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出性醜聞的國師見到習近平 ,建議這樣對付蒙古人

習近平的海外國師鄭永年回到中國北京見到習近平

習近平感嘆道 哎呀 鄭國師 你性騷擾 哪兒不能性騷擾

中國這麼大 你非要到國際上去性騷擾 出了這麼大的國際洋相

鄭永年道 我是想在中國搞性騷擾 但不知道習總書記批不批准

習近平道 我為什麼不批准 那沒問題 你想騷擾誰你說吧

鄭永年道 我想騷擾谷開來

習近平道 這個容易 谷開來現在服刑坐牢 你去騷擾她 相當於是革命的人道主義 我批准

習近平又問 你還想騷擾誰

鄭永年道 我想騷擾宋祖英

習近平道 這個容易 江澤民已經老了 你去騷擾宋祖英也是革命的人道主義 我批准

習近平又問 你還想騷擾誰

鄭永年道 不好說 不敢說 因為我說出來 你會說我是野心家不知敬畏

習近平道 好了好了 不好說就不說了

現在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現在內蒙古鬧得很厲害 你有什麼招數和計策

鄭永年道 我有上中下三策

習近平問 什麼是上策

鄭永年道 上策就是把內蒙古的蒙族人全部趕到外蒙古

讓他們走 就像我們在香港要做的一樣 留港不留人

我們在內蒙古可以留地不留人 讓這些蒙古人帶走他們的文化和語言全部走光

習近平又問 那什麼是下策

鄭永年回答 通婚 就像我們在新疆所做的那樣 強迫維吾爾婦女嫁給漢人

在內蒙古 我們要強迫蒙古族女人嫁給漢人 我們要強迫蒙古族男人必須娶漢人婦女

習近平道 上策太急 下策太慢 你是不是還有中策

鄭永年回答 當然有那就是我的老本行 老把式 我的看家本領

習近平大喊一聲 性騷擾

鄭永年感嘆道 習總書記 你是英明英明真英明

習近平問 那怎麼做

鄭永年道 如果蒙古族人搞抗爭抗議 我們就把我們的公安干警全部穿上便衣

混到蒙古人中間搞性騷擾 他們大規模抗議 我們就大規模性騷擾

一來可以鼓舞我們公安干警的士氣 二來可以打擊蒙族婦女的氣焰

一舉兩得 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抗議

習近平一聽 眉開眼笑 道 鄭永年 說你是我的國師 你還真的是我的國師

你這個辦法很好很妙 性騷擾是超現戰 也是我們的秘密武器

這樣吧 鄭國師 你帶著這件秘密武器——性騷擾

朝著蒙古草原帶頭衝

鄭永年響亮地回答 喳 奴才遵命

Recent Posts

See All

有一個重要黨媒黨報的總編剛上任,去拜會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就向王滬寧請教一個問題。 他說:“我常看到中國的法院判決,說某某犯人被判幾年,剝奪政治權利幾年。這裡的“剝奪政治權利”究竟是什麼意思?” 王滬寧就很嚴肅的,也很耐心的給他解釋:“剝奪政治權利就是剝奪這個犯人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也剝奪他們憲法規定的像遊行示威,集會結社,言論出版這些權利。” 這個黨報總編聽了就很不解的問:“問題是他

有中國人在街上撒傳單,警察蜂擁而至,把他抓住,結果所謂的傳單全都是白紙。他跟警察說:你看看是什麼?什麼也沒有。你們抓我幹什麼?傳單上什麼也沒有!警察說:我們知道你什麼意思。另外有人在街上喊口號,大喊打倒獨裁者。結果警察蜂擁而上,把他抓住。他說:我又沒說獨裁者是誰,你抓我幹什麼?警察說:我知道你指誰!所以這就是中國。有人還在上面加了一兩句,喊口號的人跟警察理論,問他:你說是誰?你說我說的是誰?有的警

普京跟習近平通電話。習近平說:“老普啊,你不行啊!” 普京說:“我怎麼不行?” 習近平說:“你說48小時拿下烏克蘭,拿下基輔。現在一個月了,你看你這仗打得多爛!” 普京回答說:“老習啊,不是我不行,是你說話不算數。你不支援我,你不力挺我。你說中俄合作上不封頂,你的援助在哪?你說你要力挺普京,你挺在哪?” 習近平也吧了口氣:“說,普京同志,你真的要我力挺?我給你講一下,恐怕對你不利啊!” 普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