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特約評論:党内分歧严重,第三份历史决议悄然降调

中共于2021年11月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重点是推出第三份历史决议。但会议结束五天后,该决议才迟迟公布。显示,决议讨论过程充满争议、公布过程充满诡异。 该决议公布后,依照中共政治宣传和政治操作的惯例,官方和党媒必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予以大肆跟进炒作,谓之“贯彻精神”、在全国“掀起学习高潮”等。但意外的却是,该决议公布后不久,仅仅一两个星期,当局的态度,竟是忽然低调、降调、降温。 纵观近期党媒宣传和官员讲话,更多集中于“学习贯彻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而不是第三份历史决议。给外界的感觉,有意用十九届六中全会为主题来代替或遮蔽第三份历史决议。 该决议出笼之日,笔者就曾鉴定:第三份历史决议,名为“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但在习近平和习家军的把持下,硬是塞入大量私货,全文三万多字,有关习近平部分,竟多达两万多字;换言之,习近平仅当政9年,其所谓“贡献和影响力”就远远超过了百年党史的其余91年!这必然在党内引发争议和不满。而更为危险的是,在面向未来的“十个坚持”中,习派竟悄悄去掉了改革开放,这更必然在党内引发巨大争议。 事态的发展果然如此。到了12月,不仅第三份历史决议被党媒降调、低调,甚至束之高阁;而且,同是党媒党报,竟连续呈现调门相反的社评或文章,分别代表习阵营和反习阵营。有的文章只提邓江胡,只字不提习近平。代表作:中央历史与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有的文章则只提习近平,只字不提邓江胡。代表作: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权:《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有的文章大讲特讲习近平,如《人民日报》:《跟着总书记领悟党的宝贵经验-敢于坚持斗争》;有的文章则避而不提习近平,如《解放军报》:《育才首先要育心》。 第三份历史决议悄然降调,显示党内分歧严重。习近平曾指望通过这份决议来达成党内团结,实际的效果却是,这份决议出台,加速了党内分裂。 伴随着对第三份历史决议的降调、降温和束之高阁,中共近年的另一个说法也开始降温,那就是“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所谓“四个意识”,包括: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意即,以习近平为核心,看齐习近平。所谓“两个维护”,包括: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按照十九届六中全会和第三份历史决议精神,那就是所谓“两个确立“:确立习近平的核心地位,确立习思想的指导地位。 对“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的降调、降温,表现在近期会议或各类领导人讲话中,对“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很少提到、甚至完全不提。其中的逻辑就在于,鉴于第三份历史决议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或歌功颂德,那么,随着这份决议引发党内纷争、不受党内待见,那么,相应地,有关习近平的角色和地位,也引发党内纷争、不受党内待见。由此推知,习近平念兹在兹的二十大连任,并不稳当,并非定数,极可能受到党内各派挑战,进而极可能受阻。 相比于1945年通过的第一份历史决议和1981年通过的第二份决议,2021年通过的这个第三份历史决议,其内容之空、叙述之假、争议之大,足以让它成为历史上最短命的历史决议,甚至于,在不久的将来,该决议极可能遭到党内全盘否定,决议的炮制者极可能遭到党内严肃问责。 (2021年12月20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