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看懂西安悲剧,只须读懂西安人的三句话

从2021年12月23日开始的西安封城,持续到2022年1月,上演种种悲剧,震惊国内外。看懂西安悲剧,只须读懂西安人的三句话。 西安人说:外地人看西安,以为闹的是瘟疫,其实闹的是饥荒。 饿,饥饿,饥荒,成了这波西安封城的关键词,也折射了西安的最大悲剧。12月23日,当局突然宣布封城,且奉劝市民不必抢购,宣称物质储备充足;但四天后,12月27日,当局又突然宣布封城加码,原说每户人家每两天可以派一人外出购物的规定,瞬间取消。于是,饥饿和饥荒接踵而至。 这对民众而言,是猝不及防,大多数人毫无准备,都痛悔说“中了物质储备充足的邪”;对政府而言,简单决策,粗暴施政,政令一刀切,且朝令夕改,还想当然。 作为政府,明知自己没有能力为1300万人提供食物,却拒不通知市民提前储备,还轻慢地告诉市民不必抢购囤积。市民怒批政府懒政,质问:两年的防疫抗疫经验,得来的就是饥饿封城?其实,哪里是懒政、怠政、惰政所能形容?只有专政、恶政、暴政才能定义。 一日一餐,三日一餐,甚至三天都没有吃饭……是西安城内蔓延的惨剧。反美电影《长津湖》的编剧黄建新被困城内,哀叹:“我哪里知道有生之年还能挨饿!”有网民讥讽他:何不吃冻土豆?(《长津湖》电影镜头) 这些年,每当有人谈民主,共产党或亲共人士就说“民主能当饭吃吗?”笔者曾无数次回答:民主就是能够当饭吃!民主可以当饭吃,而且保障吃饭权;专制践踏人权,甚至不保障吃饭权。举凡毛泽东时代的大饥荒和北朝鲜的大饥荒,如果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享有民主权利、当家做主,能够选举和监督政府,统治者岂能胡作非为?岂能用错误的政策导致人为的饥荒?这次西安悲剧,再一次警醒世人:民主就是能够当饭吃! 西安人说:疫情没有控制住,人倒真是控制住了。 不仅人被控制住了,而且像牲口一样遭党驱使。半夜三更来砸门,突然叫他们起床,长串大巴车把他们拉走。老人愁,小孩哭。当家的,哭笑不得。谁叫这是一个“党领导一切”的国家呢?听党话、跟党走,这是政府从不间断的灌输。或稀里糊涂,或惊恐万状,就被连夜拉到所谓隔离点。冰冷的钢木床板,上下铺,一间房四个人或八个人不等,任你们交叉感染。数九寒冬,没有暖气,没有水,盒饭迟迟不来,孩子们饿得直哭。 原来,当局强求清零,并下达死任务,截至1月4日必须清零。乍一听,以为是病毒清零,其实却是感染人口清零。而清零的手段是如此简单粗暴:航空学院的师生、雁塔区和其他区的居民、城中村的外来人口,连续几个晚上,数十万之众,就被强制转移到设在郊区县市的隔离点(比如安康市下属的县市)。 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病毒清零还是感染人口清零?究竟是对付病毒还是对付人?究竟是消灭病毒还是消灭人? 西安人说:与其说是封城,不如说是封口。 西安封城,当局部署三万警力,其中两万多用于维稳。防病毒还是防人?一目了然。网警昼夜轮班,忙于删帖,任何有关西安的真相、西安人的抱怨、愤怒和痛苦,一律秒删。于是,西安人改写了辛弃疾的宋词。 辛弃疾原词:“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西安人改为:“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删。”辛弃疾原词:“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西安人改为:“青山遮不住,奈何他挡路。” 这里的“他”,指的是习近平。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顽固坚持清零的愚蠢和病态政策。西安人不解,质问:他为什么这样恶待我们?就因为他也是陕西人?不禁让人联想到一句老话:“老乡见老乡,背后开一枪。” 作为最高领导人和陕西人的习近平,这一回,对西安的封城和饥饿,他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一句话,拒不前往灾区视察倒也罢了(他多年就不去了),竟然连个类似往常的“批示”都没有! 西安在新年前夕封城,习近平和中共高层,依旧在北京庆贺新年,举办新春茶话会,大搞排场,张灯结彩,歌舞升平,吃喝自如。习近平在新年致词中,只字不提西安,仿佛那是中国境内不存在的地名;就如2020年,武汉在农历新年前夕封城,习近平等人照样在北京举行新春团拜会,只字不提武汉,仿佛那是一个中国境内不存在的城市。 窝在中南海深宫里的习近平们,且不说毫无悲天悯人的情怀,就说与世界文明相距有多么遥远?这个遥远的距离,恰恰可以测出中国人民的悲剧有多么深重! (2022年1月5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

人间四月天,好端端的一个大上海,忽然间沦为空城、鬼城、饥饿之城、恐怖之城。流行于中国的两篇网文《上海逝者》和《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描写了今日上海的种种惨状,仿如人间地狱,也抒发了上海人的悲情与愤怒。 其中一段,有关挨饿:“更多的人,是啥也没得吃了。这几天,众多的独居老人守到弹尽粮绝才发出求救要一口吃的,他们中有老教授,老专家,经历过浩劫年代,为祖国做出过杰出贡献,也有不缺钱的知识分子,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