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或将成为习近平的滑铁卢

习近平一上台,就以强硬和横蛮姿态示人,悖逆时代和民意,一路开倒车。近八年下来,治国理政一败涂地,落得个“总加速师”的绰号。内政外交一团糟,而最糟莫过于香港。


谁曾想到,一场摧毁香港的大风暴,竟来自于习近平家族的秘密?当一家香港出版社要出版一本名为《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的书,习近平竟下令国家安全部派出便衣特务跨境到香港和泰国绑架书商,并把他们秘密带回中国关押(2015年)。当一名中国富豪在香港无意间说出一件事 -- 他在帮习近平的姐姐和姐夫打理财产,习近平竟下令国家安全部派出便衣特务跨境到香港绑架这名富豪,并把他秘密带回中国关押(2017年)。


非法跨境绑架,这在习近平之前的任何中共时期,不敢想象。习近平之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由此可见;习近平之胆大妄为、胡作非为,也由此可见。


两桩坏事曝光,港人谴责习近平破坏“一国两制”,习近平干脆在香港强推《逃犯条例》,企图把非法绑架合法化,引发港人惊天大抗争(2019年)。最后,习近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坏事做到底,强推恶法 -- 港版国安法,彻底背弃《中英联合声明》,彻底砸烂“一国两制”,彻底砸毁“东方之珠”。


然而,习近平砸烂香港的同时,却也砸烂他自己,砸烂他自己的政治和历史定位。试想,香港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发源地,是中国经济起飞的火车头,是中国引进外资的最大窗口。而当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之后,更成为中国崛起与繁荣的象征。鲁莽、粗鄙如习近平,竟然说砸就砸了!而这又适逢中国经济大滑坡之际。


种种迹象显示,香港,或将成为习近平的滑铁卢、政治生命的终结站。


理由之一,港人不屈服。自从习近平推出《逃犯条例》,即港人所称的“送中条例”,港人即掀起大抗争,动辄百万人,乃至二百万人上街;当港警变黑警,对港人施暴,当中共唆使黑社会,对港人恐袭,港人奋起自卫,勇武派登场,英勇还击。大抗争持续半年,到2020年初,中共搞出大瘟疫,港人抗争才稍见平缓。


到2020年6月底,习当局悍然出笼恶法 – 港版国安法。表面上,把港人吓住;实际上,却深化了对立与仇恨。当习近平唆使林郑月娥再次逮捕民主派人物黎智英、周庭等人,以为用国家恐怖主义手段恐吓港人,却见证港人对被捕人士一边倒的力挺:他们抢购黎智英旗下的《苹果日报》、抢购他旗下壹传媒的股票、到他儿子所开的餐馆排队用餐,用另一种形式抵抗中共的入侵与霸凌。


理由之二,国际不放过。如果说,在贸易战、华为5G、大瘟疫等问题上,欧洲各国与美国尚有不同程度的温差,但中共砸烂“一国两制”,背弃中英联合声明、背弃英国、背弃国际社会,就让中共立即成为文明世界的共同靶子。各国纷纷谴责,并采取实际行动反制中共。其实,正是香港变局让西方各国找到了最大共识,或者说,香港问题成功促成最广泛的国际联盟。


理由之三,党内不同意。举凡习近平上任以来的“杰作”:经济大滑坡、美中贸易战、新疆集中营、大瘟疫、砸毁香港“一国两制”、砸烂中美关系,应该说,香港和中美关系成为党内最大的分歧。激烈争论并延长会期的今夏北戴河会议,主要就围绕于此。


习近平的狠恶与愚蠢,每每超越外界的想象,一再跌破世人眼镜。然而,他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心一意走极端,终将带着他的政治生命撞向南墙,甚至,跌下万丈深渊。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美國疫苗報捷,領先中國!大國競爭的又一個回合

2020年11月9日,就在新型冠狀病毒繼續肆虐人類之際,美國傳出捷報:美國輝瑞公司(Pfizer Inc., PFE)疫苗研發成功,有效率超過90%。參與美國輝瑞公司疫苗研製的,還有合作夥伴--德國生物公司BioNTech SE (BNTX)。它們成功研發出疫苗,被醫學界讚為“重大里程碑”事件。喜訊傳出後,美國股市大漲,全球股市也都應聲而漲。 美國率先成功開發疫苗,再次證明美國的生命力,不愧是全球

陈破空:以监管为名,马云们栽倒是迟早的事

11月初,就在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之际,中国官方四大监管机构突然约谈蚂蚁集团龙头人物马云等四人,而蚂蚁集团的上市也由此叫停。 据传,马云招惹了政府,是因为他“祸从口出”。10月24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讲话:“监和管是两件事,监是看着你发展,关注你发展,管是有问题的时候才去管。”“但是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不够,”“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我们不

2020美國總統大選喧鬧但平靜 「搖擺」華人籲既撥亂且反正

疫情下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至今已有9600萬名合資格選民透過郵寄等方式提早投下神聖一票,達到上屆美國大選投票總人數69%,同時已打破投票日前投票人數的紀錄。維珍尼亞大學預計,周二(3日)投票日結束當晚,將無法完成點票分出勝負人選,甚至由於點算不在席選票需時,各州法例又不同,恐怕到本周仍難有結果。本台採訪了四名持不同政見的政論人士,剖析美國華人和維吾爾人在大選中的抉擇。(馬立克/潘加晴 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