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 中歐協議受阻法國撂重話:先解決新疆問題

今年早些時候,中共方面曾宣傳,中國與歐盟將在今年內達成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歐投資協定。就在這個月,中共方面還曾樂觀預告,將在12月22日與歐盟簽約。中共宣傳機器蓄勢待發,做好了慶祝和宣傳準備,要當成習近平當局今年內又一項“重大成就”。


然而,中歐投資協定卻在最後一刻泡湯。歐盟27國中,越來越多的國家反對與中國簽約。尤其在歐洲議會,該協定遭到成員國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該協定未能讓中國足夠多地開放經濟,也未能阻止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言下之意,中國必須完全開放市場;中國必須達到歐洲認同的勞工權益標準。稍後,作為歐洲大國的法國出面放話:如果北京不解決維吾爾人強迫勞動問題,巴黎不會同意中歐協定。


原來,自從中共集中營醜聞曝光,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新疆,中共不僅把數以百萬計的維吾爾人(以及哈薩克人)投入集中營,複製上世紀納粹德國的暴行,而且強制至少57萬維吾爾人從事採摘棉花的苦力,進而還堂而皇之地把他們生產的棉織品出口到世界各國。今年12月2日,美國政府下達製裁令,禁止進口來自新疆建設兵團的棉花和棉製品,因為,那屬於國際公約禁止的強迫勞動產品。


法國的表態,可謂一錘定音,讓中歐投資協定在最後一刻胎死腹中。12月22日,歐中雙方都被迫取消了原定的談判或簽約議程。眼看12月22日的期限已過,12月23日,中共總理李克強急忙向部分歐洲國家政要打電話,試圖做最後的挽回。但先後同西班牙與荷蘭首相通話後,李克強意識到大勢已去。


無奈之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只好這麼找台階下:“中國將在維護好自身安全發展利益的前提下,按照自身節奏,開展對外談判,努力與歐方達成一項全面、平衡、高水平的投資協定。”


言下之意,北京被迫接受現實:有關中歐投資協定的談判無限期推後。只是,需要在國內民眾面前顧面子,不得不來個阿Q精神:“按照自身節奏。”而中共發言人所說的“自身安全”,指的是中共政權的安全。暗示:中共對待協議,絕對不會因為有利於中國人民而簽,而首重考慮有利於中共政權。


其實,質疑中歐投資協定的,不僅僅是法國和歐洲國家,還有美國。特朗普政府告誡歐盟: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執行和核查機制,中方的任何承諾,對中國共產黨來說,都只是一次宣傳上的勝利。拜登陣營則喊話歐洲“再等一等”(等拜登上台後)讓美歐雙方“討論我們對中國經濟行為的共同擔憂。”意即,美歐應該對中共採取一致立場,以實現拜登陣營所宣稱的“最廣泛的國際聯盟”。


中南海應該心中有數,除非中共改變其新疆迫害政策,並改變其國進民退、反市場經濟的倒退政策(當下的標誌事件:習政權全力打壓中國首富馬雲及其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否則,中歐協定已無從指望。尤其,身為總理的李克強心下應該明白,在習近平、王滬寧等人的極左路線主導下,當下的中共,絕無改弦易轍的任何空間,類似必須保障勞工權益的中歐投資協定等對外協議,注定是一場泡影。


(2020年12月26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