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捧习降温,转向海外放风:习近平要设五个接班人?想当党主席。胡锡进冒险高级黑。中美关系朝鲜化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11月10日星期三。


中共的19届六中全会继续举行。从党媒党报来看,尽管还有一些给习近平造势的文章。但是调子有所松缓,有所减低。有些文章说习近平有什么法治精神,还有的文章说什么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引领人类共同体。但是跟会前党媒党报给习近平造势,疯狂抬轿的那种登峰造极的程度相比之下是缓和了很多,降下了很多调子。因为在会前的那种登峰造极,给人的感觉不仅是指鹿为马,无中生有,那简直就是一种疯狂。似乎是精神状态异常的那些宣传部门,宣传大佬的一些操作。包括王沪宁,黄坤明等。在举行之后相关的媒体降调,似乎也显示了19届六中全会有一些微妙的内部运作。


会议进行期间,虽然有习近平,习家军所控制的这些党媒党报降调了对习近平的宣传造势和抬轿。但是却到了海外去放风,放起了对习近平,习家军,习阵营有力的风。比如说在新加坡就有媒体为习近平,习阵营放有利的风。其中一个放风是说习近平谈到接班人的问题,说他对接班人的安排有三个要点。第一个要点就是不再接受政治老人的隔代指定,就是不接受江泽民和胡锦涛隔代指定接班人。第二点就是习近平自己制定接班人!其实之前由邓小平开始开创了隔代指定,就是邓小平不仅能同意陈云,李先念说的,由江泽民在六四后接班。但是隔代指定了胡锦涛即江泽民的班,而江泽民和曾庆红又隔代指定了习近平接胡锦涛的班。胡锦涛和温家宝原来各培养了一个人,是胡春华和孙政才。孙政才被习近平打倒,投入大牢,而胡春华受到了排挤。但是到了习近平,他却要自己指定接班人。另外第三个要点就是习近平不仅要自己指定接班人,据说他还要玩一个花招,说不指定一个人,而是指定一批人。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看谁合格。提到了5个人,其中有4个是习家军人物,1个是团派人物。习家军人物包括上海市委书记李强,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还有中办主任丁薛祥,还有广东省委书记书记李希,目前他们都是政治局委员。而一个团派人物就是胡春华!说要把这5个人同时列为考察培养的对象,到时候看谁够格。另外还提到一点,就是习近平想当党主席。这样就超然于所有的职位之上,超越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当党主席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受制度的限制,不受任期的限制,想干多久就当多久。就类似于毛泽东,超级领袖。而当党主席可以根据他自己的情况,什么时候要定接班人,或者是选拔接班人,由他自己来定。这是新加坡媒体对他的造势!


事实上这个造势应该说不太可能在19届六中全会得了通过。因为这个造势跟今年早些时候一些亲习媒体,亲习喉舌,包括香港喉舌的造势差不多,当时非常狂妄。说政治局常委中把其他6个人都要赶走,只留下习近平一个人。然后进来6个新人,多数是习家军。然后习近平是唯一留任的政治局常委!这样就形成了习近平一人独大,习家军一派独大的局面。还说让李克强,汪洋,王沪宁都走人。他们明明年是67岁,按照七上八下,本来可以留任,说都走人是为了顾全大局。什么大局?顾全习近平一人独裁,习家军一派独大的大局。但是后来经过党内斗争,尤其是北戴河会议,亲习的媒体喉舌不敢说这种话了。但是现在却通过新加坡的媒体来放风,似乎又把这种论调拿出来。因为如果有5个人都入常的话,这5个人加上习近平就构成6个。


这个放风又说到,习近平可能留个别的现任政治局常委,以免别人说他打破了七上八下的潜规则。因为他自己打破了规则,要留一个人跟他同列。那么留下的人是谁?比如说留赵乐际,是最年轻的,明年65岁,其他的人都走人。不仅是栗战书和韩正超龄该走人,而其他几个,就是55年出生的,67岁的李克强,汪洋,王沪宁也走人。这样的一个布局或者说是幻想,就跟亲习媒体在年初发出的信息一样。当然如果是这个布局的话,习近平也可以说不留赵乐际,因为赵乐际是他是死对头。他干脆留下一个王沪宁,极左派。甚至留下一个韩正,他最喜欢的人物来继续跟他搭档。而其中的一个习家军,就是广东省委书记李希要上位到政治局常委,实际上非常勉强。因为他到明年已经66岁,接近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这些人的年龄。居然习近平没人可用,还想把这个老习家军人物提到政治局常委,我想中间受到的障碍会很大。


我个人判断,习近平的这两个图谋都不可能实现。一个是要重设党主席,他当党主席不可能实现。另一个就是习家军倾巢出动,直扑常委会,占满政治局常委的位置也不可能出现。因为毕竟还有其他派系和政治老人的牵制!而这一回想搞所谓的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时候,本来只想留下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的名字,三段论。但是实际上还不得不保留江泽民,胡锦涛的名字。尤其在这次会前还搞了一个人大代表的选举,选举的时候发现有习近平在假装投票,而江泽民和胡锦涛居然也在投票。都是到中南海的怀仁堂,只不过是委托人投票。这就说明了江泽民,胡锦涛这些退休老人退而不休,还在一定程度上参与政治。


说到第三份历史决议,习近平这边又派人放风,放风说要把一些被打倒的高官的名字写进去。比如说习近平在第一个任期内选择性反腐,搞权力斗争的时候,有相当于正国级人物,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级别的人被打倒。就包括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还有徐才厚,郭伯雄,这两人也是军委副主席。还有就是后来打倒的政治局委员孙政才,再一个就是中办主任令计划。这些都是国家级人物,正国级人物。说要把这6个人写进第三份决议,表示对过去的一种否定。因为在1945年毛泽东搞了一份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决议否定了张国焘的右倾路线,否定了王明的左倾路线。在批判张国焘,王明的基础上确定毛泽东所谓的正确路线和核心地位。而1981年邓小平搞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不仅否定了毛泽东,说他晚年犯的严重错误。还否定了文革,而且对华国锋也提出了批评,两个凡是。


那就表示否定了从毛泽东到华国锋的路线,然后以暗示的,没有明确的确立了邓小平的路线或者核心地位。那么这一回第三份历史决议对习近平就来了一个考题,你要否定谁?你要否定毛泽东,你不敢。你要想否定邓小平,也不敢明目张胆,只能在政策上悄悄否定。你要去否定江泽民和胡锦涛,你也做不到。因为江泽民是提拔你的人,而胡锦涛是让位给你的人,在党内都还有他们的派系存在,构成牵制。所以习近平,习家军最后就想出一招,干脆把选择性反腐打下去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拿来提一下,就表示他否定了一些人物。但是这个道理太牵强!批判这些人,否定这些人并不能确立所谓的习近平路线或者习近平时代。因为你仍然说不清楚百年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成就和历史经验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跟习近平有关。你毕竟只是执政9年,连1/10都不到。尽管你在各种党媒党报的造势中把自己写得顶天立地,把自己的名字,习近平的名字出现了135次。毛泽东只出现5次,邓小平只出现4次,江泽民出现一次,胡锦涛不出现。但是并不能代表的客观事实是,你习近平只不过是在这之后的一个领导人,其中一任领导人而已。而且恐怕是做得最差的,或者说最不得人心的。


就在中共19届六中全会开幕的当天,11月8日在中国有一个所谓记者日。在这个记者日就假装纪念了一下,然后《环球时报》发了一个标题,听上去很像高级黑或者低级红。题目是《如何当好记者,听听总书记怎么说》。是怎么说的?说习近平要求,当记者要坚定不移的听党的话,坚定不移的宣传党的主张。也就是说当党的喉舌!这是对记者的要求。所以这种记者就根本不是国际社会意义上的记者!不是记录的记,而是另外一个妓,妓女的妓,那样的“记者”。就是卖身投靠,没有独立性,没有个人人格,没有自己的尊严,党叫你写什么就写什么。所谓的党现在就是习,习教你写什么就写什么,习教你报什么就报什么。所以这不是记者,而是另外一个“妓者”,那就是妓女妓男们所担任的角色。


就在《环球时报》发出这一篇带有高级黑,低级红的文章的同时,《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发了牢骚。他的牢骚发得很巧妙,但是却很明确,是针对现状的不满。他通过一篇文章或者微博说,现在由于传媒业的变迁,做记者越来越难。一方面要从事传统传媒业的一些记者活动,但是另一方面又受到所谓政治价值体系的要求,说现在的中国记者要当艰难的探索者。他用了很多词语的掩护!然后又特别讲到,现在管中国记者和媒体的不只是宣传部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部门插手来管。他就暗示了一件事情,就是其他部门也来管记者,提出种种要求。说这也不能报导,那也不能报导,报导的尺度越来越小,空间越来越受限制。他举的一个例子,其实就是讲发改委在11月初约谈《期货日报》的事情。发改委的主任是何立峰,他是习家军人物,习近平的亲信心腹。他最近不断干预媒体,其中一个干预就是约谈《期货日报》,说《期货日报》有关煤炭价格的这些报导失事实。而且对《期货日报》发出了警告,说如果继续做这种失实,就是不真实的报导(他所谓的不真实其实就是真实)就会送交宣传部门处理。这样去恐吓《期货日报》!胡锡进暗示这件事,说更多的部门插手媒体和记者,让媒体和记者更难当了。


其实发改委还干过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前不久他居然发令,代替宣传部发令,说非公有经济不得介入新闻媒体传媒业。实际上他针对的是财新网,财新杂志。因为财新网的主编胡舒立发了两条博文,图文并茂,去讽刺习近平。一个是暗示猪头,说猪头背负恶名,谁愿意跟猪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如果猪头做的好,还是可吃的。但是猪头有一个恶名,谁愿意跟他合作。这明显是讽刺习近平!接下来她又发了一条博文,是关于螃蟹。说螃蟹好不好吃是吃后的感觉,吃之前是因为人们的憎恨,因为吃螃蟹做了保庄稼。她把横行霸道的螃蟹比如习近平,就是说反习近平是为了保国家的意思。这两条博文发了之后,习近平报复,就采取了两招。其中一招就是由发改委的何立峰发了一条指令,表示非公有经济不得介入传媒的办理。不得介入就是其他民间企业要退出股份!果然,阿里巴巴在压力下就退出了对财新网的持股,是财新网陷入困境。而习近平采的第二招就是通过网信办,也是他的亲信心腹庄荣文所掌控,发布了一份所谓中国新闻来源搞的一个翻新名单。名单中的列出的媒体就把财新网排除在外!所谓新闻来源稿的名单就是这些新闻来源稿是被采用的,你可以引用他的报导源泉,不要采用财新网的,而财新网也必须采用这份名单上的。这就财新网的报导和自主空间进一步的压缩,甚至使财新网陷入巨大的困境。


所以回头说胡锡进,本来网民都说他是叼盘侠,左右都去叼盘,怎么去迎合中共,迎合习近平。他自己苦涩的承认自己是个叼牌侠!而胡锡进发出了这个抱怨之声之后,国内的一些网站还给他予以肯定和鼓励。说胡锡进指出了传媒业的难处,点出了一些行业的隐痛,实际上相对而言还是勇敢的,所以应该给他一些掌声。可见不仅仅是《环球时报》和胡锡进不满,其他的媒体,其他的网站也表示了不满。以间接声援胡锡进的动作来反击习近平,习家军,王沪宁一伙的极左路线。这件事情发生在中共召开19届六中全会之际,这在一定程度上恐怕也折射了京西宾馆内部,19届六中全会内部所呈现的不同声音。包括对传媒行业,宣传行业不同的声音。


在美中关系方面,就在中共召开19届六中全会的时候,中美两国的一些媒体报导说,习近平跟拜登的会谈可能以视频方式在下星期举行。就是在中共的19年六中全会之后举行!早先是美国的国家安全部沙利文跟中国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会谈的时候敲定了,说年底前举行会谈,试图缓解中美紧张关系。而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中共方面的希望这样的会谈发生在19届六中全会之前,这样对习近平有利。如果跟拜登在19届六中全会之前会谈,对习近平是一个加持,外交加持,相当于美国或者美国总统为他背书。对他在19届六种全会的权力斗争有利,可以加分。但是显然美国方面的考虑是要看看中共的19届六中全会开得怎么样,习近平是否通过这个全会加强了他的地位,他的连任是否明朗。因此无论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