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的一百個常識》(之99)誰能取代中國共產黨?



有人說,中共固然不堪,但目前的中國,並沒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取代共產黨。中共一旦覆亡,中國豈不大亂?

其實,這是一個普遍的誤解,建立在現實的假象之上。當年中共組黨時,並未經由任何「合法程序」。中共以暴力手段攫取國家政權後,實施最嚴厲的黨禁,任何人結社組黨,必須向中共提出申請和登記。中共恩賜了幾個「民主黨派」的存在,作為眾星拱月的點綴,但這些「民主黨派」,必須奉中共的旨意行事,實際就是中共的延伸,被稱為陪襯中共的「花瓶黨」。除此之外,任何獨立群體結社或組黨,中共都不予批准。

非但如此,意圖結社組黨的人士,還面臨牢獄和死亡的威脅。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林昭等人意圖組黨,被判處死刑。1998年,全國數百志士籌組「中國民主黨」,並遵循中共的「合法程序」提出申請,中共非但拒絕,反而展開大規模鎮壓,將籌組者悉數抓捕,判處重刑。2009年,副教授郭泉在南京組建新民黨,遭中共下獄,判刑十年。

中共擺出惡霸派頭,不准任何人結社組黨,人為造成中共一黨獨大的表象和一黨專政的固象。換言之,那種看上去「沒有其他政治力量」的假象,乃中共人為製造。據此,中共還創造了一個詭辯術,把不准對手存在說成是沒有對手存在。退一步而言,在當今中國,既然只有共產黨和共青團是「合法」的,那麼,至少,它們兩個可以互相競爭,也可以形成「兩黨制」。但一心獨裁的中共,仍必然推諉。

實際上,如果不是中共的打壓和封鎖,十三億人口的泱泱中華,有的是遠見能為的政治人物,有的是健康可靠的政治力量。中共的殘酷打壓,使所有進步力量,轉為潛在狀態。它們潛存於民間,等待如朝陽般噴薄欲出、如火山般升騰爆發。蘇聯、東歐、台灣和緬甸等劇變,已經最好地證明,一旦打破黨禁,各種政治力量便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經和平競爭,有的壯大,成為執政黨;有的守小,也自有其監督地位。

從歷史上看,不同的政治力量,從來都如波浪競逐,輪流或同時支配著中國的命運。五千年的中國,落入共產黨之手,也不過就是這半個多世紀。從世界範圍看,受共產黨操控的國家,已經寥寥無幾。觀念反動和腐敗透頂的中共,被民主力量取而代之,當屬天理人情,惟須假以時日。