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學 》之一 毛泽东:厚黑学的超级大师

Updated: Dec 11, 2018


毛泽东带领中共夺取政权,被认为“成功”。其实,毛所使用的,不过是一种古老的中国谋略, 那便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或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等计谋,在中国历史 上, 曾经被反复使用。仅举两例:秦朝末,楚地起兵反秦,楚怀王与众将相约:“先入咸阳者为王。”项羽(后称楚霸王)率军, 一 路猛攻,与秦军主力决战,建立灭秦首功。然而,刘邦(后称汉高祖)领军,一路避实击虚, 纵轻 骑,抄小路,趁项羽军与秦军苦战之时,抢先入咸阳。之后,刘邦又假意对项羽称臣,暗中 积蓄 力量,步步蚕食,最后击败项羽。


明朝末,李自成的农民军与明王朝长期鏖战,盘踞东北边陲的满清小国静观待变。李自成费尽苦 力,终于攻占明朝首都北京,尚立足未稳,满清军队就在明朝降将吴三桂的导引下,突入山海 关,击败李自成。进而以五万铁骑,杀遍全中国,打败了李自成军队,也灭亡了明朝,建立起外 来政权---满清王朝。


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发迹,乃是历史故技重施:利用日中战争,趁国军与日军血战,自己做壁上 观。共军假抗战,真避战,到处见缝插针,抢占地盘,扩大武装。待到日军退却,国军元气大 伤,养精蓄锐的共军趁势作乱,一鼓而得天下。用中文成语来说,那就是:趁火打劫,火中取 栗。



共产党挑起日中战争


事实上,日中战争,就是由中国共产党一手挑起,出自毛泽东的阴谋。日中全面开战,始于 1937年 7 月 7 日,中国称为“七七事变”,或“卢沟桥事变”。当时,日本在华北驻军 5000 人, 中华 民国在华北共有军队 10 万人(第二十九军),彼此原本相安无事。


作为中华民国的最高统帅,蒋介石不愿与日本开战,他的政策是“攘外必先安内” ,意思是,要 想抵抗外敌,必须先消灭内敌,即中国共产党。蒋常说:“日本是疥癣之疾,共产 党才是心腹大 患。”而当时,毛泽东带领的共产党军队,被蒋介石的国军包围、压缩在陕西省北 部一代,随时 可能被全歼。毛急于脱困,刻意要挑起日中战争,一旦国军与日军全面开战,共军 就得以逃生。 后来的情形,果然如此。


关于“卢沟桥事变”,中华民国政府的教科书曾有这样的简单记载:“民国 26 年 7 月 7 日晚

11 时,日军于北平(北京)卢沟桥一带进行演习,藉口一名士兵失踪 ,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 吉星文团长严词拒绝,日军恼羞成怒,发动突袭,国军守土有责,奋 勇还击。” 时任国军第二 十九军 219 团团长的吉星文,率先与日军交火,被称为“打响全面抗日 第一枪”。


日本方面,战后,有日军官兵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证词:“1937 年 7 月 7 日晚 10 时 40 分 许,日本步兵第一连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在北平西南 12 公 里卢沟桥北侧、永定河左岸荒 地进 行夜间军事演习(搜查失踪士兵)。演习结束后,在河畔龙王庙方向突然响了三发枪声。随后 清 水节郎中队长等人,看到在河畔和卢沟桥城墙之间,有人用手电筒发出明暗交替的光亮,随即 判 断中国士兵用暗号互相联络。”


日本陆军省兵务局长田中隆吉出庭作证时,直截了当地说:“卢沟桥的第一枪是共产党放的,事 变是共产党在卢沟桥两边放枪挑起。”他又说,这起事件,还有共产党和前日本驻天津特务机关 长茂川秀和勾结和操纵。后来,日本右翼谴责茂川秀和是“日本的犹大”。

绑架日本士兵,三声枪响,手电筒光亮,等等,都是共产党别动队的“杰作”,目的就是要引诱 日军与国军发生冲突。毛泽东挑动日中战争、让共产党绝处逢生的战略诡计,通过刘少奇(时任 中共北方局书记)的布署、张克侠(时任第二十九军副参谋长、地下共产党员)的配合、共产党 别 动队的具体实施,终于得逞。


对此,共产党方面一直不予承认。然而,2005 年 7 月 4 日,北京电视台的“社会观察”栏目播 出 一个专题节目,却泄露天机。张克侠的侄子在节目中回忆说:“当时张克侠接到顶头上司刘少 奇 的命令,认为北平的态势敌弱我强,应该主动出击,

就爆发了七七事变。”


另据《北京文史资料选编》第 9 辑,刊登张克侠的文章《在西北军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经

历》,张自己承认:“我在 1929 年就入了党。1937 年 4 月,肖明同志要我对日积极作战,以攻 为守。解放后,刘少奇同志让王世英找我,要我交还这个指示文件的原件。”当时,在共产党组 织关系上,刘是张的直接上级。


潜伏在国军第二十九军里的地下共产党人,异常活跃,影响到该军很多将领亲共。亲共将领之一 何基沣,时任该军 110 旅旅长,正是吉星文团长的顶头上司。挑起卢沟桥事变后,1938 年,何 基 沣秘密访问延安;1939 年,成为中共地下党员;1948 年,在国共内战的关键时刻,已经双双升任 国军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的何基沣和张克侠,率领国军第 59 军全部、第 77 军的大部共 2.3 万 人,阵前倒戈,导致国军防线出现重大缺口而溃败。



打抗日旗号,暗通日军


毛泽东挑起了日中战争,但自己并不抗日。他给中共制订了三项方针:“一分抗日,二分应付, 七分发展。”意思是:打着抗日旗号,但只用 10%的功夫从事抗日;用 20%的功夫应付蒋介石的 国 民政府;用 70%的功夫壮大中共自己的军力、扩大中共自己的地盘。

对日作战,中共方面能够提起的,只有两场战役:一是林彪指挥的平型关战役,二是彭德怀指挥 的百团大战。就这两个战役,都曾受到毛的强烈反对和责难。比如,针对彭德怀的百团大战,毛 严厉指责彭:“无端地把日军引向我方。”中共建政后 10 年后,彭受毛迫害,直到死,“勾结国 民党抗日”,都是彭的“罪名”之一。

林、彭等人,尚有民族气节,但毛只对夺取政权感兴趣。毛泽东不仅不抗日,还与日本占领军、 以及亲日的汪精卫政府暗通款曲,互通情报,在军事上协调步骤,共同对付蒋介石及其麾下的国军。毛因此被称为“汪精卫第二”。


日中战争,不仅解除了中共蜗居延安的危局,而且让中共空前壮大。从“坐山观虎斗”到“下山 摘桃子”,毛泽东利用日军与国军的全面战争,彼此消耗,从中渔利,最终夺权。毛夺取天下, 当上“皇帝”,成全他的“恩人”,就是日本军队。


1972 年 9 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也受邀访问中国,探讨日中建交事宜。田中角荣与毛泽东会 见, 就日本侵略中国表示道歉,说“对不起。”毛泽东却摇摇头,一摆手,当即回拒说 :“不要 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 怎么能够 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毛又说:“如果需要感谢的 话,我倒想感 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最后,毛很干脆地说:“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 们战争赔偿!”



毫无底线,冷血无情


自 1949 年起,毛做了 27 年“皇帝”。以其至暴至恶、至奸至毒,超过历史上任何暴君。毛打 天 下、坐天下的手段,不仅是迷信暴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且施尽阴谋兼阳谋,愚弄百 姓,铲除党内各派对手,独裁到最后一口气。

1940 年代,中国产生一本奇书,名为《厚黑学》,作者李宗吾,他总结了古往今来的中国帝王 术,简单说来,就是“脸皮厚,心肠黑。”并总结出厚黑学的三个层次:第一层次,“厚如城 墙,黑如煤炭”;第二层次,“厚而硬,黑而亮”(“心子漆黑,招牌透亮”);第三层次, “厚而 无形,黑而无色”。至厚至黑,天下后世,皆以为不厚不黑。对照之下,毛泽东堪称厚黑 学超级 大师。

毛泽东能够战胜蒋介石,秘密在于,蒋有底线,毛没有底线。蒋还讲究忠孝廉耻、仁义礼智信, 毛却背信弃义、六亲不认。1934 年,蒋为赎回被斯大林扣为人质的长子蒋经国,只得放走逃窜中 的中共红军。

后来,遭共产党设陷阱、又遭天真的民族主义者所逼,蒋又只得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 被逼与日军决战。而这类理由,从不可能构成毛的行事障碍。

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曾有三次打算对红色中国扔原子弹,但蒋不同意,三次阻止。而同样情形, 如果放在毛身上,有第三方要炸中华民国,毛必“乐观其成”。1930 年代,为了颠覆中华民国, 毛曾公开表示,他巴望“日俄两国瓜分中国”。


毛泽东冷血无情,连自己的妻子和亲生兄弟,都见死不救。1927 年,毛到井冈山打游击,将自己 的妻子杨开慧和三个儿子遗弃在长沙。而在井冈山上,毛马上就有了新欢贺子珍。1929 年,毛率 部攻打长沙,杨闻讯,带着三个孩子,在长沙城外苦等三个星期,但毛根本不考虑把他们接走。 1930 年,湖南省长何键将杨开慧逮捕下狱,要杨与毛断绝关系,杨不从,遭枪决。


1943 年,新疆省主席盛世才逮捕了正在新疆从事地下活动的共产党首领、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 当时,正值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时期,毛完全可以通过向蒋介石说情,救出毛泽民,但毛不闻不 问、见死不救。结果,毛泽民遭处决。



当面喊万岁,背后下毒手


毛泽东曾经对五个人喊“万岁”。第一个是王明,毛的党内劲敌。受到苏联支持。王从莫斯科回 到延安时,毛到机场接机,当面高呼“王明同志万岁!”不久,就与王斗争,并下毒谋害。第二 个是蒋介石,与毛争天下的对手。1945 年,毛赴重庆 ,与蒋举行“国共和谈”,当众高呼“蒋 委员长万岁!”随后,毛全面反叛,提出“打倒蒋介 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彻底推翻蒋在中 国大陆的统治。


第三个是达赖喇嘛,第四个是班禅喇嘛,毛夺走他们治下的西藏土地。1954 年,毛会见由达赖喇 嘛和班禅喇嘛率领的“西藏国庆观礼团”,毛当场高呼“达赖喇嘛万岁!”“班禅喇嘛万岁!” 五 年后,达赖喇嘛被毛逼走,流亡海外;班禅喇嘛被毛下到黑狱,摧残长达十年。


第五个是苏联领袖斯大林(Joseph Stalin),1949 年 12 月,毛前往莫斯科为斯大林祝寿,当众 高呼“斯大林万岁!”但当 1953 年斯大林死亡,毛便与苏联渐行渐远,直到完全翻脸,最后,联 合美国,对抗苏联。


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当面喊万岁,背后下毒手。这是毛泽东的惯技。三国时,曹操有一套厚黑 哲学:“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毛之黑心肝,活脱脱如此。


至于“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据毛的秘书李锐披露:1950 年,毛在审阅当年庆祝“五一节”口 号时,毛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的口号。之后几十年,这一标语口号遍布中国各地。自称信 奉“唯物主义”的的毛泽东和共产党,却穷尽了“唯心主义”的表演,自相矛盾,每每令人啼笑 皆非。比如,刚刚唱了一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共产党人的《国际 歌》)接着就唱出“他是人民的大救星。”(歌颂毛泽东的《东方红》)



残杀同僚,一个接一个

没有底线,是毛“成功”的关键。毛既无道德底线,也无人性底线,更无行为底线

。1970 年,毛在天安门城楼上,亲口对美国记者埃德加 📷斯诺(Edgar Snow)炫耀说:“我是和 尚打伞,无法无天。”


相比之下,彭德怀还想“为人民鼓与呼”,刘少奇还想搞点经济建设,林彪还不愿看到天下大 乱,周恩来还顾及外交形象,换言之,他们都还存有一丝半点的底线,或道德底线,或人性底 线,或行为底线,于是,他们就全都败倒在毛的辣手之下。


有人曾形容斯大林,说他具有“无边的内心黑暗”,与他相比,毛之“无边的内心黑暗”,有过 之而无不及。让环绕他身边的同僚,也防不胜防。


毛泽东自喻:“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毛善于权谋,精 于 权力斗争,与党内同志斗争,尤其残酷,往往置对方于死地。在毛反复导演的阶级斗争大戏 里, 传统杀戮底线被打破:把“逆我者亡,顺我者昌”,扩展为“逆我者亡,顺我者亦亡。”与 他 “出生入死”的战友和同志,许多中共高级领导人,都被他亲自迫害致死。

伴随毛的这些中共领袖们,曾经支持毛、屈从毛,或者,对毛的胡作非为听之任之 ,于是,酿下 一坛坛苦酒,最后,这些苦酒,都得由他们自己来喝。应验中国成语 :饮鸩止渴。请君入瓮。


王明,中共早期领导人、驻共产国际代表。1940 年代,日中战争期间,毛和中共蜗居延安。长期 在莫斯科受训的王明,被斯大林派回延安,对毛的地位构成威胁,毛便指使特务分次对王的食物 下毒,王经常腹痛,痛得大叫,甚至痛得在地上打滚。后来,王被迫回到莫斯科治病,毛才松了 一口气。


彭德怀,开国元帅。曾统领百万大军到朝鲜与美军作战。1959 年,中共举行庐山会议,时任国防 部长的彭,上书毛泽东,指出毛所掀起的“大跃进”,破坏生产,造成大量民众饿死,是一种 “冒进”。毛不仅不认错,反而诬陷彭反党。后来,彭被关入黑牢。文化大革命时,彭被五花大 绑,在群众集会上遭到公开批斗,并遭暴力殴打。1974 年,彭因患直肠癌,被送进医院,但病房 的所有门窗被黑布遮严,白日也如同黑夜,他巴望能看见一线阳光,竟不能如愿。同年含恨而 终。


刘少奇,国家主席。针对发生在 1960 年代初期的大饥荒,刘认为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含 蓄批评了毛泽东。毛想打倒刘,无从下手,便发动全国范围内的文化大革命,鼓动青少年造 反, 攻击刘、以及支持刘的各级官员,毛的最后目的,是要打倒刘。由中学生组成的红卫兵,在 毛的 教唆下,把身为国家主席的刘从中南海揪出来,公开批斗;又把刘的妻子王光美揪出来,公 开批 斗,还用乒乓球串成项链,挂在她脖子上,公开羞辱。1969 年 10 月,身患重病的刘,被 押到河 南省开封市,关在地下室,衣服遭剥光,手脚被绑在床上,只盖上一条毯子。刘发高烧, 得不到 治疗,很快死亡。死前,因无人给他理发,留下的白发达一尺多长。

贺龙,开国元帅。延安时期,毛泽东想跟江青结婚,周围同志怀疑江青的背景,尽都反对这桩婚 姻,只有贺支持,他拔出手枪说:“堂堂一个大主席,讨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谁再议论我枪毙 了他!”文化大革命期间,贺龙与刘少奇关系密切,毛泽东怀疑贺要搞“兵变”,便指使周恩来 将贺龙逮捕,关入黑牢。贺患有糖尿病,极度口渴,需要喝水,但看守却偏不让他喝水。有一天 下雨,贺拿一个破碗,伸手从铁栏杆外接了一点雨水,正准备喝一口,竟被看守一脚踢掉。因没有水喝,贺不得不喝自己的尿。1969 年 6 月,贺龙惨死。死前,唯一的心愿,是“想吃一口猪 耳 朵”,被看守无情拒绝。


陶铸,副总理。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时,陶被毛泽东突击提拔为政治局常委。但毛随后发现,陶对 毛,并不全力拥护,反而同情遭整肃的刘少奇等人。毛于是指控陶是“中国最大的保皇派”,将 他囚禁。1969 年,陶被押到安徽省合肥市关押,患上肝癌,毛故意指使手下拖延治疗。因手术太 迟,陶于当年 11 月死亡。


林彪,开国元帅。历任国防部长、中央副主席,文化大革命中,被法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写进 党章。后来,毛感觉林在军中势力强大,无端怀疑林不忠,设计加害。林闻讯不安。1971 年 9 月 13 日,林乘飞机出走,打算投奔苏联,飞机却在蒙古沙漠坠毁, 林 和妻子、儿子当场身亡。林的飞机,极可能被毛下令发射的导弹击毁 。这一坠机事件,至今 仍是历史悬案。



人民大会堂,谋杀朱德


尽管铲除了一个又一个党内对手,临终前,毛泽东仍不放过两个依然活着的“不倒翁”:周恩 来,朱德。病重的毛,想让自己的妻子江青继位,对周和朱这两位超级元老,很不放心,担心他 们德高望重,如果死在毛之后,可能号令全党。于是设下毒计,要让周和朱“先走一步”。经过 毛与亲信的一系列密谋,毛最终得逞。周死于 1976 年 1 月 8 日,朱死于同年 7 月 6 日,毛死于同 年 9 月 9 日。其中大有名堂。


朱德,中共最资深的领导人,早期任红军总司令;日中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总司令 ;内战时期,任 解放军总司令。红色中国建立后,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简称人大)委员 长。朱老实忠厚,毛 觉得有安全感,一直保留朱的高位。但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毛依然在党内 批判朱,让他“靠边 站”(剥夺其实权)。


话说 1976 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三人,分任党、政府和立法机构首脑。历经无数次残酷无 情 的权力斗争,毛早已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周朱两人,不过是附庸或花瓶,其命运由毛摆布。 然 而,权力似乎与健康成反比。就身体状况而言,三巨头晚年,朱最强,周次之,毛最弱。


自井冈山时代,毛就拖着一个多病之躯,常发疟疾。到延安后,又被严重的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和 便秘所困扰。到 1949 年建政后,健康更是每况愈下,罹患多种疾病。1950 年代,毛曾在通信中哀叹:“不久就要见马克思了。”毛健康不支,也是他在 1959 年被 迫让出国家主席、自己专任党主席的原因之一。到了 1970 年代,毛健康更形恶化,林彪事件 后, 毛昏厥数日,几乎丧命,又患白内障,失明一年多。从 1975 年开始,严重的下支气管炎, 使毛呼 吸困难,吐词不清,终日淌口水。


至于朱德,到 1976 年,虽然年登九旬,却并无大恙。然而,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1976 年 6 月的一天,毛的亲信、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用电话通知朱德,下午两点半在人民 大 会堂会见澳大利亚总理。朱依往日习惯,提前半小时到达那里等候 。时值炎夏,室内却未开空调,酷热难当,朱汗如雨下。良久,空调突然大开,温度越来越低, 室内越来越冷,外宾竟又迟迟没有出现,在先热后冷中,九十高龄的朱德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 后来查问,才被告知,会 见时间改在四点半。


当晚,朱德突发重病,紧急送医。按照惯例,当班医生需从中央保健局调到朱的病历,然而,情 形如此紧迫,却竟然调不到病历。原来,两天前,朱的病历已经被人神秘调走。医生无奈,仅按 常规开药。朱病情日重一日,十余天后不治身亡。事后 ,朱家觉得事有蹊跷,要求查证,却得 知,那位给朱治病的当班医生,已经突然死亡。

朱德妻子康克清后来逢人便说:汪东兴(时任中央警卫局长、毛的亲信)一日不开口,真相一日 不 得白。她暗示:朱德死于谋杀。



拖延治疗,害死周恩来


1972 年 5 月,医生在对周恩来做例行小便检查时,发现异常。经专家会诊,确诊是膀胱癌。这 种 癌症,治疗时机非常重要,早发现,早治疗,成功率很高。医疗组立即向汪东兴报告,并建议 立 即做手术。


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文革后,毛泽东大权独揽,政治局以上领导人做手术,需经毛批准。换言 之,毛掌握了所有政治局成员的生杀大权。汪东兴向医疗组传达了毛的四条“指示”:不要告诉 总理和邓大姐(周恩来妻子邓颖超),不要检查,不做手术,注意加强营养和护理。医疗组得到 这 一奇怪“指示”,惊讶不已。汪让他们“稳住”,并说:“这件事要听主席的,要跟主席的思 路,主席正在考虑全局的问题。”而毛的所谓“全局问题”,无非就是要让周恩来先他而死,为 江青和毛远新(毛的侄子)接班铺路。于是,周的病情被人为地拖了下来。


1973 年 2 月某日,周上厕所,突然排出大量血尿,染红了整个马桶。事情无法再瞒下去,医疗 组 再次向上报急,却遭到汪东兴的训斥:七老八十了,做什么检查,不要慌嘛!坚持“要听主席 的”。最后,叶剑英(副主席)利用陪毛见外宾的机会,拿着周的血尿瓶子问毛,毛才勉强同意 为 周做检查。但毛仍然强调:只准检查,不许做手术。


同年 3 月,周第一次入院检查。因医疗组人员都敬重周,就暗中违抗毛泽东之命,在给周做膀胱 镜检查时,悄悄烧掉癌变部分。虽如此,却已经错失最有利的治疗时机。在后来两年多时间里, 癌症反复发作,周受尽了苦,遭尽了罪。


1976 年 1 月 8 日晨,周恩来死亡。毛泽东闻讯后,一言不发,各方讯问如何为周办理丧事,毛 一 律不做答。下午,毛的住处,突然响起霹哩啪啦的鞭炮声。警卫人员愤愤不平:总理刚去世, 谁 在放鞭炮?原是毛泽东贴身秘书兼“宠妃”张玉凤。面对质问,张理直气壮地回答:“是毛主席 叫放的!”


毛把那场千百万人参与的“革命”,变成了为他一个人的“造神”运动。毛主宰一切,连周恩来 能否治病、江青能否走出中南海,都必须由毛“钦定”。那一场以“ 解放”为名义的“革命”, 不仅让中国民众失去了自由,也让中共高官(革命的领导者)失去了 自由。在当代奴隶主毛泽东的 淫威下,他们都变成了奴隶,戒慎戒惧 ,惶惶不可终日。事实上,在毛统治下,现代中国,再现 奴隶社会,超过中世纪的黑暗。

历次中共内斗,毛泽东都成为赢家。赢家通吃,渐渐成势。至今,有人盲目崇拜毛 ,依据就是他 的“成功”:成功夺取政权,成功维持独裁。“成者为王败者寇”,不少中国人, 认的就是这个 “理”。


毛行为如此,带动中共党内,比恶斗狠,形成逆淘汰机制。好人或较好的人,被打倒、被整死, 坏人当道,恶人当家。谁更恶更狠,谁就更占上风。毛至凶至残,最恶最狠,自然独占鳌头。曾 任中共总书记的陈独秀、胡耀邦、赵紫阳等,仅因良知尚存,一夕流露,就免不了出局。



一代屠夫,嗜杀成性


毛奉行斗争哲学,即为暴力哲学、仇恨哲学。为了攫取权力,毛习惯于与人为敌、与邻为壑。不 仅把国民党当敌人,也把自家人当敌人(或潜在的敌人)。任何人对他稍有微词,就已经在他思 谋 的清洗之列。杀人,有时是借刀杀人。早在江西时,因派系纷争,毛谎称抓 AB 团,策动红军杀 红军,十万红军倒在毛派枪口下。


不论战乱还是和平时期,毛泽东都嗜杀成性。文革后曾任中共组织部长的胡耀邦,曾这样总结毛 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一亿人受到批斗,八万个家庭被彻底消灭,五百万人被判刑,七百零三 万人被打成终生残废,二百多万人自杀,近二十万人以政治罪名遭枪毙......

毛泽东以十年文革,竭尽对中国文化、文物、古迹的全面毁灭。毛公开蔑视教育,咒骂知识分子 为“臭老九”,将无数知识分子,或下放,或打倒,或折磨致死。毛声言“学制要缩短,教育要 革命。”在其一手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高等教育完全停顿,中小学教育也几乎完全荒 废。


毛式“革命”,总体而言,以农民对知识分子,以军人对文人,摆明就是:既然我讲不过你们, 我就不跟你们讲道理,我跟你们打;谁打得过,谁就赢,谁赢,谁就专政。比的就是面厚心黑, “我是流氓我怕谁?”

李宗吾著《黑厚学》之时,声称,代表厚黑学更高阶段的“第三时期,代表人物还未出现”。李 氏话音刚落,就有毛贼现形,使出一身空前绝后的厚黑功夫,横冲直撞,打平天下,生生写活了 中国厚黑学的“历史新篇”。

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普遍奉行杀人政治。即便在共产党国家里,毛也创下杀人之最 。国际上,有 人把毛泽东与希特勒(Adolf Hitler)和斯大林并举,称为二十世纪的“三大屠 夫”。但毛的杀人 纪录,却令希特勒和斯大林都大为逊色。希特勒屠杀了 600 万犹太人,斯大林 屠杀了 1200 万俄国人,而毛泽东屠杀的中国人,高达 3000 多万。连同饿死者,至少就有 7000 万 中国人,因 毛的残暴统治而死于非命。毛一人成功,整个民族失败。


毛一贯扬言:“为了革命,我家死了七口人!”所以,毛不怕死人,死多少人,他都不在乎。毛 从 内心蔑视中国民众,不仅予以大量屠杀,还狂言要打核大战,不惜“让中国人死掉一半”。为 了 扩充军备,毛不顾众人反对,有意从老百姓口中夺粮,明知会大量饿死人,还是大举出口粮 食, 以换取武器装备。

红色中国造出第一颗原子弹,耗费 41 亿美元,以当时的物价估算,如果把那笔钱用在老百姓身 上,饿死的三千八百万人,本来一个都不会死。一名中国作家沉痛道: “为了毛的第一颗原子弹 而死的中国人,是美国在日本扔下的两颗原子弹合起来炸死的人的一百倍。”

1950 年代,有的中国知识分子把毛泽东比喻为秦始皇,指他独裁,毛大声回答:“秦始皇算什 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抗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镇压反革命),还没有杀掉一 些 反革命知识分子嘛!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 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他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生活荒淫,腐败糜烂


毛泽东见异思迁,视女人为玩物。从杨开慧到贺子珍到江青,都是一段婚姻未了,又重叠开始另 一段婚姻,毛为此屡犯重婚罪。除此之外,毛淫人妻女,糟踏秘书,染指护士,玩弄演员,难以 数计。

有名有姓的,如张玉凤、孟锦云、谢静宜等人;无名无姓的,更是不计其数。据传

,被毛淫污的女人中,甚至包括他的儿媳刘松林(刘是毛长子毛岸英的妻子。毛岸英在朝鲜战争 中遭美军汽油弹烧死)。另外一些女人,如冯风鸣、吴莉莉、上官云珠、孙维世等人,因不甘被 毛淫辱,或愤而出走,或含恨自尽,或遭毛杀害灭口。当今中国官员,流行“包二奶”,大抵从 毛泽东效法而来。

彭德怀元帅之所以遭迫害,最早的原因,就是反对毛泽东“乱搞女人”而惹祸。原来,彭自朝鲜战场返国后,发现有个“中南海文工团”,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子,专门陪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首长跳舞。彭大怒,责骂罗瑞卿(时任公安部长)为毛泽东“选妃”。彭随即给中央军委写信,建议解散该文工团。当时,彭威信高,中央不得不接受其意见,毛只好认栽。这些女演员被遣送去北大荒。临行前,举行告别舞会,毛与她们每一个人跳舞,向她们哀叹:“老头孤单了,老头也想你们啊!”毛深恨彭,决意拔除这一心头大患。于是,就有了后来彭的悲惨结局。


《厚黑学》中,以刘邦(汉朝开国皇帝)为例,说刘邦“把流俗所传君臣、父子、兄弟、夫妇、 朋 友五伦,一一打破,又把礼义廉耻,扫除净尽。”以此对照毛泽东 ,恰如其分,更甚于刘邦。



国际巨骗,骗尽天下人


毛泽东集古今中外骗术之大成,自号“阴谋”加“阳谋”。不但骗敌人,也骗自己人;不但骗普 通民众,也骗党内同志;不但骗友人,也骗亲人;不但骗中国人,也骗外国人。毛行骗一生,骗 尽 天下人。

1946 年,在东北战场,当国军追剿共军,共军面临覆灭之际,毛泽东派遣周恩来求见美国特使马 歇尔(George Marshall),高唱“和平”与“民主”的调子,请求美方施压于蒋。美方上当,强 力压蒋,蒋被迫停战。共军养精蓄锐,伺机反扑,竟至东北战事逆转。

1956 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做了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 ,多数社会主义 国家的政治气候,变得相对宽松,极权主义相对减缓,人民的苦难相对减轻。然 而,在中国,事 情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斯大林遭否定,对毛泽东而言,乃物伤其类,毛先后 策动“反右” (反右派运动)和“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大规模清算知识分子和党内外异 己势力,手段之卑 污、血腥,举世仅见。整个中国,陷入长达二十年的红色恐怖,不仅与文明世 界的方向背道而 驰,也与社会主义阵营的轨迹大相径庭。

七十年代初,红色中国处境空前孤立,不仅在国际上如此,在共产主义阵营亦如此 。毛于是联美 抗苏,意欲为自身脱困,美国人轻信了毛夸大的“苏联威胁”,竟许诺为毛政权提 供“安全保 障”。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尼克松(Richard Nixon,时任美国总统)等人的迷失,使没落的毛政权捞到救命稻草,台湾则无辜沦为牺牲品。


其实,中共的崛起和毛的发迹,自始至终,是在俄国人的扶持之下。从中共诞生之日起,苏共就 派出顾问,提供经费,强力扶持,这是中共先后能在江西和陕北立足的根本保障。仅在延安时 期,苏联向中共提供的援助,每月就高达三十万美元,按年换算下来,相当于现在的每年五千万 美元。军火支援更是不计其数,尤其二战后期,苏军攻入中国东北,包围日本关东军之后,将收缴的军火辎重,大量转移给中共军队,使共军实力陡增,马上可与国军决战。中共建政后,苏联 更是倾力援助,中国所有“重点建设项目”,从技术、资金到人才,都仰赖苏联援助。中共甚至 干出鸡鸣狗盗的勾当:干脆从俄国人那里偷走核技术。


撇开意识形态和政治方向不说,只说情义,苏共对中共,可谓恩重如山、仁至义尽 。可以说,没 有苏共,就没有中共。但当中共建了政、成了气候,竟是与苏共翻脸决裂。这是国 际社会的大惊 奇,即便在西方看来,也难以理喻。


早期,斯大林在几番犹豫之后,才全力挺毛,认定他“权力欲强”、“确能成事” ,毛于是羽翼 渐丰,势不可挡。然而,毛肚子里早有一盘阴毒的棋,如何利用、玩弄、抛弃俄国 人。

毛泽东在中国发动文化大革命,起因就是反苏联反赫鲁晓夫,声称要揪出“中国的赫鲁晓夫”。 刘少奇等人惨遭清洗的同时,整个中华民族陪着遭殃:血色恐怖,鬼哭狼嚎,经济崩溃,饿殍遍野。



晚年毛泽东,极度怕死


毛泽东自称不信鬼神,是“无神论者”。但他一生迷信,经常抽签,以决行止。 1949 年,进京 前,毛曾到山西省五台山抽签。据传,经此抽签,他定下进京时间(9 月 9 日)和防卫安排。经 “高人”指点,他将警卫部队命名为 8341(意味毛活 83 岁,掌权 41 年。)如果这些还仅仅是 “传闻”,那么,曾由《广州日报》连载披露的,却是不争事实:文革前夕,毛曾到杭州市灵隐 寺抽签,抽得上签:“威命不可挡”,遂决意发动文革。


毛泽东自诩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鬼神,号称“大无畏”。实际上,毛临死前的表现,与官方 喉舌一贯塑造的“伟人”形象,大相径庭。据其身边人回忆,毛临死前最后一年,终日啼哭,以 泪洗面。每一念及死神将至,就如临地狱,神情凄厉而恐惧。


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记录:毛最后一次从昏迷中醒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李医生,还有没有 办 法?”李说:“我们会想办法的。”毛脸上立即显露两道欣慰的红潮,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心电 图的曲线变成平线,毛死亡。


这一情节表明,“神威赫赫”的毛泽东,在死神面前,也不过就是一个胆小鬼。号称“胸怀世界 人民”的“红太阳”,临死前,何曾想到人民、祖国、世界?甚至,何曾想到一个多月前发生的 唐山大地震,以及那场大灾难夺走的数十万条生命?在死神降临的那一刻,毛顾及的,仅仅是他 自己,顾恋他那苟延残喘的生命。这便是独夫民贼的最后光景。



图谋让妻子江青继位


精于控制的毛泽东,临死前,玩了个左中右平衡术。打倒邓小平,剥夺叶剑英军权 ,是压制右 派;未授实权于江青、张春桥等,表面上“怠慢”左派;对邓小平留有后路,“以观 后效”。毛又 大讲“周勃安刘”故事(汉高祖刘邦死后,皇后吕后专权,由吕氏家族控制朝政; 吕后死后,太尉 周勃发动政变,铲除吕氏家族,恢复刘氏统治),是暗示叶剑英、汪东兴等:如

果你们成事,可打我的旗号;对江青、张春桥等“文革派”公开支持,尽管未授实权,却许之形 同“顾名大臣”,则是明示:希望你们成事,那自然代表我。


毛却把大权交给中间派----“老实人”华国锋。毛的赌注是,如此一来,任何一派得势,都仍将 持毛旗号令天下。果然如此,直至今日,中共党内都无人敢出头否定毛。换言之,即便毛泽东已 经身死,他却仍然雄居党内权力斗争的不二赢家。死毛主宰活共。


中共从未提到毛泽东的遗嘱,但身为 10 亿人口大国的独裁者,毛不可能没有遗嘱 。毛临死前, 留下一个绝密文件柜,钥匙交由其机要秘书兼姘妇张玉凤保管。毛死后,江青曾向 张索要钥匙, 张不给。后来,张将钥匙交给了汪东兴。华国锋与江青摊牌,汪站在华一边,江落 败。之后华叶 汪决定,毛的绝密文件柜,永久封存。

这个绝密文件柜,内藏重大机密,即毛的正式遗嘱。据内线人士透露:毛泽东亲自指定的接班 人,并非华国锋,而是江青;在江青之后,毛还指定了一个隔代接班人 ,即毛远新,毛泽东的侄 子。至于华国锋,紧紧是毛认定的“过渡人物”而已。


1976 年“四五”事件(百万民众悼念周恩来)后,毛泽东任命华国锋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 国务院总理”,华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外界看来,那就是接班人态势。却忽视了一个关键 细节:毛并没有委任华在中央军委中担任任何职务,比如军委副主席。而中共党内的政治生态, 名义上是“党指挥枪”,实际上是“枪指挥党”,谁能掌握军权,谁就能掌握党政大权。


以至于,当要对“四人帮”(由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及亲信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组成)动手 时, 没有军中职务的华国锋,竟要去找到已被毛死前勒令“挂职养病”的叶剑英,当时,叶名义 上还 是“中央军委副主席”,尽管,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并非叶剑英,而是陈锡联(时任 中央 军委常委)。

毛对华的保留,分明另有意图。江青一派垮台后,由华国锋主导的中共官方喉舌宣传,毛对华曾有手谕:“你办事,我放心。”然而,1981年,在法庭上,江青大声道出毛的完整手谕:“你办事,我放心。有问题,找江青。”从一个侧面佐证:江青,才是毛钦定的接班人。


毛死前,没有明确树江。毛是要考验江,以为只要毛安排得差不多,布置停当,江自有办法继 位,毛指望江青能像清末的慈禧太后一样,时机成熟时,便发动政变,杀掉大臣,自立权威。



华国锋发动政变,逮捕毛夫人

毛泽东机关算尽,终有一失:他万万不曾料到,断送毛家族世袭统治的,竟是那个“老实人”华国锋!在毛身后,华竟先发制人,突然发动宫廷政变,逮捕江青、毛远新等毛家亲属、亲信,自立为“英明领袖”。


那是 1976 年 10 月 6 日,距毛泽东死亡不到一个月。华国锋联合叶剑英、汪东兴、李 先念 (副总理),在中南海怀仁堂设下埋伏。当晚,以通知开会为名,让“四人帮”成员 王洪文(副主席)、张春桥(政治局常委)、姚文元(政治局委员)分不同时间来到怀仁堂, 埋伏的军人一拥而上,先后将他们逮捕。 由毛泽东指定的隔代接班人、他的侄子毛远新,当时正住在毛泽东生前的住处:中南海丰 泽园颐年堂。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带领军人突入,要毛远新缴出手枪,毛远新拒绝,并 喊道:“主席尸骨未寒,你们就敢谋反?”毛远新随后遭武力制服。汪东兴秘密撤换了毛 泽东夫人江青住处的警卫,然后下令军人突入,当场带走。江青被捕时,冷静而沉默,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