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轮番猛打民企,习近平打的是什么拳?

近期,习当局轮番猛打民营企业。监管机构立案调查,党媒党报口诛笔伐,双管齐下,几乎天天制造大新闻,天天引发股市暴跌。阿里巴巴、滴滴公司、腾讯、Soho中国……先后中招;教育业,游戏业、酿酒业,奶粉业,医疗美容业,芯片业……纷纷暴跌,风声鹤唳。 这难道是习近平的“七伤拳”?让中国经济“自残”?外界百思不得其解,如堕五里云。细究习近平的用意和动机,至少有如下若干条: 动机之一:继续推进经济上的极左路线,国进民退。所谓做大做强国营企业,就是压小搞弱民营企业。 动机之二:再次打击资本家,没收资本,收归国有、党有、习政权所有,顺带充实党库,弥补当局的财政虚空。也就是,把毛泽东的土改、公社化、公私合营三部曲,再上演一遍,这是新世纪的打土豪、分田地、改造资本家模式。与此同时,习当局停发护照,借疫情复发为由关闭国门,让中国民营企业家或富豪们,一个都跑不了。 动机之三:借机打击党内政敌,为习近平连任造势。如果这些企业的背后,刚好有反习势力家族、而非习家军家族的参与,那么,习近平必用来震慑反习阵营。毕竟,几乎所有民间大公司的背后,都少不了权贵介入、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最近一波针对民营企业的攻势,几乎与北戴河会议同期发生,或并非巧合。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 动机之四:显示习近平、习家军、极左派的政治实力。其潜台词:我们有能力搞垮中国经济,我们不在乎搞垮中国经济,由此宣示改革开放的彻底终结,而无论习近平是否连任,他都要让极左路线不再有回头的余地。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文革复辟,经济文革。 在这里,习近平盘算的是,中国经得起折腾。当年毛泽东搞大跃进、制造大饥荒、掀起砸烂一切的文革,都并没有垮台;非但没有垮台,还奇迹般地呈现相反趋势:经济越是崩溃,一党专政越是稳固;人民越是饥寒交迫,毛泽东的个人权力越是固若金汤,并达至顶峰,不可一世。极左路线浓缩于经济上的口号,那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所谓“天下大乱,形势大好,”就是一党专政和一人独裁的形势大好。人民遭殃,独裁者获利。 这也犹如阿富汗的塔利班,越是极端主义,越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阿富汗那样长期落后、长期野蛮的土壤里,越是有燎原的市场。美军一撤离,阿富汗世俗的民选政府似乎反而站不稳脚跟;塔利班卷土重来,到处攻城掠地,大有气吞山河、一统阿富汗全土、重新奴役阿富汗人民之势。 动机之五:转移话题、转移视线、转移焦点,让大众不至于聚焦大洪水、大瘟疫、中美对抗,以及中共高层围绕明年二十大权力重组而提前打响的卡位战,比如内斗激烈、各派讨价还价的北戴河会议。 在这里,党媒党报发挥了呼风唤雨的巨大作用。不仅炒作这些民营企业的经济原罪:剥削;而且炒作这些民营企业的花边新闻:性丑闻。中宣部深知,哪一个行业、哪一个企业会缺了性丑闻?正如,哪一个党政部门、哪一群官员,会缺了性丑闻?利用大众的仇富心态、看热闹心态、性诱惑心态,猎奇心态,不信不能转移话题、转移视线、转移焦点。 动机之六:诱发金融风暴,并传向美国,进而再次破坏美国经济。坊间盛传:一旦美国查实大瘟疫来自武汉病毒所,那么,美国和各国必然启动对中国的追责、以至于索赔,而中共的应对手段之一,就是超限战:经济超限战或金融超限战,用制造金融海啸的手段,图谋再次重创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换言之,中共要把上世纪国共内战时、共军所使用的各种超限战,统统派上今日中共与美国对决的用场。 去年,源自中国的大瘟疫,无论是否有意释放,但借由大瘟疫,中共至少达到了两重目的:其一,正值签署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大瘟疫骤然爆发,重创了美国经济;其二,正值港人大抗争经久不息,大瘟疫突然爆发,意外禁足了港人,减弱了香港抗争。当下,正值美中严重对立和党内权斗激化,习家军又在打什么算盘?习近平又在打什么拳? (2021年8月11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