人,不僅與中國主流民意不符,而且與中共主流黨意不符。 習近平有意為文革翻案,能走多遠?筆者斷言,他走不了多遠。除非他不在乎政治自殺,或者由此帶來的政治他殺,禍起蕭牆的黨內反攻、群起討伐。 (2021年5月21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