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争一周年!习近平离京远走,密谋打倒李克强?王沪宁发动大批判

各位观众听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6月9日星期二。

今天是香港大抗争一周年。

在今天晚些时候,香港人民以流水式的抗议走上街头,大批民众打着雨伞,或者是撩着手机光亮,呼喊口号,先后出现在中环遮打花园,金钟道等闹市区,跟警察作游击式的周旋。他们喊的口号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还有人喊:香港独立,唯一出路!这显然是针对中共《港版国安法》这条恶法的口号。

香港大抗争在去年6月9日爆发。当天就有100万人上街,抗议中共推恶法《逃犯条例》,这个《逃犯条例》试图把非法绑架合法化。之后香港民众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游行示威集会,200万人大游行,还有80多万人的集会都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是中共率先采取了武力,先是教唆警察采取武力,用街头武力来对付民众。原先有良好声誉的香港警察后来被香港人民称为“黑警”,当然其中有很多混进了中共的公安国安在里边作乱。再就是中共唆使香港的黑社会对香港市民发动进攻,再加上大量的公安国安以便衣进入香港,搞绑架殴打,非法逮捕,还有强奸轮奸等,激起了香港人民极大的愤慨。所以在后来香港的勇武派登场,勇武派以正当防卫,自卫还击对中共作出了强而有力的回应,双方殊死搏斗长达半年之久。所以香港人民的英勇抗争震撼了香港,也震撼了世界,在人类历史上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

中共在今年制造和传播大瘟疫之后,抗争暂时转为低调。然后中共利用大瘟疫,民众抗议转为低调,推出比《逃犯条例》更恶毒的《港版国安法》,企图一举砸毁一国两制。这在国际上已经引起了反应,美国带头取消了对香港特殊地位的承认,这意味着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和国际金融中心,亚洲四小龙的地位,以及作为中国外资渠道等这些优势不复存在。但是习近平和共产党为了保党,为了保证权,为了保权力,保习近平的权威,不顾国计民生,也不顾香港的国际地位,恣意妄为,胡作非为,动辄就走极端,处处走极端,以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就在前两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答记者的提问。当时记者问:“目前在香港有37%的港人打算移民离开香港,你怎么看?”赵立坚只是非常轻佻和傲慢地回答:“我不知道你问他是什么问题,中国来去自由!”只有6个字。实际上这就暗示了,应验了我之前的,还有很多人一个判断:中共不在乎香港人出走,他要的就是留港不由人,要挤走香港人,巴不得香港人移民,移民台湾,移民英国,或者澳大利亚,或者是加拿大等等,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红色家族,红色权贵,这些共产党官员党员蜂拥而入香港去抢占要津,抢占经济高地,抢占地产,抢占股票,抢占各个市场等等,这是中共的打算。对共产党和习近平来说,一党之私祸一国之利,一家之私祸一港之利,这就是他们的作为。

截止到今年5月底,港府有一个统计。在过去一年的抗争中有将近9000人被捕,其中1700多人是未成年少年,有1700多人受到检 控,还有就是香港警察所发放的催泪弹多达16000多枚,发出的胡椒弹多达1万多枚。所有这些数字都创下了一个历史记录,不仅是香港的历史记录,也是世界的历史记录,各个城市抗争的历史记录。足见香港人民的抗争是多么英勇悲壮,可歌可泣,永垂史册。在14亿中国人之中,750万香港人是唯一还有气节,有脊梁,有骨头,有良知,有勇气的一部分人民。他们的,勇气,骨气和气节足以让任何独裁者惊恐万状,寝食难安。

在北京,几乎所有的官媒党媒都被动员起来围剿地摊经济,实际上就是围剿总理李克强。背后的总指挥显然是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最早是《北京日报》,背后是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指使,率先反对。李克强在5月底两会结束的记者会上称赞地摊经济,称赞西部城市,地摊经济让更多人就业,之后到山东考察推广地摊经济,说地摊经济和小店经济就跟高大上一样,都是人间烟火,是中国的生机,然后整个地摊经济在中国火了。但是活了不到一个星期,有人说不到两天半就被腰斩。在《北京日报》,在蔡奇率先发难之后,现在蔓延到其他媒体。包括中央级的《人民日报》,还有中央电视台都出来大批判,这些批判的调子先是说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然后《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以宣称说一线城市不宜上搞地摊经济,然后其他的媒体都跟进起哄,说地摊经济不能够一哄而上。他们咒骂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上,但是其实他们反对谈经济的舆论才是一哄而上!

所以背后的总指挥王沪宁可以说是呼之欲出。因为就在6月4日,新华社还发布了一系列的报道,说关于成都地摊经济的系列紧急叫停。由王沪宁主管的中央文明办室把地摊经济的文字和报告全部收回,全部删掉。而中宣部通过王沪宁和习近平的教唆,中宣部长黄坤明也发文叫全国各地不要提地摊经济,降温,甚至把地摊经济列为敏感词,不得去炒作宣扬。因此展开了一场大批判!

这场大批判对于中国的中老年人来说都很熟悉,实际上就是文革的调子,对古代来说是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对共产党来说就是毛泽东发明的“三军未动,舆论先行。”先是不点名批判走资派,然后发展到点名批判,然后发动到最后打倒,所谓批倒批臭。毛泽东时代的文革就是这么干的,三部曲,大批判,大围剿。从党报官媒的大批判发展到民间贴大字报,发动所谓枫桥经验,搞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或者是红卫兵搞大批判。先是不点名,后来就点名,然后就打倒。所以说这股逆流显然是冲着现在主政的党和国家第二号领导人,中共总理李克强而来。李克强现在可以说进入了一个艰难时刻!

另外一点跟文革很相像的,就是当王沪宁策动党媒党报对地摊经济,还有不点名对李克强进行围剿的同时,还大吹大捧习近平。习近平最近这两天正在宁夏自治区考察,考察的时候任何一句话,任何一张相片都被党媒官媒大捧特捧。比如说习近平在《人民日报》策划了一个标题叫《习近平宁夏考察,这张照片刷屏了》,说他去看一头奶牛,跟奶牛来了个合照。跟一头牛照了张相片就刷屏了,这简直是对14亿中国人民的侮辱,对14亿中国人民智商的嘲弄,仿佛14亿中国人民吃饱饭没事干,然后看到一张习近平跟牛照了一张相片就就疯了,就狂了,就刷屏了。什么叫刷屏?就是疯狂地转发,疯狂地刊登,疯狂地张贴,疯狂地点击赞,那就叫刷屏!所以王沪宁等人制造的所谓一张相片就刷屏不仅是夸大其词,而且是典型的假新闻,假消息。

不仅拿一张相片来乱捧,还把习近平的任何一句话都乱捧。比如提到习近平4月份去陕西,提到了什么要把红花木耳发展成大产业,然后又说走水的木耳火了,什么云州的红花也火了。就因为总书记的一句话,然后这个产业就火了,直播平台也火了。也就说看人,李克强说地摊经济,地摊经济确实火了,结果王沪宁等人出来泼冷水,要把真正的大火扑灭。反过来如果是习近平说的话,即便是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没有任何的影响,根本谈不上火爆,但是在王沪宁等人的炒作下那都是火了,火爆了,火光冲天了。

这种宣传手法,捧一人踩一人,站一人骂一人,实际上就是文革手法,就是毛泽东时代的陈伯达,姚文元他们非常擅长的文革手法。可以说成长于文革时代的王沪宁习近平等人深谙此道,深谙此法,所以就是用文革手法对待李克强。毛泽东当时的说法是把刘少奇,彭真,陶铸,邓小平这些人定义为走资派,所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最大的走资派,或者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要把他们批倒批臭。因此先不点名批判,后来点名批判,最后是政治上打倒。今天习近平王沪宁的做法正在重复前两步,先是不点名的批判,然后可能发展到点名批判,甚至有可能会走到第三步——批臭批倒。

就在北京高层斗争激烈的关键时刻,习近平突然到了宁夏,这符合他近两年的行事规则。一般北京一出事,高层有斗争或者是出现大事他就赶紧往外走。就像去年北戴河会议一开,因为对她不利,他马上去了甘肃,去参观西路军全军覆没的地方。今年更是如此,首先是3月份,政治局会议讨论接班人问题非常激烈,他就立即出走,出现在浙江,一呆就是几天。4月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前后,习近平也突然出走,现身在陕西,也是呆了四五天。到了5月份北京卫戍部队司令又出事,动向不明,习近平又突然跑到山西,在山西也是呆了四五天。这次北京高层斗争激烈,习近平突然就跑到了宁夏。在宁夏也是同样的模式,一方面是离开京城避祸,看看北京的斗争会向着哪个方向发展。另一方面也在外地煽风点火,比如说我昨天谈到的,他谈到了枫桥经验,也就是阶级斗争,也就暗示他要搞毛泽东那一套,大抓阶级斗争,用以阶级斗争为纲来取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就是要把路线斗争上升为政治斗争和权力斗争,也就是针对李克强。

为什么北京刮起了一股妖风,王沪宁悍然下令党媒官媒围攻李克强,而习近平有煽动习家军围攻李克强?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敏感的,有关两年后20大的人事布局和人事争端,现在都在卡位战。因为根据中共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六四以来有很多潜规则,其中有一个潜规则叫七上八下。就是在党代会换届的时候,治局常委级别的领导人如果是67岁或者以下的要继续留任。如果是超过了67岁,到了68岁或者以上就要卸任。这叫七上八下,所以到了2020的七大常委会就有一个敏感的年龄问题。到了2022年20大的时候,按照七上八下的这个潜规则,现在的七常委中,韩正,习近平和栗战书属于需要退下的人。因为2022年韩正68岁,习近平69岁,栗战书72岁,就属于八以上,应该是退下的人。反过来另外4名政治局常委中有3人同龄,是李克强,汪洋和王沪宁,都是1955年出生,到那个时候是67岁。而赵乐际更年轻,他是1957年出生,到时候是65岁。就这4人按照七上八下,他们属于67或者以下,可以留任。而4人中除了王沪宁是明显偏向习近平和极左路线之外,其他3人之中,李克强和汪洋属于相对开明的团派人物,而赵乐际至少属于中间派,或者说属于相对理性务实的人物。所以3比1,留下的结构对习近平习家军不利!所以提前两年,现在卡位战开打。开打的首先一个战役,或者说其中一个重要的战役就是他们企图拉倒李克强。

实际上这是在自去年以来,习近平,王沪宁,习家军这些极左派卡位战的第三波狂潮。第一波是针对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在去年四中全会的时候,不仅盛传要讨论接班人,而且盛传习家军王沪宁等人想把赵乐际拉下马,说要把赵乐际政治局常委的位置夺下来,然后填补上习家军的陈敏尔。陈敏尔补位,而赵乐际卸任,但是没有成功。因为赵乐际毕竟是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一方面受到政治老人的力挺,再就是其他派系也都挺他,加上习近平并没有邓小平或者是毛泽东那种权威可以中途换常委,只能等到党代会换常委,所以最后以失败告终。

第二波是在今年初以来,习近平,王沪宁和习家军又开始针对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王岐山不是政治局常委,是没有实权的国家副主席,但是因为在香港问题,美中贸易战,美中谈判等一系列经济发展的问题上跟习近平不咬弦,最后分道扬镳,日渐摊牌,习近平和王岐山彼此翻脸。这是我很多年前就预见的二王之争,习近平旁边有两个王,一个是王岐山,一个是王沪宁,从左和从右争夺对他的影响力,我说这种二王之争迟早会爆发。而现果然爆发了!相对来说,现在王沪宁对习近平的影响力和支配力占了上风,王岐山落败。这时候习近平,王沪宁和习家军试图把王岐山摒弃出局,一个是减少他露面的机会,再一个是打击他的经济命脉,还有把跟王岐山相关的人抓的抓,关的关,撤的撤,似乎也要把王岐山中途赶下。但是后来王岐山仍然露面了,尽管每月只有1次露面的机会,但是显示了习近平要扳倒王岐山,也没有那样的权力和威力。

于是现在又发展到第三波狂潮,就是针对总理李克强。他们利用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讲了真话,说中国还有6亿人只有千元的收入,一下戳破了今年全面脱贫,全面小康的神话。证明了习近平所鼓吹的,王沪宁所拼凑的所谓全面小康神话实际上是一个失败。尤其在大瘟疫的情况下,经济大滑坡的情况下没有人会相信今年会实现全面小康,或者是全面脱贫。但是王沪宁认为通过他的宣传机器只要宣传是全面脱贫就行了,只要用报纸来定义是全面小康就行了,他给一份稿子习近平让他宣布就行了,中国人民没话可说,也不敢妄加议论。如果是民间有议论,那是煽颠罪,煽动颠覆;如果是党内有议论叫妄议中央,似乎就要把全面小康,全面脱贫强加给全党和全国人民。但是不幸被李克强戳破,所以他们是又恨又气。再加上李克强一讲地摊经济,地摊经济在全国就火了,复活了,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所以习近平王沪宁等人就从羡慕嫉妒恨发展到图穷匕首现,就发动了对李克强的大围攻,大围剿,习家军人物赤膊上阵,对李克强进行围攻。然后是王沪宁的官媒党媒对李克强展开不点名的大批判,大围剿。

于是在这个时候,在国内外的互联网上也传出了一些奇谈怪论。有的劝李克强辞职,有的劝李克强下台,有的劝李克强退休。不排除少数一部分人天真地以为,李克强既跟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那就出污泥而不染,自己洁身自好,下台了事。这是一种天真的想法!还有一种说法显然是居心叵测,表面上关心李克强,实际上想劝李克强下来,给习家军极左派腾出位置。再一个实际上就是习近平王沪宁等人的图谋,试图趁机扳倒李克强,最好在20大召开前就扳倒李克强,然后把总理这个位置取而代之,由习家军的人物来当所谓代总理,然后在20大占据先声,占据优势,提前占据制高点,在权力斗争中以习家军压倒一切,然后继续拱卫习近平的位置,让习近平变相长期执政,终身执政。

但是显然习近平王沪宁的这条计谋不会得逞。第一,李克强久经沙场,不会软弱天真的那种程度,要主动提出辞职。第二,中共党内高层其他派系的拉锯战还在进行,政治老人都在对习近平施压,在这个时候其他派系和政治老人绝对不会同意习近平,王沪宁和习家军的这种倒行逆施和疯狂的围剿围攻。第三,现在习近平虽然掌握军权,但是他不敢动用枪杆子,他现在动用的是笔杆子。他认为他掌握了王沪宁,黄坤明以及网信办这一伙人,用笔杆子来占优势。一方面给自己造势,继续把自己塑造成所谓的伟大领袖,光荣伟大正确,永远没错,不管是发生了大瘟疫,经济大滑坡,香港大抗争还是国际孤立都继续塑造他,就跟当年塑造毛泽东一样。另一方面是通过笔杆子去污蔑,抹黑,还有丑化政治对手,丑化党的政敌,对李克强进行不点名的人身攻击和人身围堵。

笔杆子成了最大的武器!所以现在党内高层的斗争,或者是政治老人对习近平等人的斗争都可能围绕笔杆子展开。如果说反习势力,反习阵营能够稍有翻身的机会或者是能够略占上风的话,我想首先要处置的,首先要拉下的就是这个狗头军师,当代的陈伯达,当代的姚文元——王沪宁!再说就算习近平通过王沪宁掌握笔杆子来跟政敌作斗争,继续忽悠党内,忽悠天下,欺世盗名,不见得能够改变中共高层这种人事博弈。有关20大的人事布局,笔杆子不见得能够起到关键作用。党内高层的态度,个人的意向动向,还有政治老人的意向动向对接班人的布局,还有对20大的人事布局依然有很重大的影响力。甚至可能是个关键的影响力!

就在王沪宁自以为掌握笔杆子,自以为得计的时候,他手下的这些官媒党媒不断出洋相。最近两天又出了一个天大的洋相,就是作为王沪宁大外宣的一个媒体叫《欧洲时报》。这个《欧洲时报》落脚在巴黎,就像中共在香港的《大公报》,《文汇报》和凤凰卫视一样,或者是像在美国设的《侨报》一样。这个《欧洲时报》在最近两天登出一个非常可笑的标题——《港区国安法获得港民间近三千万支持》!香港的人口是750万,居然号称得到了3000万港人的支持。还有副标题是《美国制裁无碍香港经济发展,德国:愿当中美关系调解人》。大标题呈现的3000万人,这是多大的笑话!恐怕这个《欧洲时报》的这些主编和编辑连香港的人口都搞不清,连基本常识都搞不清。以为香港人口是7000万,所以有3000万人支持。或者以为香港的人口是1亿,甚至是7亿,所以有3000万人支持。出了这么天大的洋相,可见王沪宁主导的这些党媒官媒大外宣不说这些采编人员长期弄虚作假,就连一些基本的人文知识,基础知识都不具备,连香港的人口都摸不清楚就在那里舞文弄墨。这就应验为什么习近平老是重用那种如中专生陈敏尔,大专生李强来作为他的重臣或者是接班人,以对应他实际上的小学文化,小学程度。

最后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要退下来了,要调到联合国,明升暗降,闷闷不乐。这时候外交部的几个同僚就请他吃饭道别,包括华春莹,赵立坚和陆慷。赵立坚道:“耿爽你要走早点走。你一走,留下我跟华大姨妈两个人,我就更爽了。”华春莹道:“耿爽你可不能走,你走了老娘就不爽了!”这时候陆慷说话了:“你们俩怎么回事?人家早走晚走,人家爽不爽是人家的事,怎么能看你们两人爽不爽!”这时候耿爽抬头苦笑了一下,对陆慷道:“我爽不爽不重要,重要是看别人爽不爽。”陆慷道:“那是看华春莹还是看赵立坚?”耿爽道:“不是他们两个,另有其人,要看那个人爽不爽。”陆慷道:“你说的是谁呀?你说出来,别闷在心里。”耿爽苦笑道:“不好说,不能说,不便说。要不你们自己猜吧!”这时候华春莹说话了:“要不这样,耿爽你闭上眼睛,我们三个人猜,我们一人出示一样物品,然后你睁开眼睛看我们猜得对不对。”于是耿爽就闭上眼睛,过了一阵他听见华春莹喊了一声:“现在好了,你睁开眼睛吧!”耿爽睁开眼睛一看,华春莹手上拿着一只维尼熊,赵立坚手上捧着一个猪头,陆慷手上端着一盘包子。耿爽看了哭笑不得,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们个个都是明白人,平时双何必那么装呢!”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