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全世界追责索赔 中共或以战争回答

在今年四月初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说:“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这说明,习当局已经意识到,大瘟疫之后国际形势大变,旧有的世界格局再也回不去了。这正是各国,尤其西方各国的声音:大瘟疫之后,将重新定义与中国的关系。用“中国输掉了世界,中国失去了欧洲”都远不足以形容中外对立的严重程度,未来大趋势:不可能是朋友,只可能是敌人。


四月下旬,在陕西,习近平称秦岭“是中华民族祖脉”、“保护好秦岭生态环境,对确保中华民族长盛不衰,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说的是生态环境,其实指风水龙脉(中共的或习家的);说的是中华民族,其实指共产党或习政权。习近平强烈暗示:闯下这场大祸之后,可能亡党亡国。其实,不可能亡国,只可能亡党。


但是,习近平一上任就在内部会议上说白了:不要只谈发展经济,如果共产党的江山没有了,发展经济还有什么意义?意思是,维持红色江山才是共产党人的最高目标和重中之重;相比之下,所谓发展经济和国计民生都属次要,仅仅服务于巩固共产党的政权。换言之,在习近平的头脑里,亡党就等于亡国,因为共产党亡了,这个国家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正如朝鲜金氏家族的观念,如果金家世袭政权不保,朝鲜这个国家和民族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到那时,宁愿把朝鲜半岛变成一片火海,甚至,不惜用核武器与世界同归于尽。这正是金家三代拼国力发展核武并用核武叫板美国和国际社会的由来,强求后者承认金家世袭政权,并保障这个政权的安全。从金正恩到习近平,他们头脑中固执的,仍然是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名言:“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中共制造并传播大瘟疫之后,面对各国日益响亮的追责和索赔之声,中共的宣传机器亮出了口号:宁愿当头狼,决不当孤狼。中共毫不掩饰,承认自己是狼,是最坏的动物。由此也可以解释为何那两部中国电影以《战狼》命名,中共在乎的只是不当孤狼,要当头狼。其实,既是头狼也是孤狼。因为,自称头狼却并没有其他狼们的跟随。换言之,没有狼群,只有孤狼。中国大瘟疫不仅祸害了西方各国,祸害了188个国家,就连俄罗斯、朝鲜、巴基斯坦、伊朗等这些被中共视为盟友、半盟友或准盟友的国家,都陷入史无前例的大灾难,哪里还有跟随它的群狼?


中共自恃为核大国,手上握有核武器,不怕!比金正恩更有恃无恐。问题是,你有核武器,但你能用核武器阻止索赔吗?能用核武器挡住追责吗?能用核武器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吗?


于是,习近平们思谋,如何挑起战争?国际社会惊讶地看到,全球疫情如此深重,中共却趁机展开明目张胆的挑衅和扩张:不断升高对港人的打压和刺激,加快毁灭“一国两制”;不断用军机军舰袭扰台海、威胁台湾;不断用假冒渔船的特工船挑起事端,针对台湾、日本、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派出海上庞然大物-海洋地质八号,并带领10艘大型海警船,连闯越南和马来西亚经济专属区;公然宣布建立“南沙区”和“西沙区”,企图单方面把它霸占整个南海的图谋“合法化”;悍然与确保航行自由、维护区域和平的美国军舰对峙,动辄声称“包围”和“驱逐”……。


这就是中共的回答,对世界各国追责和索赔之声的回答。用枪炮回答质问,用核武威胁回答国际公道。正如中共在国内所为,用国家暴力回答民众和平诉求,用国家恐怖主义碾碎国人民主梦想。以进攻代替防守,以主动进攻代替被动防守,正像毛泽东所总结的那样:“因为像希特勒这样法西斯国家的政治生命和军事生命,从它出生的一天起,就是建立在进攻上面的,进攻一完结,它的生命也就完结了。”


中共从它出生之日起,就是纳粹德国的灵魂翻版。当今中共,愈加酷似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纳粹德国。当此之际,仍须重复笔者的老话:“对内镇压必然带来对外威胁”,“没有中国威胁,只有中共威胁,这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面临的共同威胁”。人类社会没有任何时候比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年代,更能直接而紧迫地感受到红色威胁、红色剧毒、红色祸害了!中共逼到了每个国家的家门口,中共深入到每个国家的后院。国际社会,全人类,退无可退。是可忍,孰不可忍!是还击和清算的时候了。

Recent Posts

See All

综合近期海内外消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出现变数。这是他念兹在兹、视为今年的最大政治,但因押赌乌克兰战争和上海封城的重大失败、连环失败,党内同僚对他忍无可忍。党内上下,不满声、抱怨声、批评声四起,各类消息不胫而走。在激烈的路线斗争中,注重民生和经济的李克强务实路线逐步胜出。 党媒党报随之出现微妙变化,连续多日,习近平的名字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占据头版头条,而时隐时现;早先的霸屏现象也逐渐减少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

大上海封城,大搞“动态清零”,即极端清零,天怒人怨。每天呈现的种种人祸,冲突、暴力、饥饿、死亡,震撼了世界,也惊悚了世界。上海人民展开各种形式的软抵抗、不合作运动,经由文字、录音、音乐、歌声,既记录了历史,也展现了抗争。 全世界围观上海、围观中国,实际上,无论上海还是中国,都成了国际上的一个大笑话。这个大笑话,并不属于上海市民或中国人民,而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大笑话,具体而言,是属于习近平的大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