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国与台湾,美国两党方向之异同

至八月下旬,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先后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各自正式推出正副总统候选人。美国大选气氛进一步升温,逐渐达至沸点。


关于台湾,2020年版的民主党党纲,引人注目地取消了“一中政策”,仅保留:“民主党信守对《台湾关系法》的承诺,持续支持在符合台湾人民意愿和最佳利益的前提下,和平解决两岸问题。”民主党似乎暗示:有可能对台湾和中国采双重承认,即双重建交,台海两岸都应该在联合国拥有席位,甚至认可台湾独立。


2020年版的共和党党纲,则维持了2016年版对台海立场的表述,强调《台湾关系法》和对台湾安全的六项保证。其实,2016与2020年版的共和党党纲,都没有提到“一中政策”,表述都是“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意即维持现状。这也是蔡英文总统和民进党当前的两岸政策。共和党似乎暗示:如果中共持续以武力威胁台湾、甚至武攻台湾,就是单方面改变现状,而美国有理由改变政策而完全站在台湾一边,不排除双重承认、双重建交,直至认可台湾独立。


从上可见,如何对待台湾和维持台海和平,美国两党的立场和方向大致相同。在这方面,特朗普或拜登,任何一人当选,中共都讨不到台湾的便宜、钻不了台海的空子。


而针对中国,今年大选期间,美国两党的态度似乎存在微妙的温差。


纵观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话题很少触及中国。最后一日,拜登接受提名后演说,仅一处提到中国:将把美国人所需要的医疗与防护设备生产线转移回美国,让美国不再遭受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摆布。


民主党大会较少触及中国话题,乃是着眼于当下的选举,而暂时淡化中共的角色。然而,不能排除的可能性是,如果拜登和民主党胜选,将转而把矛头指向北京,指控中共隐瞒和传播大瘟疫及其应负的责任。


至于民主党党纲,2016年版仅在7处提到中国,2020年版则在22处提到中国,大意是:中国在人权、安全、经济、科技等方面都是反面教材;要求中国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停止商业间谍活动;谴责中共迫害维吾尔人;将联合盟国共同反制中国。


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中国则是主题之一,不少演讲者都提到中国,并对中共展开全面抨击。国务卿蓬佩奥直言:特朗普政府将不会停止追责,直到让中国共产党对隐瞒和传播大瘟疫负全部责任。共和党代表大会还邀请了中国异见人士陈光诚到场演讲,显示共和党绝不坐视中共的人权迫害。


而就在共和党举行全国代表大会前夕,特朗普政府发表第二个任期的施政纲领,提出的十大施政项目中,第三条是:“结束对中国的依赖”。这是脱钩的暗示。具体还提到:把10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从中国转回美国、为这样的企业提供税务优惠;禁止从中国采购的美国公司取得联邦政府的合同;让中国对大瘟疫蔓延到全世界承担全部责任。似乎暗示:特朗普政府将在国家层面向中共提出追责索赔。


就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举行期间,8月25日,民主党拜登阵营发表声明,把中共在新疆的所作所为定义为“种族灭绝”,骤然提高了谴责中共的分贝。而美国媒体报道,共和党特朗普政府也正在酝酿,要把中共在新疆的所作所为定性为“种族灭绝”、“种族清洗”,指控中共犯下“反人类罪”。


事实上,近些年,对抗和反制中共,业已成为美国朝野两党、参众两院的最大共识。中共寄希望于拜登胜选而特朗普败选,但即便拜登胜选,美国对共产中国同仇敌忾的主流民意,也不大可能让拜登能往回走多少。而如果特朗普当选连任,中共的厄运只会加重。最终,侥幸心帮不了逆时代潮流而动的习近平政权。

Recent Posts

See All

九月,又是一波政变传言“习近平遭软禁”传遍墙内外、国内外、海内外,背景是习近平外访回国后消失十一天。至9月27日,习近平终于露面,似乎再次打破政变传言。有人于是问: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亲共分子甚至责备反共人士:习近平当政十年,你们都制造了多少次政变传言?其实,同样的问题,倒是应该问习近平本人:为何总有政变传言?你当政十年,都有多少次政变传言了? 其实,习近平自己应该很清楚,所有涉及他的政变传言,无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