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上海突然封城,习近平动态清零政策是否还灵验?

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已经两年多时间。如今,随着疫苗的普及,世界各国陆续解除疫情限制,各国民众的生活相对恢复常态。但在一直严格实施病毒清零政策的中国,却不断传出一些城市或地区封城的消息。3月底,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封城,大概显现了中国疫情走向的一个高潮,因为在此之前,深圳、长春等城市先后采取了封城措施,中国21个省市和自治区都出现疫情。上海封城之后,中国的防疫抗疫向何处去?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从今年3月28日开始,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突然宣布封城,随后出现了一些混乱,如抢购,打架,市民逃亡,当局甚至出动了民兵,为什么每当中国封城,都会出现混乱,是否说明当局准备不足?


陈破空:对,大瘟疫都已经两年多,这两年多中,中国不断出现封城,其中包括武汉、西安、上海、深圳等,每次封城都出现了大量的乱象,不仅是当局准备不足,而且是政策自相矛盾。另外,对情况也估计不足,总以为疫情已经过去,或者以为是中国防疫、抗疫成功,都过上了正常生活或者岁月静好。但是事实证明疫情一次又一次的反扑,恐怕在多方面证明,包括中国的这些医疗的无效、或者核酸检测有问题,还有政策-包括清零的政策-恐怕也不灵验。所以这些综合情况下,每一个地方宣布封城的时候,都是出现大量的乱象,抢购或者打架、或者市民逃跑,这些乱象都难免,即便是相对秩序比较好、比较文明的上海,都出现了惊人的乱象。这一方面也说明:当局的政策开始文革化,动用民兵就是这个标志。极端的封城、极端的管控措施,是一种文革化的表现。动用民兵,可以说是已经很多年不见了,就使人想到了文革时代、毛泽东时代。说明现在习近平当局走的仍然是一个倒退的路线,用旧的方式来对待新的情况。


法广:上海以精准防控著称,但是目前也走到封城的地步,这是否体现了中央政府与地方当局的矛盾?


陈破空:这里既体现了中央政府和地方当局的矛盾,也体现了科学防疫、还是政治防疫的矛盾。因为上海地方政府就在3月26号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上海不会封城、也不应该封城。市民都以为说,通过各种各样的封控措施,该解封了。结果到了第二天,3月27号突然宣布封城,分两步:浦东和浦西。这证明是受到了北京中央政府压力,说明地方政府扛不住中央政府的压力,做了不情愿的事情。另一方面,精准防控是上海良心医师张文宏提出的模式,在过去两年证明,跟全国各地相比比较成功。后来去年又发生了争议。张文红医生说,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就提出了新的思维,这就像欧、美防疫、抗疫模式一样。但没想到,却受到中共的左派、极左派、尤其是来自于习近平、习家军方面的围攻,党媒、党报的围攻。这个围攻之下,就看到上海执政的李强-尽管是习家军人物-他也保护张文宏。但是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张文宏受到围攻,最近还被撤职。也就是说,以上海张文宏医师为样板,有一个模式;在广州,有一个钟南山模式,钟南山,也就是封城、政治领导这个模式,就是科学防疫,还是政治防御?那么最后看,就是政治防疫站在上风,钟南山的模式占了上风,也就是说,习近平的模式占了上风。最后就是政治代替科学,政治代替医学,外行管理内行。所以当上海撤职了张文宏,围攻了张文宏之后,精准防控就不灵验了,就用上了那一套反科学、反医学的政治防疫模式。就是习近平的动态清零或者极端清零,所以最后上海也难免(受到)极端政策、极左政策的浩劫。


法广:中国在防疫抗疫过程中,动辄采取大规模核酸测试,建立大量的方舱医院,这些手段是否有用,还是另有原因?


陈破空:现在看来,中国这种动不动就大规模的核酸测试,大建方舱医院,跟它本身防疫抗疫的目的相矛盾,因为防疫抗疫是说:要保持距离,要尽可能清除病毒、减少传染。但是,中国一发现-哪怕只有一起病例、或者集体的阳性-,就立即进行大排队、进行核酸测试,而且不断地核酸测试。核酸测试过程中,我们看到,人们都是络绎的排队,到处是排长队、人挤人,这个本身就是一种聚集性的一种方式,可以导致更大的传染-群体性的聚集。另外,这些医生护士也加班加点,以至于有的医生护士本身都是阳性、本身都在发烧,上级还不让他们下班,结果他们在过程中,给这些被测试的人群也构成感染。另外,中国的测试模式是口腔测试,不像在欧美国家是鼻腔测试。这种模式也可以说是导致了传播传染。所以这个完全是跟它目的背道而驰。同样,建立方舱医院,也看到这个矛盾的现象,就是:方舱医院把有阳性、测试阳性,不管是有症状还是没症状的人全部关在一起,而且条件很差,条件很简陋,很容易(造成)交叉传染,或者群体性的传染,这些都跟它的目的相违背。而这些人的下落,最后都不知道是怎样的处理。


根据一些专家、国外的专家-被邀请过去参加防疫抗疫,最后离开中国、到了国外后透露说:这个大规模的核酸测试、还有疫苗,背后都有猫腻,有中共利益集团的权钱交易、官商勾结,都涉及到背后的经济利益,甚至涉及到中共高层的家属和人物,这就是说,核酸是一个产业,疫苗也是一个产业。尽管中国的疫苗已经被证明为无效或者低效,但是仍然是坚持用中国的疫苗,尤其大规模的核酸测试,里面都是巨大的利益。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不管是民众自费也好,还是保险公司出费,还是国家包揽-这些费用背后都意味着重大的腐败,因为目前的制度下,本来官场就存在重大的腐败,就在这些防疫抗疫的过程中,这个腐败也参杂进来,使防疫抗疫平添了一些诡异的色彩。最后受害的就是国民,也就是这些基层的民众、广大的人民群众。所以腐败,制度性的腐败,仍然是中国防疫抗疫的一个死穴。


法广:中国一直宣称是抗疫成功的大国,并宣传欧美国家抗疫失败,但现在中国疫情大面积反弹,波及半个多中国,中国抗疫模式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陈破空:中国宣传它防疫抗疫的成功,主要是通过它的宣传机构、党媒党报;而且它的统计数据跟欧美和民主国家不一样,它的统计数据是一种政治数据、人为的控制,说是中国整个大瘟疫中,只有4000多死亡,两年多数字都不变。实际上,这个数字在武汉、在湖北都不成立,因为远高于它的4000多,恐怕是百倍千倍都不止。但是通过表面上的数字宣布它自己的数字少,而欧美国家、正常国家、民主国家的统计,是重复的统计,把各种病例加在一起,不管是老年癌症、还是糖尿病,只要沾上一点新冠的感染,都算上。看上去,这些民主国家好像死亡数很大,不光是一个真实的交叉的统计;看上去中国的数字很小,而北朝鲜的数据更加是零,零感染、零病例,从表面的数据,他们就得出结论,中国防疫抗疫成功。而欧美国家失败。但是,看上去现在欧美国家逐渐趋于平静,不光是疫苗开发的成功,还有就是集体免疫,以及与病毒共存的这种政策,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但是中国继续坚持(自己的做法),于是疫情一反扑,就是鸡飞狗跳、到处封城。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的情况发展已经证明了中国的防疫抗疫模式失败,不仅是跟欧美国家对照相比失败,就是跟同是华人社会的台湾对比,都是失败,对所谓大国抗疫、中国模式,应该说可以宣告失败了。


法广:习近平的动态清零政策激起越来越多的争议,包括在中共党内的争议,在民间,包括上海,深圳和长春等地也引起广泛不满,您认为这种极端清零政策能否持续下去,会不会危及到他个人的权位?


陈破空:习近平号称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他亲自拍板的这个所谓“动态亲零政策”。实际上,现在看来是“病态清零”,也是极端清零,实际上是完全反科学、反医学的,是一种政治清零,是一种政治上的考虑,是所谓的“一刀切”,或者举国体制。以为是制度优势,但是现在看来,祸国殃民。不仅是没有有效地制止疫情,疫情一再又一再地死灰复燃,大规模地反弹,而且造成了社会的重伤、经济的重伤。在社会上,很多人不是因为疫情死,反倒是因为防疫控疫的措施极端而死。像病人不能就医死亡,或者是有人不能动手术而死亡,或者说有人甚至跳楼自尽。这种死亡数比它的封城或者是防疫抗疫还要多,疫情感染本身的死亡数还要多。所以这些都显得很荒诞、非常地自相矛盾,但是,习近平为什么坚持这一条呢,在党内也激起了争议,在民间也激起了争议、愤怒和不满,深圳甚至出现了抗议。他为什么坚持呢?我想这是政治上的坚持。他自认为,他不能够认错、不能够说他的政策是错的,这样会危及他今年追求的最大政治目标:就是连任,想长期执政。但是这个倒过来,也会危及他的权位,那就是党内斗争,尤其党内高层的斗争。由于他的清零,不仅重伤了中国社会、也重伤了中国经济,中国经济在过去四个季度,每季度都是断崖式的下跌。到第四季度,更是跌到低点。今年如果疫情反弹,继续用极端清零政策的话,恐怕中国经济继续重伤。这样的情况下,我想党内的反习派、党内的政敌,会跟习近平有一个说法,加上政治老人加进来的话,反过来会危及习近平的权力和权位,有可能使他的连任添变数。但是到目前为止,习近平看上去并不愿意改弦易辙,并不愿意轻易的认错,不想让他成为一个错误路线而定义下来。不过,这种矛盾和纠结有可能引发、激化党内的斗争,党内的矛盾、思想斗争、路线斗争、权力斗争,最后导致今年的二十大可能出现很多的变数、或者 重大的变数,包括习近平能否连任都存在重大的变数。

Recent Posts

See All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4月30日星期六。 在北京,中共政治有一个动向,那就是内蒙古党委书记换人。石泰峰退下来,换上去的一个叫孙绍骋。换下来之后有一个重大的看点,就是习李斗,习近平跟李克强的斗争。也事关20大的权力重组!因为在去年到今年的省部级换届中有一个异常的现象,这个现象就是大多数的省部级官员都下来了。要么是安到人大政协当一个闲差,包括习近平的亲信心腹,湖北省委书记应勇都是如此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看上去很不切实际。似乎进入了某种幻想症,或者妄想症。 就在全国动动辄封城,上海大封城,其他各地彭丽媛封城的情况下,他居然在最近的会议上提出了两个很不切实际的目标。一个目标是中国的经济速度要超过美国,再一个目标是中国要开始搞大基建。他是在两个会议上提出这些目标,一个会议是中央财经工作会议,还有一个是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就是在昨天。 都知道美国在大瘟疫期间是实行开放或者是半开放的经济。所

在中共政坛有重磅消息,突发消息。就是天津市长廖国勋突然死亡!中共官方发布的消息是说,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廖国勋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死亡。天津还搞了一个所谓的治丧委员会! 这是中共官方发布的消息。有没有可能是突发疾病死亡?有可能,但是可能性很小。这个是60后,年富力强。正在反覆提拔,没有见到有什么身体状况。另外天津的市委书记是李鸿忠,56年生,现在66岁。而市长廖国旭是60后,是63年生,现在是5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