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厚黑学》 前言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

桑东·仁波切致本书读者

作为一名汉人学者和作家,陈破空先生极大地关注西藏人民。我相信,他的这部 专著及其愿望,不仅为世人提供一个观察整体中国的视角,而且,特别地,也向 世人揭示中国政府对西藏的政策实质。我也衷心希望,这部著作,能让世人站在 更广阔的历史视野上,明瞭和理解西藏与中国的关系。 我相信,汉人作家,如陈破空先生,就西藏问题的写作,对提升西藏问题在中国 的公众注意力,具有积极而重大的意义。中国人必将更清楚地认识到,西藏问题, 不仅事关西藏人民,而且也与广大中国人民息息相关。 我赞赏他们(汉人学者和作家)的这种贡献,尤其赞赏他们,为了让藏汉两族对 彼此处境有更好的理解,而作出的不懈努力。


桑东·仁波切(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

2009 年 10 月 8 日,于达兰萨拉



(谢志伟序)

推陈出新破砂锅,不让人生空余恨

2 十八世纪,正值啟蒙思潮衝击的欧洲王室尝将当时的中国视为统治稳定、文 明发达的典范,然普鲁士大儒赫德(Johann Gottfried von Herder, 1744-1803) 却引中国的「廷杖」称,有此制度,必是满朝文武皆孺子,一国上下无成人。何 也?原来,赫德认为,设若号令千军、纵横沙场的统帅或是饱读经书、襄赞皇帝 的重臣都难逃像小孩般被父母体罚的公开羞辱,则遑论其他国民了。而一个国家 的制度竟然隐含导致百姓终其一生难逃「孺子」之命,又如何可能担当得起啟蒙 的导师之重任?民族性格歷经这多年久月深的扭曲,人民,尤其当政者要不厚黑 者,几稀矣。


赫德谈的是当时的「中国人民」,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1831)则著眼在其时的「中国王朝」并指出,依中国的政权兴替模式来看, 「改朝换代」后,改变的只是统治者和统治阶级,被统治者的命运则丝毫未变, 於是,国家发展没有「正反合」的运,个体人民就永远只配「抢饭盒」的命了。 永恆的朝代重复加上不变的终极孺子,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在其 「何谓啟蒙?」一文裡开宗明义所说的:啟蒙也者,就是人从幼稚园的状态裡所 跨出去的那一步。而所谓「幼稚园状态」指的就是「个人无法独立运用其理智而 须他人牵引之状态」,仔细想来,不仍正是二十一世纪的当代中国之写造?即便 其在六十週年国庆裡才透过一长串冷冽骇人的自製武器和一排排步伐整齐画一 的男女军人所展现的「中国站起来了」之豪气令其国人惊艳心安,而叫世人惊骇 不安,却是依旧叫人诧异不已:既称大国崛起,却需如此阵仗,方显信心!武器 固眾,终究其器小矣。仍然不脱「幼稚园状态之格局也」。而也不到一个世纪前, 鲁迅才说过:中国人一谈起国家就眉飞色舞,一说到个人就低头不语。当然,如 此以偏概全,既不公允,也不符事实。尤其从一个台湾人的立场来看,纵有些许 民主经验及人权实践,距离最低标準依旧远矣,自己满脸于思犹可见,岂敢冒刮 他人鬍!?只是,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而既然要攻,最好就攻对,不要攻错。 台湾人和中国人原本兄弟姊妹,面对挑战,当有隔海共担之体认也。而「挑战」 一词正是前述「啟蒙」的核心概念。挑战什麼?挑战「权威」!挑战「现状」! 挑战「传统」!挑战「禁忌」!挑战「当局」!挑战「恐惧」!尤其,挑战「自 己」!问自己对自己满意吗?问自己能否摆脱他人的牵引而独立思考、独立行为、 甚至独立犯错吗?挑战者,颠覆也,真真「REVOLUTION」之原意。「反革命」者, 反过来革一次命看看也。


权力之威在哪?详看「威」字应可知一二。「威」字古有「姑」之意,而「姑」 者,婆媳之「婆」也。由此可见,权威的「威」字本就源自於一种权力关係,一 种不对称的权力关係, ─ 古诗「孔雀东南飞」裡刘兰芝的遭遇即是一例。我要 点出的是,假如「久年媳妇熬成婆」之目的若仅仅只是为了复製婆媳间的权力关 係,那不是又落入黑格尔当初对中国所下的断语之轮迴?是以,再有一问:问自 己与挑战的对象有无质同之处?问自己如何看待民运?如何看待台藏疆三独? 如何看待翁山苏姬?最后借用尼采来问:超人,超人,伟大的中国可容得下超越 中国的中国人?此处不是闻一多,而是多一问:若不能推「陈」出新,问「破」 沙锅,不是就得「空」餘恨了?陈破空,因为,他是当代中国能不能、是不是真 正伟大的指标之一。


中国,我去过几次,家父四九年来自那儿。在二十八岁赴德读书兼啟蒙之前, 「神州大陆」曾令我梦魂牵縈,醒来犹热泪盈眶地低吟「大好中国美景」,而识 得「人之尊严高於民族国家」后,始知将「大好中国美景」颠覆成:「景美国中 好大」。我文笔及用功皆远不及破空兄,不敢与之相喻,但看他本书所触,深感 他对中共瞭解之透彻,对过往中国之熟悉,对当代中国之殷切,兼论台湾、图博 (西藏)和东土耳其斯坦(新疆)等相关问题之部分所作的评论,鏗鏘有力,鞭 辟入理,是乃不揣浅漏,为文推荐此书。但愿读此书者能因此得到一份人文加持, 共同将 PRC 变成:


People‘s Republic of CHALLENGE(人民挑战的共和国)。 多说无益,有诗为 证:


为霸江山岂犹疑,百姓死伤不足惜

人之尊严若非谜,台藏疆独假议题

说是中国站起来,跨下人民当马骑

黑暗心肠厚脸皮,从来没缺毛主席


谢志伟(台湾东吴大学德国文化学系教授、原台湾新闻局局长)

2009 年 10 月 4 日 於台湾台北外双溪




自序

厚黑学与共产党


陈破空


民国早年,四川自贡,出了一个奇人,名叫李宗吾(1879--1943)。此人生于清 末,闻达于民国。奇人著了一本奇书,名曰《厚黑学》(最早问世于 1912 年), 轰动一时。上世纪八十年代,《厚黑学》再度走红,先是畅销于台湾、香港、日 本等地,随后又风靡于中国大陆,不断再版,争阅者众,洛阳纸贵。笔者偶尔光 顾北美中文书店,发现,《厚黑学》一书,至今仍摆在畅销书栏,版本不一,简 繁体俱全,足见其影响力。


何谓“厚黑学”?


厚黑,简言之,面厚心黑;厚黑学,关于面厚心黑的学问。李宗吾推出该书之初, 被人疑问:提倡厚黑,岂不教坏人心?李以牛顿发明“万有引力定律”自比,说, 原理本就存在于宇宙,不过被牛顿发现而已;厚黑学亦然,本就存在于人间,不 过被李宗吾发现而已。换言之,从古至今,厚黑者,大有人在,无论其自觉或不 自觉 。

笔者认为,李著《厚黑学》,更大的意义,非为主观提倡,实为客观总结。对照 此书,人们可以透视世间人物,尤其那些道貌岸然的政客。


书中,李先生列举众多历史人物,从尧舜讲到晚清,既揭露奸臣暴君,也颠覆“明 君”、“圣人”。比如,展示刘邦的不择手段,淋漓尽致;挑出孔子“民可使由 之 ,不可使知之”之论,击中要害。李甚至断论:一部二十四史,众多“人物”, 不外“面厚心黑”四字。


实际上,中国传统“帝王术”中,曰“外王内圣”,乃是儒家精要;曰“外王内 寇 ”,则为厚黑学。换言之,厚黑学,乃是中国传统“帝王术”中的阴暗分支。


活动于民国早年的李宗吾先生,曾声称,代表厚黑学更高阶段的“第三时期,代 表人物还未出现”。但他不曾想到,积厚黑学之大成者,彼时,已经发出毒芽, 惟羽翼未丰,那便是,中国共产党集团。



中共:最大厚黑集团


仅以中共头目毛泽东为例,随便拣他几处言行,就足以“雷倒”那位李老先生。 为了铲除党内政敌,毛给王明下毒,为刘少奇设套,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谓之 黑;节庆之日,毛自我批示,要求民众呼喊口号“毛主席万岁”,谓之厚;有人 批评中共专制,暗喻毛是秦始皇。毛回敬:“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 个儒,我们抗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知识分子嘛! 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 我们是秦始皇 ,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他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可谓既黑 且厚。


毛一生,厚黑无边。谎称打击 AB 团,坑杀十万红军;借敌方之手,灭绝西路军, 整垮新四军;以“引蛇出洞”的惊天阳谋,整治百万“右派”;为拿下刘少奇, 不惜发动十年“文革”,浩劫中华,视“天下大乱”,为“形势大好”。其厚, 其黑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中共领导层,堪称厚黑大队,内斗激烈,最后的赢家,少之又少。彭德怀,惨遭 毛泽东迫害,生不如死。然而,当年,毛恩将仇报,要谋杀井冈山根据地创始人 袁文才、王佐时,恰恰是那个彭德怀,充当急先锋,硬是设套将袁、王杀害。寄 人篱下 ,却杀人之主、夺人之地。毛、彭等人,心黑至此。区别只是,彭黑得有限,毛 却自有“无边的内心黑暗”。


至于“万民景仰”的周恩来,以其八面玲珑、面善心狠,达到李宗吾所总结的厚 黑学最高境界:“厚而无形,黑而无色”;或,“无声无嗅,无形无色”。


被打倒的邓小平,为求复出,曾向毛泽东认错,向华国锋表忠。厚矣!复出后, 即抢班夺权,逼退华国锋;及后来,大权独揽,非法罢黜中共两任总书记胡耀邦、 赵紫阳,演活了现代版“垂帘听政”。黑矣!而悍然制造震惊中外的“六四”大 屠杀 ,更是其黑天厚地的极致之作。


其实,能爬上共产党高位的,个个都是厚黑高手。江泽民坐稳交椅,靠的是上海 滩黑帮哲学,一伙“小瘪三”,在中南海沐猴而冠,戏码中,既有黑势力的如狼 似虎 ,也有资本家的小恩小惠。让出位子后,还能在台前幕后时隐时现,监视“第四 代 ”,插手“第五代”,堵死政改之路,严防神州变天。


胡锦涛被邓小平钦定为“隔代接班人”,得登大位,最大本钱,是染血的双手。 胡手上,先后欠下三笔惊天血债:1989 年,西藏;2008 年,西藏;2009 年,新 疆。于是,中南海气氛,阴森肃杀,为争权位,个个比凶斗狠。强硬,一个比一 个强硬 ,不是比给外界看,而是比给自己人看,目的只有一个:拼命夺取或死守高官厚禄 。



毛砸锅,邓补锅


笔者著《中南海厚黑学》,是要揭示中共统治的肮脏秘密。解剖中共高人的阴暗 心理、诡诈权谋,也拆穿他们的统治花招、混世杂技。


“从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是毛泽东的厚黑逻辑。中共维持政权,前三十 年 ,破坏经济,靠的就是制造恐怖;后三十年,“发展经济”,靠的就是金钱收买。 中共当政史,仿如一出双簧戏:毛的破坏,邓的改革。正合李宗吾厚黑学的“补 锅法”,毛砸锅,邓补锅。邓一声“改革”,彷佛“救世主”再现。仅仅变砸锅 为补锅,“一切向前看”,中共累累罪错,似乎就一笔勾销。


而中南海形形色色的所谓“主义”、“理论”、“口号”,本身就是厚黑产物。 诸如邓小平的“稳定压倒一切”、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和谐社会”, 有赤裸裸的实用主义,有冠冕堂皇的假正经,有装点门面的遮羞布。正如李宗吾 总结:“大凡行使厚黑学,外面定要糊一层仁义道德。”于是,在这些“厚而硬, 黑而亮”的招牌下,腐败、淫乱、污染、盗版、假冒伪劣、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纷纷出笼,且大行其道,国人莫以为怪。


对付国际社会,邓小平曾提出“二十四字诀”:“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 对 ,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后传,“决不当头”四字,被江泽民改为 “ 有所作为”。于是,一方面,假意与西方“对话”,不时奉送订单,死命稳住“大 国关系”;另一方面,力挺流氓国家,合组灰色阵营,与文明世界分庭抗礼。所 谓硬的更硬,软的更软,连恐带骗,越骗越大胆,是为中共“国际战略”。



对付台港藏疆,中共欺软怕硬


对付台湾、香港、西藏、新疆,中共费尽心机,手段各异。对台湾,表面上看, 中共最宽大,最优待。不仅许诺“一国两制”,而且允许台湾保有现行制度,拥 有自己的军队,并拥有相当的外交空间。那是因为,台湾拥有相当的自卫能力, 且台湾与大陆,海峡相隔。中共的发言权和主动权,都极为有限,它别无选择, 一方面储备军力,瞄以千枚导弹;另一方面,口口声声要谈判,声称:“在一中 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何不谈民主?)


对香港,中共推销“一国两制”,那是与英国政府谈判的结果,当时,在解决香 港问题上,中共只有一半的发言权,不得已而为之。


对西藏,秉持中庸之道的达赖喇嘛,早已申明放弃独立,曾提出在西藏实施“一 国两制”,遭中共一口回拒;藏方退而提出“名副其实的自治”,中共也不答应。 西藏被实际控制于中共之手,中共有绝对的发言权。惟因达赖喇嘛流亡于外,享 有巨大国际声望,在国际社会压力下,中共被迫与达赖喇嘛的代表谈判;中共装 模做样 ,谈归谈,却断断续续,一有借口,就中断谈判,显示毫无诚意,拖延应付而已。


对新疆,中南海只有一个字:!杀从王震时代杀到王乐泉时代,杀人如麻,血流 西域,六十年不变这不仅基于中共对新疆的铁腕控制,也在于,维吾尔人在海外 经营时间还不长,国际影响相对有限,中共“不屑”与之谈判。


对大陆人民或大陆汉民族,中共统治法宝,乃谎言与暴力。谎言,折射其厚;暴 力 ,反射其黑。中共严控大陆民众,对任何不同政见,都持零容忍,动辄无情镇压, 残酷迫害。中共敢如此,乃是吃定,在其长期奴役下,中国民众习以为常,逆来 顺受。中南海可以同外国人谈人权,但决不同中国人谈人权。



厚黑榜样,上行下效


毛与贺子珍婚姻关系未除,就要娶从上海滩来的演员江青,遭同僚张闻天反对, 毛怒道:“我无非是吃喝嫖赌,孙中山能够,为什么我不能够?”有此厚黑榜样, 中 共大小官吏,上行下效,有样学样。政治上腐朽,经济上腐败,生活上腐化。中 共厚黑风气,甚至染及民间,认钱不认人,笑贫不笑娼,在中国社会,蔚然成风。


鉴于中共之厚黑,世间莫敌。国人被洗脑,不知不觉;即便在外部,西方、香港、 台湾、海外华人,也不断有人中招。毫无疑问,中共统治得以维持至今,得益于 其无与伦比的厚黑经。


但,厚黑学,终有其极限。西谚云:“你可能欺骗有些人,你不可能欺骗所有人; 你可能骗人一时,你不可能骗人永久。”中南海崇尚厚黑学,近乎痴迷,或恐走 火入魔。难免有一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笔者敢以拙著《中南海厚黑学》,抛砖引玉,供世间之人,尤其国人,透视中共, 识别中共,勿为所欺,勿为所惑。回归精神的独立,享有生命的自由。


2009 年 7 月,于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