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区议会选举意外成功 中南海不可坐失和解良机

11月24日,香港举行区议会选举,创下多项历史记录:最多投票人数,294万;最高投票率,71.2%。在总计452个席位中,民主派获得388席,取得压倒性胜利;建制派获得58席,只能用“雪崩”来形容,完全逆转四年前即2015年的区议会选举结果。作为香港经济的回应,次日(11月25日),香港股市大涨400点,恒生指数重上27000点,一扫阴霾。

这是一场重大选举,发生在香港民众大抗争近六个月的时代背景下,而整个投票过程大体和平、有序、公平、公正;这是一场全民公投,检测民心所向:大多数港人支持抗争或参与抗争,强烈要求双普选(直选特首和立法会)。

如果说,22年的不满和不定期抗议,未能让中南海听懂香港民意;如果说,近六个月的抗争,仍未能让中南海听懂香港民意;那么,这次民主派获压倒性胜利的区议会选举,能否让中南海听懂香港民意?

遗憾的是,似乎仍然未能。在北京,党的主要喉舌诸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对这场成功举办的香港区议会选举竟然只字不提,不报道,不评论。仅《环球时报》略有触及,却东拉西扯。官媒如此表现,无非两重用心:一则对中国内地民众隐瞒不报,继续让他们对香港的真实状况无知;二则顾及面子,香港建制派输,就是北京中央政府输。输了选票,却输不起面子,这是权力傲慢的独裁者之通病和顽疾。

其实,中共文宣系统大为失策。这次香港区议会选举,并未发生外界所担心的极端情况:北京可能找借口取消选举,可能通过大规模舞弊扭曲选举,可能采取超限战手段干涉选举,可能找理由不承认选举。然而,这一切都并没有发生,多少有些让人意外。(尽管有零星传闻:中共用大巴从内地载人到香港投票。即便传闻是真,载入数千人、数万人、数十万人,都不足以扭转香港民意一边倒的悬殊。)

在区议会选举中获胜的香港民主派两名议员2019年11月25日进入香港理工大学校园(美联社)

由此,中南海完全有理由为自己缓颊,找到台阶下,甚至“表功”:我们没有干预选举,我们没有取消选举,我们承认(默认)选举结果。进而,中南海可以表明:一国两制依然存活、有效、有生命力;港人可以通过和平有序合法的方式,即选举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进而暗示:双普选并非没有希望。

然而,北京的官媒和官员没有这样做,反而是隐瞒不报,或避而不提,或顾左右而言他,甚至于,继续攻击和污名化港人。坐失和解良机!这分明是一个转折点,一个三赢的机遇:让香港局势转归和平,让京港矛盾得以缓和,让中国国际形象多少挽回一些。中南海当权者的政治智商着实堪忧!

由王沪宁主导的中共文宣系统僵化到如此程度,几乎进入“脑死亡”状态。以习近平为首的这一届领导层,笨拙到如此程度:既学不会自我批评,也学不会自我表扬。笔者在这里所说的“自我表扬”,非指中共狂妄自吹的“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也非指习当局胡乱自诩的“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而指的是,适时地为自己解套,适时地把握机遇,做更多正面的事,减少负面的事。

换言之,既然这场香港区议会选举在大体和平、有序、公平、公正的气氛下成功举行,中南海,即北京中央政府,完全可以顺势而为,在香港事务上重新出发。在区议会选举的基础上,解开2017年人大831释法所编织的死结,重新开启双普选之路。即便,因顾及统治者面子而不愿直接回应港人五大诉求,至少可以通过只做不说的策略,在实际行动上回应港人五大诉求。如此,香港可以转危为安。进而,在真民主与真法治的轨道上,长治久安。

(2019年11月25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