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去世!六四被捕的最高官员。郑州女书记爆红后遭党报复,突遭白卫兵包围!德桑蒂斯光环盖过川普?麦卡锡准备接任众议院议长

赵紫阳的祕书鲍彤去世。鲍彤在北京时间11月9日早上7:08去世,享年90岁。鲍彤是1989年六四的象征性人物,是中共六四大屠杀之后被捕的最高官员。他当时是中央委员,是赵紫阳的政治祕书,是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室的主任,当时协赵紫阳主导了中国的政治改革进程。跟他一起工作的几位密友都逃到了海外,像严家其先生和陈一谘先生,一个是政治体制跟研究所所长,一个是经济体制跟研究所所长,都是赵紫阳体系内的人马。后来因为参与民主运动逃到海外,成了流亡国外的民运人士。陈一谘先生已经去世,严家其先生还健在。鲍彤先生去世,是90岁。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有可能鲍彤先生的去世也是受到了20大的刺激。因为他见证了一个总书记被软禁的情况,就是赵紫阳。他的上级赵紫阳被软禁终身,长达16年,从1989年到2005年去世。在20大开完之后,他看到了一个悲惨的结局。那就是改革的团派在20大全面出局,而极左的席习全面掌权。可以说是篡党夺权,通过舞弊和政变的方式,把前任总书记胡锦涛赶出会场。胡锦涛似乎也遭到了软禁或者变相软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高度怀疑已经高龄的鲍彤先生受了这一幕刺激之后病情加剧。因此在11月9日就突然去世,他是骨质异常增生。


鲍彤先生在1989年因为同情民主运动,支援学生,反对戒严,反对镇压。在赵紫阳下台之后,他也被投入大牢。投入大牢之后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在1996年刑满释放之后一直受到中共当局的严密监控,也可以说是某种形式的软禁。但是鲍彤先生一直保持了他的风骨,他的气节。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和人民鼓与呼。他能够发声的时候都尽量发声,对澄清历史和指明未来坚持他支援民主和宪政的立场。


鲍彤先生在给赵紫阳当政治祕书的时候主导过很多政策的出台。包括13大的政治文件,他是起草小组的组长。另外有一些重要的提法出自于他,比如当时为了安抚中共的左右派,取得一个平衡,当时就提出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说法。就是所谓党的领导是中心,经济建设,改革开放是两个基本点。再后来就是赵紫阳实质性主导改革和制定经济改革,政治改革蓝图。但是为了要礼让邓小平,邓小平是太上皇,垂帘听政,鲍彤提了一个建议说法,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说法。就是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这个说法出自于鲍彤。鲍彤告诉赵紫阳,赵紫阳同意了这个说法,对邓小平是一个安慰。但事实上后来经过历史的考证,邓小平最多是改革开放的总拍板师,总批准师。而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实际上是赵紫阳!赵紫阳从农村改革到城市改革,从经济改革到政治改革全面抓。他的改革范围超过了前总书记胡耀邦,胡耀邦主要是立足于政治体制改革,或者是平反冤假错案。赵紫阳的改革提出了很多方面,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发展中国的贸易,使中国成为贸易大国。另外从农业到工业全面发展,解决了当时中国的贫穷问题和温饱问题。同时中国经济起飞,在80年代奠下了强劲的基础。然后也奠定了贸易大国,制造业大国的基础,引进外资。所以实际作为前总理,前总书记的赵紫阳才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所以说邓小平是总设计师,只不过是一个礼遇罢了。


鲍彤一生中最有争议的有一点。就是赵紫阳在1989年5月16日,会见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说这句话导致了赵紫阳跟邓小平关系的决裂!当时民主运动达到高峰,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的时候已经是成百万民众在游行。因为戈尔巴乔夫主张改革,所以中国的学生和市民都向戈尔巴乔夫致敬。戈尔巴乔夫来访的时候,欢迎的地点和仪式地点一改再改。因为天安门广场已经被学生占领,作为民主圣地。戈尔巴乔夫跟赵紫阳会谈的时候,赵紫阳说告诉戈尔巴乔夫:我们党有一件事情,主要的决策是由邓小平同志拍板,由邓小平同志掌舵。这句话说了之后,李鹏立即到邓小平那里去告状。说赵紫阳出卖了邓小平,把这个党的机密公诸于天下。结果邓小平勃然大怒!这就是邓小平导倒向强硬派,跟赵紫阳决裂的由来。就是主张坚决戒菸和镇压,同时撤职和软禁赵紫阳。


赵紫阳说了这句话,但是别人的理解的并不是他的意思。另外他说对这句话感到很懊悔,不该说。但是这句话是鲍彤加进去的!当时赵紫阳很忙,日理万机,每天要处理很多事情。会见任何人,一份谈话稿就递到他手上。就是鲍彤在半天前拟定的谈话稿送到了赵紫阳的手上!其中就加进了这两句话,就是讲邓小平是决策人,是掌舵人。结果激起轩然大波!当然这是一个历史的考证,并不见得因为这一点就导致邓小平和赵紫阳的决裂,这只是一个偶然。恐怕两人在思想上,邓小平主张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而赵紫阳主张既要经济改革,又要政治改革。邓小平主张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赵紫阳主张接受民主和宪政,多党制。这两人可能在思想上有不同的想法!所以这只是一个导火索,导致两人关系决裂。所以鲍彤先生在其中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历史将来会怎么评价这个作用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应该说动机都是善意的,都是好的。客观效果可能不如人意,不理想。但是这的确是一个重大的历史引爆点!


在鲍彤先生去世前,他的夫人已经去世了。所以鲍彤先生在11月9日去世,恐怕在一定程度上也受了老伴去世的影响和打击。后来他的儿子鲍朴在香港建立了出版社,出版一些有重要价值的书。包括赵紫阳晚年的谈话,祕密录音等等。也对中国的人权民主进程,八九的一些重大事件,特别是高层斗争和赵紫阳的思想做了整理。这也是鲍彤先生最后对中国民主化,宪政前程的一个贡献。


关于美国的中期选举,这次创造了多项历史。就像出现女州长桑德斯,川普支援的前白宫发言人成为阿肯色州的首任女州长。还有就是原住民成为第一次成为议员,就是穆林,选区是奥克拉荷马州,也是跟川普关系不错。另外在伊利诺伊州还有一个25岁的一个Z代年轻人当选为议员!


这次有两个人物风头正劲,一个是佛州的州长德桑提斯,风头盖过了川普。这次选举中川普支援的人有人当选,有人落选。川普只能说是有上升,但是不尽如人意。而整个共和党的表现也是没有出现红色浪潮!只是共和党可能会在众方议院过半,数成为多数,有可能主掌众议院,参议院还未定。但是佛州州长德桑提期风头压过了所有人,他本来是全美50州评价最高的州长。他在主政期间的大瘟疫爆发,但是他对大瘟疫的态度一方面是继续开放社会,另一方面积极的防疫,另一方面发展经济。创造了佛州经济增长最好,治最良好,但是感染率和死亡率最低。这是佛州的一个奇迹!由于这样的一个奇迹,他在全美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这次他是以压倒一切的态势当选连任!他本来就在共和党里面紧追川普,成为总统候选人的第二红人。现在有很多人说他的风头盖过了川普!一些赌博业公司押赌,现在德桑得斯的赔率超过了川普。如果是押赌共和党的下一任当选总统,押宝德桑提斯是26%,而押宝川普是18%。也就是在某种范围的评价,德桑提斯已经超过川普。但是广泛的评议又是另外一回事!


另外还有一个人风头正劲,就是麦卡锡。现在是少数党领袖,现在很可能成为多数党领袖。他很可能接掌众议院,成为众议院议长,接任佩洛西,成为美国第三号人物。他现在已经积极准备!尽管共和党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但是取得过半数已经很不容易。他列出了这一个世纪以来,在短短两年内翻盘的情况只有四次。他说这是很不容易的翻盘,表明了对拜登政策的批判。现在他准备接手,党内还有其他人跟他竞争,就像众议院在共和党里面的党鞭。但是麦卡锡大概率会出任美国的下一任议长!


中国方面,郑州的那个爆红的女书记刘红英有了新的发展。现在发展到第三步了,她遭到了当局的报复。突然有白卫兵把她包围了,突然说她是阳性。周围的民众在鼓捣,说把她拉走!


怎么回事?刘红英第一次出风头是因为他出来喊话,说疫情期间她比老百姓还苦,她女儿18岁的成人礼她都没有参加。说的时候还想掉眼睛,还想哽咽。结果就被郑州市民起鬨,说她就因为没有参加女儿的成人礼就居然在那里诉苦。而郑州的老百姓跳楼死,饿死,不能看病死,飢寒交迫,高价菜等等,灾难完全没日没头。她居然在那里诉说她没有参加成人礼!这是第一次出风头,受到郑州市民的群起炮轰。


她的第二次出风头是跑出来说话。说怎么了?怎么了?我说话怎么了?我说话稿子都是经过上级审查的,我不是乱说的!都是经过上级稽核批准的,是他们让我说的!就等于出卖了党国机密,就是她前面说的成人礼是一个表演,是一个梗,是一个作秀。所以第二次出来说话就等于是出卖了党国机密!今天显示了一个视频,突然事情急转直下,她成了专政对象。看到白卫兵把他包围了,好像她出现了阳性,要把她转移,她拒绝接受转移。她坐在一个大白旁边,大白听说她是阳性,吓得跳起来跑了!然后周围密密麻麻的白卫兵把她包围。这时候周围居民在楼里喊:把阳带走,把阳带走!北方人说一些词只说一个简称,就是阳性。把阳性病人带走,把阳带走,把阳带走,就是把这个刘书记给带走。她就是这样对付市民的,现在她阳性了不应该带走吗?


所以非常奇怪。这个刘书记三天之内一波三折,现在成了专政的对象。我怀疑是她因为泄露了党国机密之后遭到了党的报复!党要她红码就红码,要她阳性就阳性。所谓的码完全是人为操纵的,就是可能党的内部从上到下下了命令,要收拾她。把她控制起来,不准她再乱说话了。怎么收拾她?最好的办法就是绿码转黄码红码,然后阴线转阳性。然后带走隔离,禁闭起来。甚至说得难听一点有可能会杀人灭口,把她祕密处置了都有可能!


这就是郑州爆红的女书记,最后得到了这么一个结局和下场。老百姓当然是拍手称快,但是老百姓未必知道中共党内的那些猫腻,就是把基层的书记当成牺牲品抛出去。而抛出去的方法很可笑!这个书记专门负责防疫抗疫,带领白卫兵包围老百姓。现在反而被白卫兵所包围,被带走。这就是文革的场景!文革的场景就是看到一些党政干部耀武扬威,甚至红卫兵领袖耀武扬威,去进攻别的老干部。去夺权,去造反,威风八面。武斗,文攻,用大喇叭喊,大字报等等。结果最后发现专政的铁拳砸到他们自己头上!红卫兵五大领袖全部被毛泽东投入大牢。什么剻大富,陈阿大,谭厚兰,王大宾,这个大那个大,最后都到秦城里去大去吧!然后一些党政干部也一样,头一天还是项目小组的组长,第二天自己成了被项目的人。当时林彪的一个部将吴法宪在回忆录中就有写道,有好多个项目组审理他这个大案。结果后来发现,这些项目组的组长,这些公安部的官员最后自己比他整的还惨。都给抓进了大牢,给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