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請託美國商人,中式關係學管用?

美國政府換屆前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寫信給美國星巴克前董事長舒爾茨(Howard Schultz),一則誘惑道:中方“將為包括星巴克等美國企業在內的,世界各國企業在華髮展提供更加廣闊的空間”;二則請求道:“希望星巴克公司為推動中美經貿合作和兩國關係發展繼續發揮積極作用。”


此前,舒爾茨曾給習近平寄去他在中國出版的新書《再出發:重新想像美國未來》。收到習近平的信件後,舒爾茨聲稱:“我堅信,星巴克在中國最好的日子就要到來了!”


舒爾茨曾任星巴克首席執行官和董事長,現已退休,任榮譽董事長。星巴克於1999年開始在中國落腳,現已在中國175個城市開設分店近5000家。星巴克在中國的成功,就如它在其他國家的成功一樣,不足為奇。但星巴克在中國的成功故事,只是美國企業在中國的故事之一,更多美國企業經受的卻是:市場准入限制,強制轉移知識產權,甚至遭到大規模的抄襲、剽竊、盜版,產權損失巨大驚人。


即便星巴克公司本身,也曾在中國有不愉快的經歷。2007年,前中共央視主持人芮成鋼以星巴克“侵蝕中國文化”為由,發表討伐檄文:“請星巴克從故宮裡出去”。隨後,星巴克的故宮分店果然被中共官方驅離。那個私下崇洋媚外卻假裝公開捍衛中國傳統文化的芮成鋼,為此大大地出了一把風頭。多年後,芮成鋼卻因捲入中共高層權力鬥爭而鋃鐺入獄,遭判刑六年。


習近平趕在美國政府換屆之際,發揮中式關係學,寫信給舒爾茨自有其用意:利用中共與美國商界的關係,圖謀重啟中美關係,最好能讓中美關係回到特朗普當政之前的舊格局,即期待美國民主黨政府奉行綏靖主義,繼續讓中共占美國的便宜。


去年,在中共智庫舉辦的論壇上,舒爾茨曾表態: “俄羅斯是美國的敵人,但我從未將中國視為美國敵人,中國祇是一個強烈的競爭對手。”這種認知與說法,都是上世紀冷戰時代的典型美國人思維,習慣把蘇聯或俄羅斯當成最大敵人。在共產中國崛起而俄羅斯衰落的今天,這種認知就難免顯得落後、過時,而與時代步伐和世界現實對不上號。


習近平寫信給美國富商,希望他們為中美關係改善而發揮影響力。但習近平有沒有想過:如果美國總統寫信給中國富商,比如馬雲(阿里巴巴創始人),希望他發揮影響力調整美中關係,習近平將作何感想?


這恰恰反映了美中兩國的本質區別:美國是多元化的民主大國,用多種聲音和多種途徑保持與世界的聯繫,靈活自如。而中國是一元化的專制大國,只有一種聲音、一種途徑,即官方的聲音、官方的途徑,與世界打交道生硬之至。


舒爾茨聲稱,收到習近平的來信“倍感榮幸”,但舒爾茨有沒有想過:幸好他是外國人,是美國企業家,如果他是中國人、中國企業家,習近平會給他寫信並請託嗎?中國商人的處境,比如馬雲當下“失聯”的處境,不知舒爾茨作何感想?


說起來,習近平對中外企業家的不同態度也算得上是崇洋媚外、挾洋自重。其實,在專制者習近平的潛意識裡,中國或中國人,不過就是他的私產,想怎樣處置就怎樣處置。只是對他鞭長莫及的外國人,才不得已強作笑顏,圖謀利用而已。習近平給舒爾茨寫信落款1月6日,正值美國發生國會山事件。習近平政權的曲折用心,由此可見一斑。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毅动态不寻常,显露习政权危险动向

今年2月21至22日,二十国集团(G20)外长会议在巴西城市里约热内卢举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罕见缺席了这次会议,中方派出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代为出席。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这样解释:“王毅外长因日程原因难以出席此次会议,委派马朝旭副部长代表中方出席。” 这一变更和说法,一度引发外界纷纷猜测:王毅是否出事了?毕竟,二十大之后的中共政治,官员突然缺席会议、旋即失踪成为新常态。先后有外交部长秦刚和国防部长李尚福

普京对谈卡尔森,道出中俄关系的实质

今年2月6日,美国知名保守派媒体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面对面采访,这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两周年之际西方媒体人首次对普京的采访。采访在莫斯科秘密进行。采访刊出后,在世界各国、尤其西方国家引发争议。卡尔森本人承受了巨大争议。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普京用了很长时间大谈历史,试图继续狡辩乌克兰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种自以为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历史观不值一

习近平存在严重认知障碍,这是一种病

二十大之后,绝对集权的习近平,已经又掌权一年半,政绩如何?经济大滑坡,股市大跌 ,企业停工停产倒闭,到处降薪停薪讨薪,债台高筑,民怨深重。日本记者揭露,去年中国的GDP并非习当局宣称的增长5.2%,而是负增长3.2%。全球股市上涨,唯独中港股市狂跌。中共方面前后已经有三个人下场救市:胡锡进(带头炒股带头亏损)、王沪宁(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习近平(换掉证监会主席),但形势依然大不妙。 湖北一场暴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