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八章之八:死要面子,死不要臉(八)


死不要臉的中國功夫


明明錯了,卻不認錯,其實際效果,與主觀願望正好相反。要面子的中國人,處處丟失面子。中國人似乎意識不到這種矛盾。比如這個毒餃子案,如果中方一開始就表示歉意,然後認真調查,一旦發現責任在中方,立即向日方賠禮道歉。如此一來,中方豈不是更能保全面子?然而,那是君子的面子,文明的面子。中國政府不懂,許多中國人也不懂。


死不認錯,在這個環節上,要面子的中國人,實際上已經走到了另一個極端:不要面子,俗話叫做「不要臉」。嚴重者,不惜耍賴,猶如躺到地上打滾的潑婦。不要臉,是主觀行為,明知故犯;丟臉,則是客觀效果,無知而為。但許多時候,不要臉和丟臉,對中國人而言,並無多大區別。


不要臉的中國人,比比皆是。在航班上打架鬥毆;讓小孩當街大小便;到他國海域偷撈偷捕;辦移民只為騙取他國福利……都是不要臉的表現。中國人丟臉,又不止毒餃子一樁。中國人在外國的粗野表現,在外國人那裡丟臉;中國表面光鮮的豆腐渣工程露餡,在社會上丟臉;中國政府發言人的大言不慚,在外交場合丟臉;中國領導人壓制不同聲音,在國際社會丟臉……


整個中日毒餃子風波,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中國政府從死要面子到死不認錯、從死不要臉到丟死臉面的全過程。


中國中央電視台的名主持芮成鋼,因冒充、頂替韓國記者向美國總統提問而大出風頭之後,面對責問和質疑,他竟然這樣侃侃而談:「香港導演李翰祥在回憶錄中有一句話:在香港做演員,一定要記住八個字,『旁若無人,死不要臉。』我突然想起這句話,是因為記者和演員有相通之處,關鍵時刻,職業精神一定要超越所謂的面子。」芮成鋼死不要臉,還自以為有所本。


芮成鋼因涉入高層權力鬥爭遭下獄後,有內線媒體爆料:芮成鋼曾扮演公共情夫,與超過二十位高官夫人上床,包括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的夫人谷麗萍。而這些高官夫人,可以編成足足一個排,被戲稱為「豪華版紅色娘子軍」,平均年齡都比芮成鋼大二、三十歲。如芮成鋼這類「中國精英」的發跡,就在於,練就了一套死不要臉的中國功夫。


從死要面子到死不要臉,中國人可以一步跨越。扮演這種雙面人,對於深受厚黑文化浸泡的中國人而言,得心應手。毫不費勁,毫無內疚,甚至不知不覺。明末清初的大文人顧炎武曾撰文道:「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故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這番論述,放到當今中國人、尤其當今中國精英階層頭上,可說是最恰當的應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