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愛國者治港”?習近平背叛鄧小平

今年三月,中共將召開人大、政協兩會,其中一個重點是動手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這是繼中共去年兩會推出港版國安法之後,眼見未在香港遭遇硬性抵抗,自以為得計,食髓知味、得寸進尺,圖謀進一步毀滅香港選舉制度。


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言論,拋出“愛國者治港”,以取代“港人治港”,並定義五種“不愛國”:“攻擊中央政府”、“公開宣揚'港獨'”、“在國際上'唱衰'國家和香港”、“乞求外國對華對港製裁”、“觸犯香港國安法”。意思就是,不得批評中共當局、不得有多元化主張、不得讓外界聽到對共產中國的批評之聲、不得贊成國際上聲援港人譴責中共的舉動,以及不得違反那個包羅萬象並由中共任意認定的所謂港版國安法。


說白了,夏寶龍所謂的“愛國”,就是“愛黨”;所謂的“愛國者”,就是親共分子。說穿了,夏寶龍口中的“愛國者”,實為叛國者。因為,國家是由人民組成,犧牲人民權利而取悅統治階層就是反人民,也就是反國家;剝奪民眾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就是背叛民族,也就是背叛國家。


夏寶龍說:“一個人如果聲稱擁護'一國兩制',卻反對'一國兩制'的創立者和領導者,那豈不是自相矛盾?”好一個自相矛盾!指的就是習近平、夏寶龍等人。試想,鄧小平是“一國兩制”的創立者,趙紫陽是“一國兩制”的領導者,習近平、夏寶龍等人背棄中英聯合聲明、砸爛“一國兩制”、毀棄鄧小平、趙紫陽等人“五十年不變”的承諾,豈不正是反對鄧小平和趙紫陽,反對“一國兩制”的創立者和領導者?


而夏寶龍近期的言論更是直接否定了鄧小平。一方面,夏寶龍引用鄧小平的論述“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但另一方面,夏寶龍卻隱瞞鄧小平論述的下文:“只要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都讚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 ”


習近平、夏寶龍和中共當局今日強調並讓香港親共分子鸚鵡學舌的,竟是“擁護社會主義制度”,且以此作為“愛國者”的條件。明明白白,就是對鄧小平的背叛。 鄧小平還論述道:“港人治港不會變。由香港人推選出來管理香港的人,由中央政府委任,而不是由北京派出。選擇這種人,左翼的當然要有,盡量少些,也要有點右的人,最好多選些中間的人。這樣,各方面人的心情會舒暢一些。”然而,對照今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走極左路線,用極左人物,凡事寧左毋右。 油腔滑調的夏寶龍,就是習近平重用的極左人物之一。作為習家軍人物、習近平的親信和心腹,前幾年,夏寶龍主政浙江,大規模拆毀教堂和十字架,瘋狂毀滅宗教,大肆迫害基督徒或天主教徒。夏寶龍的極左表現深得習近平賞識,於是調任港澳辦主任,用落後內地的極左手段,到文明之地香港去施展。按照鄧小平的定義,夏寶龍就是損害香港繁榮與穩定的罪人,不僅不是愛國者,十足就是叛國者。 由此也可見人治的可怕,如果鄧小平時代中國就有法治,把鄧小平當年的承諾以及中英聯合聲明法治化地固定下來,京、港兩地都遵守之,豈會有日後京、港兩地沒事找事和愈演愈烈的衝突?正因為是人治,換人,就毀了承諾。習近平需要準備著:今天的習近平可以背叛昨天的鄧小平;那麼,明天的中共領導人也可以背叛今天的習近平。 習當局圖謀改變香港選舉制度,企圖把特首、立法會和區議會完全變成中共的指定或變相指定,置廣大港人的主流民意於不顧,美其名曰改革選舉制度,實際就是破壞選舉制度。習近平政權左則左矣,卻彷如強迫症纏身,非得不斷進犯港人,竟一口氣不喘,恨不得一步到位,把“黨領導一切”強加於香港。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