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杜羅準備出逃!美中決戰委內瑞拉。習近平隱衷說不出口,段子解說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1日星期四。

委內瑞拉的最新局勢,一架俄羅斯客機飛到了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據國際媒體報導,這架客機載走了20噸黃金。這20噸黃金,是這個一敗塗地的國家僅有的一些國庫儲藏。這個訊息顯示,委內瑞拉現任的所謂總統馬杜羅可能在做出逃的准備和的計劃,因爲俄羅斯有庇護獨裁者的傳統。像前些年,烏克蘭親俄的總統被人們以顏色革命推翻之後,就逃到俄羅斯,至今藏匿在那裏。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政權也是奉行親中親俄政策,他出逃俄羅斯,在俄羅斯打發餘生,完全這個有可能。把黃金運走20噸,一個方面是對俄羅斯的孝敬,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爲他下半生窮奢極欲的生活所做的一個准備。

根據媒體報導,這架飛機的飛行路線平時只是飛委內瑞拉東南部的城市,很少飛首都加拉加斯,所以這次飛到這裏很罕見。雖然說是客機,但是沒有多少乘客,只有兩名機員。而俄羅斯方面和馬杜羅方面都對這個消息不予置評,更加印證了馬杜羅准備出逃的一個跡象。

關於委內瑞拉在國內的局勢走向,反對派方面,臨時總統,國民議會議長瓜伊多繼續組織民眾進行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和抗議,要求馬杜羅下台或者重新舉行大選。人數動輒數萬人,甚至多則十萬人,十幾萬人和平請願示威抗議,舉行活動,跟馬杜羅的政權形成一個對壘。馬杜羅政權繼續依仗他所掌握的所謂軍隊,最高法院,選舉委員會,甚至最高檢察長等等這些機構,跟反對派分庭抗禮。其中一個跡象就是他不斷地跟軍隊搞軍事演習,呼籲軍隊效忠他。因爲他的軍隊的這些懷念奉爲爲國營石油公司的是負責人,號稱軍隊效忠,實際上是拿錢拿石油去收買這些軍頭來效忠自己。瓜伊多的反對派方面,開始鼓勵軍隊倒戈,民眾向軍隊發放傳單,要求他們脫離馬杜羅政權,站在人民一邊。如果這樣的話,當委內瑞拉舉行新的選舉,建立恢復民主之後,這些軍人可以得到大赦,因此雙方對軍隊展開了拉鋸。而軍人各有想法,越來越多的軍人認爲已經受夠了目前高物價,經濟困難,物資短缺的現狀,軍心出現動搖,所以馬杜羅抓緊收買他們。另一方面,馬杜羅手下的一個所謂總檢察長對瓜伊多發出了一個限制令,說他不能出國,要限制他的行蹤,表示好像要對他進行法辦。爲此,美國總統和政府方面對馬杜羅政權的這個行動發出了警告,說這是個危險的舉動,暗示這個舉動可能引發軍事干涉。

馬杜羅方面其實也有些軟化的立場。前段時間美國承認瓜伊多爲臨時總統之後,他宣佈跟美國斷交,並且說要美國大使館人員在72小時內驅逐離開。美國對他的宣稱不予承認,說他已經是非法總統。在這裏當然也對這個所謂最高檢察長宣稱對瓜伊多的一些限制也不予承認!而美國是承認了現在的國民議會議長,臨時總統瓜伊多。並且在昨天,美國總統川普跟瓜伊多通了電話,也是進一步的承認。而副總統彭斯則是會見了瓜伊多所任命的,委內瑞拉駐美國的臨時代辦。美國總統和副總統的這個舉動顯示對臨時政府,臨時總統進一步的承認。

馬杜羅方面的軟化表現在哪裏?一方面說驅逐美國的大使,但他後面改口說不再驅逐,而是說要在30天之內跟美國重新商討雙方的臨時代辦關係。因爲斷交,所以變成了代辦關係,他要在30天之內跟美國談判解決,實際上是個軟化的表現。另外他對反對派也有軟化,對反對派呼籲說要跟反對派對話。以前他對反對黨是不屑一顧的,宣稱反對黨的所有東西都是非法,甚至他繞過2015年選舉的國民議會,自己成立了一個所謂制憲大會去行使他所謂的權力。現在他呼籲要跟反對派坐下來對話,說要解決國家的危機,但是他作的這個呼籲實際上是有國際背景和國際壓力。因爲包括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在內的歐洲國家前幾天發出一個最後通牒,要求馬杜羅在八天之內重新舉行委內瑞拉大選,否則的話就會不再承認這個政權,而轉而承認臨時總統瓜伊多。因爲包括美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廷等多數美洲國家已經承認了瓜伊多爲合法的臨時總統。歐洲還沒有明確承認,但是歐洲表示認可委內瑞拉人民對民主進程的恢復。現在歐洲國家發出了這個最後通牒,就是如果八天之後馬杜羅沒有舉行大選的話,那麼歐洲就會正式承認瓜伊多爲合法的臨時政府,而且是要啟動政治進程。這個進程就是視馬杜羅爲非法,要通過各種政治或者軍事運作,使馬杜羅政權瓦解,使委內瑞拉恢復民主,重新舉行大選。在這樣的壓力下,馬杜羅才說要跟反對派談判。他一方面拒絕最後通牒,但是另一方面要跟反對派談判來解決問題,態度的進一步軟化之中。

國際上還有一些其他趨勢走向,除了美洲和歐洲這些動向之外,最大的動向是關於中國,中共怎麼面對這個事情。上週末在聯合國舉行了一場有關委內瑞拉危機的緊急會議,這個會議是由美國和其他美洲國家發起的。中共和俄羅斯試圖阻撓,在15個安理會理事國裏面,中共和俄羅斯的阻撓未能成功。他們投反對票表決,有些國家投了棄權票。但是15個國家中有9個投了贊成票,因此這個緊急會議得以召開而且形成了緊急的決議。聯合國副秘書長在會議上宣佈,要完全服務於委內瑞拉人民的福祉,促進委內瑞拉民主的恢復。所以基本上就定調了,那就是聯合國對馬杜羅政權不也予承認了。

在這個大會上,中共方面的代表在辯論中聲稱不干涉委內瑞拉的內政,又說委內瑞拉的內政沒有影響世界和平等等。實際上委內瑞拉是世界的一部分,當委內瑞拉內部出現動盪,出現了不民主,不和平的動盪,這就是世界和平遭受威脅的一部分。中共說世界和平沒有受到威脅,實際上已經受到了威脅。委內瑞拉有3000多萬民眾,是人類的一部分,所以它的和平就是人類的和平。哪怕像中東地區也好,其他地區也好,區域性的衝突,區域性的和平被破壞,都是世界和平的一部分。世界組織(包括聯合國)都有權和有責任去維護這樣的和平和秩序。

中共宣稱受到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猛烈批評。蓬佩奧說:中共支持委內瑞拉獨裁政權,非法政權是非常可恥的。對中共進行了面對面的直接抨擊!所以中美雙方又在聯合國交火,這是繼中美貿易戰,中美關於華爲公司的其他教量之外,又在聯合國國際舞台上直接交火。預示著中美關係的對抗在進一步升高。

中共方面的立場究竟是什麼?通過官方媒體,中共當局的表態已經看出來了。Ivf 外交部發言人被外國記者不斷問道,現在委內瑞拉出現了兩個領導人,兩個政府,你們究竟承認哪一個?外交部發言人始終不說名字,只說習近平主席的特使參加了1月10日委內瑞拉總統的就職典禮。也就是馬杜羅第二任期的就職典禮!但是第二個選舉一直沒有得到承認,他從當代總統開始就是違反憲法,第一個任期舞弊,第二個任期又舞弊,所以委內瑞拉人民主體不予承認,美國國家多數不予承認,國際社會上很多國家也不予承認。在這個情況下,中共繼續承認馬杜羅政權,不惜跟絕大多數的美洲國家爲敵。實際上這從戰略上來說很不划算,但是中共考慮的是他覺得委內瑞拉是他的一個立腳點。外交部發言人的反覆回答,已經反映得很清楚了,就是要繼續支持馬杜羅。

另外中共媒體的報導指向很清楚。像環球時報的報導,有個標題叫做《顏色革命解決不了委內瑞拉的危機》。在這個標題下,意思就是委內瑞拉發生什麼都好,哪怕是屠殺,哪怕是內戰,就是不要顏色革命。什麼叫顏色革命?顏色革命就是民眾通過和平的集會結社,遊行示威去變更一個政權或者變更一個體制。這些顏色革命在東歐發生過,在中東發生過在,在中亞發生過,在非洲發生過。所以中共非常恐懼,生怕顏色革命。他說的意思就是怕這種顏色革命會在中國重演,民眾通過和平的請願和抗議來更迭政權或體制,所以他非常不想。而中國的潛台詞就是非常替羅杜羅和委內瑞拉的獨裁政權叫屈,或者說替他著急。你們怎麼就不效法我們中共政權,我們30年前敢把軍隊坦克機關槍弄到街上去,對人民進行掃射碾壓屠殺!他巴不得世界上有第二個模式能夠效法中共,能夠直接鎮壓民衆。

實際上在多年前,在利比亞發生顏色革命的時候,開始利比亞的政治狂人卡紮菲曾經宣稱要學中共1989年的六四鎮壓。如果民眾起來和平請願,他會用軍機去轟炸宇宙,出動軍隊鎮壓民眾。後來卡紮菲失敗,中共搞得灰頭土臉,非常尷尬。卡紮菲不僅被人民所推翻,他的鎮壓無效,後來還被起義的民衆所殺死,尤其是卡紮菲拿他鎮壓利比亞人民的例子來比喻中共1989鎮壓人民的例子。所以中共搞得灰頭土臉,感到臉上無光。這次他在堅決反對在委內瑞拉發生顏色革命的時候,這個語言呼之欲出。哪怕你鎮壓,哪怕你屠殺,哪怕你血流成河,哪怕你內戰,都不要發生顏色革命。只要政權不更迭,只要獨裁政權在,只要自封的政權在。這是中共的一個政治想法,主要是爲他自己的政權著想。

環球時報還有另外一個評論:軍事干涉委內瑞拉,美不應該有的念頭。就是說美國不應該有這個念頭!因爲前幾天,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在記者會上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的記事本上落了一頁紙給記者拍到,上面寫著“會派遣5000士兵到哥倫比亞”。當時大家都認爲美國要派兵去干涉委內瑞拉,要推翻獨裁。而美國總統川普也說過,所有的方案都擺在桌子上,包括海上封鎖和軍事手段。也就是說馬杜羅繼續跟委內瑞拉人民對抗,跟國際社會對抗,繼續無視民主恢復,搞舞弊獨裁的話,美國不排除出兵。美洲組織和利馬集團在2017年就作出了決議,要不惜用軍事手段推翻馬杜羅政權,因此美國有這個打算。那麼中共就在社評中講,意思是說美國不應該有這樣的念頭。一個無外乎就是不干涉內政,再一個就是說軍事手段解決不了問題,又是如何亂局。

事實上我前段時間舉過格林納達的例子,1983年,列根總統干預格林納達,用軍事手段成功干預,使格林納達這個國家轉危爲安,後來恢復了民主,而且恢復了和平和穩定。當時美國的軍事行動得到其他七個加勒比海國家的支持,並且聯合出兵,一天之內就平息了格林納達的共產政權,使格林納達成爲一個健康的民主國家。所以這是成功的例子,格林納達還把那天(10月25日)定爲感恩日和國慶日,感恩美國出兵。

所以環球時報說的軍事干預不會有好結果,或者是一團亂,這個說法根本不成立。另外還找了其他一些理由,好像是對委內瑞拉如何如何的加深危機等等,這些都是強詞奪理的說法。其實中共在這裏還是暗示,很怕有一天美國的軍事干預會落到中國頭上。就像他害怕顏色革命落到中國一樣,也害怕美國的軍事干預落到中國。所以中共考慮的不見得是他在委內瑞拉的投資泡湯的問題,650億投資說是石油換貸款,還了430億,還有230億有可能泡湯被賴賬。這是一個問題,但是中共並不見得在乎這230億美元的泡湯,也不見得在於他在南美洲有個立足點,他僅僅關心的,是委內瑞拉局勢對中國的影響。委內瑞拉如果發生顏色革命,中國有可能受到涉及。而委內瑞拉如果出現軍事干預,就有可能創造一個先例,所以中共對此非常擔心。再加上這次美國已經創造了一個先例國際,主動承認委內瑞拉的反對黨。當委內瑞拉的反對領袖宣稱自己是臨時總統的時候,立即得到了美國的承認,而且多數美洲國家都跟進承認,在歐洲國家也都表示支持,即將承認。中共對面此非常害怕,因爲如果中國內部出現這種情況,那顯然中共會有土崩瓦解的危險。

實際上在1989年就幾乎出現了這個情況,如果按照黨指揮槍,當時的總書記趙紫陽完全可以號召軍隊,調整槍口,不要對准人民。因爲黨指揮槍,他可以號令軍隊。只是實權掌握在所謂軍委主席鄧小平手上,是鄧小平調集20萬大軍,圍困北京城,最後屠殺民眾。當時趙紫陽如果是振臂一呼,那他就可能成爲像委內瑞拉的反對黨,國民議會議長那樣。那個時候,人民站在趙紫陽一邊,軍隊站在趙紫陽一邊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可惜當時中國的情況,中共黨內的情況是另外一番圖景。所以這一直是海內外議論的一個歷史遺憾。中共現在爲了維持他的一黨專政,爲了維持獨裁統治,非常害怕這個局面出現,所以這一系列的社評顯示了他的心虛。但是委內瑞拉的局勢可以說是急轉直下,大方向基本上不會改變,不會朝著有利於中共的意志去發展,一定會操作文明進步的方向,民主潮流的方向發展。那就是跟中共的意志背道而馳,中共遲早會在委內瑞拉栽一個大跟鬥!據說有傳,中共已經悄悄跟反對派有所接觸,萬一馬杜羅倒台,中共會趕緊去跟反對派進行勾兌,這些消息不脛而走。只不過在面子上中共一定要咬住,說給中國人民聽,就是不承認顏色革命,就是不接受軍事干預,就是不接受政權更迭,不接受民主選舉,不接受真正的大選,真正的民主化。這是中共的潛台詞!

現在已經是月底,春節快到了,在這裏我給大家講一個段子,來比喻一下中共究竟是什麼心情!

總書記習近平跟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見面了,談起了委內瑞拉的局勢。習近平對王滬寧感慨道:“王滬寧同志,委內瑞拉最近鬧得很凶,這事兒影響可是很大,你看看我們要注意哪些?”

王滬寧回答道:“還是老辦法,委內瑞拉哪里出問題,我們就在哪里總結教訓。我們把他們的教訓當成我們的經驗,變教訓爲經驗,變壞事爲好事!”

習近平道:“說得有道理。但是委內瑞拉這次出現的情況是國民議會議長宣佈自己是臨時總統,然後跟總統馬杜羅分庭抗禮。如果這種事發生在中國,怎麼辦?”

王滬寧道:“那就看緊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和政協主席汪洋。一旦中國人民大規模地上街,我們就先把這兩個中國的議會機構負責人給逮起來再說!”

習近平道:“這倒是個辦法,要提前預防。”頓了一頓,又道:“如果中國人民大規模上街,怎麼辦?當年三十年前,鄧小平是出動軍隊坦克去鎮壓,但至今還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我們還受到一些制裁。那我們是不是還要用老辦法?”

王滬寧道:“不必要了,過去是玩明的,我們現在玩陰的,我們沒有必要那樣出動。如果有大規模的上街,我們事先埋地雷,到處埋地雷,各個街區都埋。如果中國人民大規模上街,我們就大規模拉響地雷,把他們大規模的炸死!”

習近平道:“這倒是個辦法。我怎麼沒想到!”又道:“但是現在委內瑞拉的消息對國內影響很大。一提到委內瑞拉,中國人民就有聯想,你說這怎麼辦?我不擔心錢,我只是擔心影響!”

王滬寧道:“習近平主席,請您放心。我們要加強輿論控制,我們要加強網絡上的收緊,控制所有的訊息。”

習近平道:“怎麼控制啊?委內瑞拉的事情一提,人們就會聯想!”

王滬寧道:“乾脆把委內瑞拉這個國名封殺了,把它變成網上禁搜詞。”

習近平道:“這倒是個辦法。不過美國要對付委內瑞拉,據說還要搞軍事干涉,要解決馬杜羅。”

一提到美國,王滬寧就說:“乾脆把美國這個國名也封殺,變成網上的禁搜詞。”

習近平道:“這好是好,但是我們中國正在跟美國進行貿易談判。在報導中不提美國的國名不太合適吧!”

王滬寧道:“那好辦,咱們乾脆把中國這個國名也封殺,變成網上的禁搜詞。”

習近平道:“哎喲,這還得了。我們今年要慶祝建國70周年了,不提中國的國名行嗎?”

王滬寧道:“這好辦,我給您出個主意。咱們修改憲法,改國名!”

習近平大吃一驚:“改國名,怎麼改?”

王滬寧道:“您忘了,我們有一個片子,我親自指導的,叫《厲害了,我的國》。我們就把我們中國的國名改成‘我的國’!”

習近平沉吟道:“我的國。這個……這怎麼解釋?”

王滬寧道:“您知道嗎?我們的片子叫《厲害了,我的國》,而網民諷刺我們,叫‘你的國’,不承認是他們的國。我們叫我的國,網民叫你的國,這不都是一樣嗎?最後就是你習近平的國,你的國!”

習近平恍然大悟:“此計大妙,這個辦法很好。他們說你的國,我們說我的國,最後是我習近平的。這很好,姓習,不僅黨姓習,媒體姓習,國家也姓習,這太好了!”

王滬寧又繼續道:“這改國名可是一舉數得啊!”

習近平道:“怎麼個一舉數得,你說來聽聽!”

王滬寧道:“你想想!你要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結果受到民間反對,說你是復辟終身制。我們對你打吹大捧,大書特書,受到黨內反對,說這是大搞個人崇拜,違反黨章。現在你一改國名,改成了‘我的國’,也就是你的國,改了之後後你想想,什麼都是你的,連國家都是你的,還愁什麼終身制,個人崇拜嗎?不存在了!”

習近平一聽,一拍大腿,大喜過望:“王滬寧同志,你真是聰明,你真是王狐狸,真正的狐狸,很有辦法。”

王滬寧道:“別叫狐狸了,狐狸不好聽,我還要夾著尾巴做人呢!”

習近平道:“夾著尾巴做人,那就是狐狸的姿態嘛?你就是名副其實嘛,何必謙虛呢?”

王滬寧一聽,哭笑不得。苦笑著說道:“好吧,習主席高興,怎麼叫都行。是狐狸也好,是豺狼也好,怎麼叫都行。誰叫我這麼精明呢!誰叫我這麼狡猾呢!”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這個大會不尋常,習近平用力架空某常委!

前兩天中共召開了一個全會,是中紀委的全會,全稱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十九屆世中全會。看上去場面很大,除了中紀委的全體成員出席之外,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七常委還有各種部門的這些領導人都出席。那麼中紀委主要是管腐敗的,但是這個會議所公布或者說會後所公布的一些查處的官員最多也就是省部級,大多數都是很低級別的、中下級別的一些官員,甚至於一些國營企業的負責人等等,顯示中共反腐態勢越來越低,根本達不到所謂中央級

放棄孟晚舟!保住任正非。劉鶴提前抵美,丟失重要頭銜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0日星期三。 就在美國宣佈對華爲公司提起23項起訴,並且提出正式引渡孟晚舟的要求之後,加拿大司法部公佈已經收到美國的正式引渡要求,將引渡孟晚舟。 在孟晚舟方面,她在1月29日採取了一個動作。他的律師向法院提出要求出庭,說是要對保釋的一些細節做一些調整。因爲有擔保人的物業股值下降,還有一個擔保人要加入他妻子的名分,所以法院開庭。前後開庭20分鐘,法院同意

正式引渡孟晚舟,起訴華爲23罪!美國挫敗重大紅色陰謀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29日星期二。 1月28日下午4:30分,美國的四位部長出現在記者會上。這四位部長分別是代理司法部長,國土安全部長,聯邦調查局長和商務部長。他在記者會上宣佈,美國政府司法部正式引渡華爲公司的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另外記者會還宣佈,美國的兩家聯邦法院對華爲公司和孟晚舟提起總共達23項刑事控罪。這兩家美國聯邦法院,一個是位於紐約布魯克林的聯邦法院,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