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表扬周市长,李克强公开叫板习近平!钟南山带头宣誓保密。伊朗高官集体圆了中国梦

話說大瘟疫蔓延,中國各地封省、封城、封區,在城市裡各小區紛紛設置暗語或者口令以防外人進入,這些口令通常是因為一黨,比如三個臭皮匠臭味都一樣,有朋自遠方來必誅之或者一切都像剛剛睡醒的樣子。

在北京在中共中央所這裡中南海也考慮設暗語和口令,作為三朝帝師政治局常委的王滬寧就想到他在給中宣部和五毛黨發指令的時候,凡是有批評中國政府就自問對方:「你還是中國人嗎?」所以他就建議這個口令設成問:「你還是中國人嗎?」答:「我是強(牆)國人。」但這個強國也可能是強大的強、也可能是高牆的牆都無所謂,反正發音一樣,大家一致同意。

王滬寧轉念又一想,作為高級領導人,比如說書記處以上、政治局委員以上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應該更安全一些,因為還應該有另外一套口令和暗語,他建議設成問:「你還是中國人嗎?」答:「我是馬列人。」這樣順便體現黨性,中共高層也一致同意。但因為有兩套暗語和口令,在警衛局裡面有些警衛班搞得清楚、有些警衛班就發生一些誤會。

有天晚上在中南海新華門有兩個警衛暫時值班,就看夜色中走來一個似乎臨巡的人戴眼鏡,穿著西裝像掛在衣架上一樣,他們就問:「你還是中國人嗎?」對方答:「我是馬列人。」這兩個警衛戰士沒有聽過這個口令,覺得不對阿就馬上疑心大起,就問:「什麼?你姓馬?」對方說:「我姓王。」警衛戰士又說:「你叫列人?」對方說:「我叫滬寧。」警衛戰士一聽什麼獵人?什麼狐狸?就上前叩問:「你是不是濫捕野生動物的,善吃野味的那種人?」王滬寧就沒好氣的沉著臉說:「我是馬列人。」警衛戰士說:「知道了,你就是馬背上的獵人嘛!騎馬的獵人。」王滬寧又沉著臉說:「我是王滬寧。」警衛戰士說:「知道了,你不就是馬背上的獵人,濫捕野生動物狐狸嘛!」王滬寧又重複:「我是馬列人。」警衛戰士問:「你究竟姓馬還是姓王?」王滬寧沒好氣的說:「你們知道馬克斯是誰嗎?」兩個警衛戰士就故作大驚小怪的調侃說:「你還是外國人呢!看不出來阿!」這兩人交頭接耳,結果有一位警衛戰士說:「你是不是就是那種黃皮白心的香蕉人?」這兩人說完哈哈大笑。王滬寧氣得臉紅一陣、白一陣,他又板著臉說:「我是王滬寧。」警衛戰士說:「還狐狸呢?」趕緊拿對講機叫隊長,隊長帶了更多的警衛戰士趕到,結果聽到這兩個警衛戰士會報,又是口令不對、又是獵人、又是狐狸,那隊長說:「還囉嗦什麼?」隊長大喊:「來人來車方艙醫院,帶走!」王滬寧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組人快速抬走,他口中大喊:「我是馬列人,我是王滬寧。」隊長冷笑說:「獵人?狐狸?你還念念不忘,你放心吧那裡有的是野生動物、有的是野味,讓你濫捕個夠讓你品嘗個夠。」王滬寧雙腿亂蹬,一隻鞋蹬掉了一隻鞋還在腳上,身體與地面保持平行,口中還在喊:「我是馬列人,我是王滬寧。」就被塞進一部警車,呼嘯而去。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說段子:習近平找馬雲談話,氣得當場倒在桌上!

習近平找馬雲談話 對馬雲說 你說 是中共中央大還是阿里巴巴大 馬雲道 當然是中共中央大 習近平又問 是中宣部大還是你的《南華早報》大 馬雲道 當然是中宣部大 習近平又問 是我的塊頭大還是你的個子大 馬雲道 也是大塊頭 我是小個子 當然是你大 習近平道 馬雲你服不服 結果沒有聽到回答 一看 馬雲不見了 這個馬雲到哪去了 到處看 看不見馬雲 結果聽一個聲音說 我在這兒 他一看 馬雲跳到一根樑上 抱著一

陳破空說段子:美國選舉難產,各國選舉花樣。那中國呢?

話說 各國的人在一起比試選領導人的效率 美國人說 在我們國家 上午投票 晚上就知道誰是總統 中國人聽了很不屑 說 傻不傻 我們中國人不用投票 去年就知道誰當主席 北朝鮮人說 那算什麼 你們不算什麼 我們打從小時候就知道今天誰要當委員長 日本人聽了 一臉困惑地說道 我們成天都在選舉 但是就不知道下任首相是誰 因為日本的首相是走馬燈似地換 一有錯就道歉請辭 安倍是個例外 一當就8年 連選連任 最後他是

陳破空說段子:胡錫進向習近平報告美國大選,拜登和川普都不穩,但有一人穩了

那就是在中南海 习近平高坐龙椅叫太监胡锡进打探美国大选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 胡锡进就大喊 报 习近平道 选情怎样 报上来 胡锡进回答 现在是特朗普领先 习近平问 特朗普稳了没有 胡锡进道 不一定 又过了一阵 胡锡进又进了大喊 报 习近平问 现在情况怎么样 胡锡进回答 现在是拜登领先 习近平又问 拜登稳了没有 胡锡进道 不一定 习近平着急了 究竟拜登和川普谁稳了 胡锡进后退几步 双膝落地到身拜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