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中國全面脫貧?習近平的陽謀

2020年11月23日,中國貴州省當局宣布:該省9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據稱,這是全國最後的一批貧困縣。12月2日,中共國務院扶貧辦宣稱:“今年是脫貧攻堅收官之年,在11月份,全國剩餘的52個貧困縣陸續宣布摘帽。至此,全國832個貧困縣已經全部脫貧摘帽。 ” 52個縣在一個月間紛紛宣布脫貧,平均每天有兩個或接近兩個縣做如此宣布。世上還有如此集中發生的巧合之事?無意間洩露,所謂脫貧,不過是數字脫貧、口號脫貧、政治脫貧。況且,全面脫貧、全面小康,竟是趕在經歷了美中貿易戰、大瘟疫、經濟全面下滑的2020年,何其可疑? 所謂832個貧困縣,是習近平於2015年制訂五年計劃--“十三五規劃”時所定義的,必須在5年內脫貧,這是事關習近平個人的政治承諾、政治任務、政治業績,故而必須實現。而實現這個目標,在一黨專政、一人獨裁的中國,並不難做到,那就是,黨的領導人一聲宣布就行了。黨領導一切,黨也領導數字。 口號脫貧倒也罷了,這裡,卻隱藏著一個陽謀。試看中共扶貧辦的宣稱;“剩餘的貧困人口正在履行退出程序。到年底,所有貧困人口也將全部退出。”既然沒有貧困人口了,政府也就不用再發放扶貧款了。 原來,過去數十年間,中國政府每年都開支一定扶貧款,成為中共政權的一筆財政負擔。而在習近平許諾實現全面小康的五年裡,2016年至2019年,當局宣稱:累計安排專項扶貧資金3843.8億元,年均增長28.6%;2019年,共發放專項扶貧資金1261億元人民幣。儘管,這些扶貧款項,受到各級官員的層層剋扣,不同地區,剋扣情況不一,但多多少少,還是有那麼一些款項到達貧困戶手中。 然而,只要2020年的歲末鐘聲一敲響,總書記新年致詞一宣布:中國全面脫貧,中國實現全面小康。那麼,所謂專項扶貧款就成了過去式,不復存在,因為,在中共的定義裡,貧困縣、貧困戶、貧困人口已經不復存在。由此,從2021年起,中共當局可以每年省下一千多億人民幣,至於轉為什麼用途?維穩費或軍費?就仍隨當權者之意了。 這是習近平的陽謀!從制訂全面脫貧的五年計劃-- “十三五規劃”,到斷供扶貧款的2021年,一路都是陽謀。 其實,自我宣布全面脫貧、全面小康,縱觀古今中外,只有今日中共一家。橫向看,歐美或亞太發達國家,沒有哪個政府曾宣布全面脫貧、全面小康,因為,它們深知,貧困人口永遠存在,標准或高或低,數量或多或少,不存在所謂一刀切的脫貧。 縱向看,中國歷朝歷代,間斷出現的大治、中興、盛世等,並非由當時的統治者宣布,都是由後來的歷史學家鑑定。舉凡漢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貞觀之治”、清朝的“康乾之治”,何曾由當時的統治者自行宣布?僅說那個緊跟在漢文帝、漢景帝之後的漢武帝,當政54年之久,自號“雄才大略”、“文治武功”、“開疆拓土”,但在後來的歷史學家筆下,不過是“窮兵黷武”、“好大喜功”、“勞民傷財”,不僅未被定義為“大治”或“盛世”,反而被認定埋下了漢王朝由盛而衰的禍根。 如今的習近平,權力慾和虛榮心十足,上台八年,經濟滑坡,國進民退,內政不彰,外交困頓,內外怨聲載道,卻藉助歷代皇帝都不曾擁有的宣傳機器—黨媒黨報,每天為他歌功頌德,每日置頂頭版頭條,用語言包裝和政治宣傳,自我宣佈為全面小康的“盛世”。未來的歷史學家將如何鑑定他?大抵逃不脫“暴君”、“昏君”這類定位。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